听到裴荣酉说完,云尘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但心里也觉得有些棘手了。Ωヤノ亅丶メ....

    这弑帝魔蝶在还未孵化的时候,便被他祭炼烙印,强行收服。

    其生死,都在云尘的一念之间。

    虽然之前,云尘也答应过弑帝魔蝶,等自己修炼到帝尊,便放弑帝魔蝶自由。

    不过当时是在神魔残界之外,在那里只要渡过神劫,便已经是无敌的人物,云尘觉得那个时候,弑帝魔蝶对自己也没什么作用了。

    可如今在神魔残界,情况又不一样了。

    弑帝魔蝶跟在他身边这么久,知晓他身上很多机密之事,包括他掌握的极道石碑,白帝鱼鳞,还有那地核碎片所化的骨珠。

    虽然他们的关系,现在相处的很融洽。

    可一旦给了弑帝魔蝶自由,对方还能继续保持对自己的忠心?

    极道石碑,白帝鱼鳞这些东西,便是真正的帝尊见了,都要发狂。

    而裴荣酉等人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在云尘沉吟思量的这会功夫,弑帝魔蝶已经渡过了第一次神劫。

    他在得到神劫洗礼之后,发生了全方位的升华蜕变。

    整个人身躯,竟然也化形成人身,变为一个相貌俊朗,气质冷傲的年轻男子。

    他穿着一袭七彩霞衣,身上有着一股难以言述的高贵气质,仿佛天生就凌驾于其他种族之上。

    在渡过这一次神劫之后,云尘立刻就感觉到,自己印刻在弑帝魔蝶体内的烙印,竟然变淡了,似乎被神劫消磨了一部分。

    弑帝魔蝶渡劫之后,并没有飞身落下,身上的气机进一步勃发。

    轰隆!

    天地之间,神劫再聚!

    他竟然和裴灵儿一样,一口气就要渡过两次神劫。

    云尘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倒是没有觉得太意外,毕竟弑帝魔蝶的底蕴,比起裴灵儿可要强大许多。

    而且上次涅槃时间如此之久,肯定不只是涅槃重生那么简单,云尘怀疑弑帝魔蝶可能是觉醒了更多的血脉传承记忆。

    很快,第二次神劫,也被弑帝魔蝶轻松渡过。

    云尘感知到自己留在弑帝魔蝶体内的烙印,再次被消磨了一部分,使得自己对弑帝魔蝶的控制力度,减弱了很多。

    现在,就算自己控制烙印爆发,可能都无法让弑帝魔蝶毙命,顶多只能让其重创。

    “第三劫!”

    就在这时。

    弑帝魔蝶所化身的俊朗青年,发出一阵长啸,气机交感,竟然引下了第三次神劫降临。

    这一幕,便是看得裴荣酉,裴东流这些五劫强者,也是脸色连连变化。

    连渡三劫!

    这只弑帝魔蝶是要逆天了!

    便是连云尘,都对弑帝魔蝶的表现,都有些诧异。

    至于裴家庄园之中,其他族人,更是哗然一片。

    他们根本不知道正在渡劫的生灵,到底是什么存在,但是一气渡三劫,这种底蕴实在有些吓人。

    片刻之后,第三次神劫被弑帝魔蝶成功渡过。

    弑帝魔蝶仅仅只是气息散乱了几分,竟是没有陷入虚弱。

    强大的威势,从他体内散发出来,简直比方家家主方存逍,陶家太上族老陶魏这些渡过四次神劫的强者,也不逊色到哪里去。

    恐怕五劫强者不出,已经难以镇压他了。

    便是云尘,若是不借助外力,仅靠自己,怕也不是这弑帝魔蝶的对手。

    云尘不借外力,可斩寻常三劫强者,但却无法匹敌四劫。

    而他收藏的那根光明帝尊的手指,经过上一次光明祭献,借力施展出斩杀焦阳的一剑后,只剩下一半了。

    换言之,云尘只剩下一次借力的机会了。

    半空之中,弑帝魔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飞身落下,冲着云尘抱拳一拜,道:“申阳,见过主人。”

    “你到现在还能认我这个主人,倒是难得。”云尘笑了笑。

    他已经感受到了,在经过第三次神劫之后,他留在弑帝魔蝶体内的烙印,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只要弑帝魔蝶愿意,便能自行将那些烙印崩散。

    如果方才弑帝魔蝶在渡劫成功之后,选择崩散烙印,直接离去,那云尘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光明圣祭,将剩下半根光明帝尊的手指祭献掉,借力再斩出一剑,将弑帝魔蝶击杀掉。

    好在,弑帝魔蝶并没有让他失望。

    “主人说笑了,申阳能有今日,全靠跟随在主人身边沾光,才有有此机缘造化,又岂敢叛主。”弑帝魔蝶申阳低着头说道。

    云尘闻言,轻叹了口气,道:“你随我来吧,我有话要和你说。”

    说完,他目光又看向裴荣酉等人。

    裴荣酉立刻会意,说道:“云先生放心,刚才你这位……同伴,渡劫之时,庄园的其他人可没有能力窥探具体景象,认不出其弑帝魔蝶的身份,而且我们也有施展手段,隔绝了一些感应。所以除了我们几人,其他人绝不会知道此事。”

    裴东流也马上补充道:“至于我们几人,也绝不会对外泄露此事。”

    其他几位也附和点头。

    他们几位能够在云尘出关的第一时间赶来,其实都是存了心思想和云尘缓和关系的。

    再加上,将这种事情宣扬出去,他们又得不到好处,反而会找来的云尘的记恨,他们自然不可能这么多。

    云尘闻言,点了点头,带着申阳进入了云隐院。

    当这处小院,再次被禁制笼罩后。

    云尘方才对弑帝魔蝶,开门见山道:“刚才有人告诫我,说是在神魔残界,收服你这等弑帝魔蝶为灵宠,是天大的祸事。劝我立刻解除了与你的契约烙印,你觉得如何?”

    申阳神情微微一变,说道:“此事,全凭主人做主。”

    “任凭我做主?”云尘嘴角浮现一丝玩味,随即摆手道:“罢了,我也懒得揣摩你说这话,到底是不是出自真心。我当初答应过你,会还你自由之身,现在提前了倒也没什么。不过……”

    云尘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应该也知道,我身上有些事情,泄露不得。一旦暴露,那便是杀身之祸。”

    申阳脸色一变,连忙道:“我可以发誓,绝不会泄露主人的秘密!”

    云尘摇了摇头,道:“涉及我的性命生死,我岂可将安慰寄托在他人的誓言上!申阳,你放开心防,我会斩掉你几处涉及到我机密的记忆。”

    “斩我记忆!”申阳脸色又是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