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个人看着王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杀戮,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sんцつWw%W.%kaNshUge.

    这个时候隼就看着云深,看到云深身上只剩下了三枚钉子,就问道:“你不是七个吗?这怎么就三个了啊?我们来之前,你们到底都遭遇了什么啊。”

    一旁,严碧洲也是看着佛爷问道:“佛爷,你这肩膀是老大弄得?”

    现如今柳泉生这三个人,这情况是要多惨有多惨。

    柳泉生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说,身上也是挂了彩,而佛爷肩膀似乎给什么东西贯穿了,一条胳膊都拖拉着,很是惨烈。

    再看云深,虽然云深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不过嘴角还挂着血痕,再加上四个钉子全都没了。

    云深看了看佛爷,这才说道:“之前老大不知道怎么了,就发了疯的是到处杀人,我们三个想阻止老大,结果我四个钉子都被老大给废了。柳泉生也被差点打死,佛爷为了救老柳,生生的挨了老大一下子,胳膊就成了这样。哦,对了,还有天蛊尸,被老大一耳刮子抽飞了出去,掉在山里头现在也没有个动静,不知道啥情况呢。”

    两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的说道:“天蛊尸也在?”

    柳泉生在旁边哼哼着,就是说道:“当然在了,你们没来之前,老大差点弄死我啊。要不是天蛊尸拦住了老大,我现在早就死了。不过天蛊尸就倒霉了,一大耳刮子啧啧啧太惨了。”

    柳泉生之所以还有心情调侃天蛊尸,是他知道天蛊尸虽然也被揍得很惨,但是那家伙是不会被打死的,最多是被王阳给打晕了过去。

    隼想了想就说道:“要是他在就好办了,让他去挨揍吸引老大的注意力,我们看看鞥不能想想办法。要是老大在这么杀下去,不出半个时辰,这里的鬼族也好人族也罢,全都得死。”

    柳泉生就是一摆手,直接说是个好办法。

    能找到天蛊尸的只有柳泉生,柳泉生和天蛊尸之间有一种感应。

    为了牵制住王阳,这就必须把天蛊尸弄出来,委屈委屈他去做沙包。

    几个人趁着王阳没注意这边,就在柳泉生的带领下开始寻找天蛊尸。

    众人爬到半山腰的位置,柳泉生就看着前方说道:“应该就在前面了,我能感觉到的。”

    几个人急忙就往前跑,刚跑过一个转弯,就看到了一处山壁。

    山壁上还长着一颗歪脖子树,而天蛊尸被镶嵌在了山壁上,现在还在不断地挣扎想要从里面出来呢。

    严碧洲见状就笑道:“我们还以为你是被打晕了,没想到啊,这是被老大一耳刮子糊山壁上,这扣都扣不下来啊。”

    天蛊尸早就有了灵智,他扭过头看着众人,皱了皱眉头冲着严碧洲说道:“你还看热闹,想办法给我弄下去。”

    严碧洲指了指下面说道:“真给你这么弄出来,你掉下去,就是不死,也得摔得够呛。”

    天蛊尸立马就不吭声了,看样子虽然他跟着柳泉生呆久了,不过完全没有柳泉生耍嘴皮子的本事。

    隼没搭理严碧洲,而是踩着长剑就飞了出去,帮忙将天蛊尸给带出来了。

    落地之后,天蛊尸也没去多问,他不好奇为什么严碧洲和隼会在这里,因为天蛊尸知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天上那位。

    众人汇合之后,隼就把计划告诉了天蛊尸。

    他希望天蛊尸能尽可能的牵制王阳。

    天蛊尸想了想,就断断续续的说道:“可我不会飞上去。”

    一把长剑落在天蛊尸脚下,隼开口说道:“你上来,我用这个帮你牵制老大,我和严碧洲会看准机会,想办法对付那鬼魄。”

    没想到,天蛊尸想了想就又是说道:“我之前被老大揪着打,我看的很清顾那个血红色的东西已经和老大融为一体了,你们要是把那个东西弄出来,老大可能也会出事。我有别的办法,我可以将那东西用尸毒给融了。不过你们能化解尸毒吗?”

    天蛊尸的身上原本就有尸毒,他之前从来都没用过,是因为没有灵智,只是被柳泉生这老小子操纵着当沙包去了。

    天蛊尸的尸毒比较特殊,不像是一般的尸毒,他自己可以控制尸毒蔓延的速度,也可以控制尸毒蔓延到哪里就停止。

    不过那个血红色的东西很是诡异,天蛊尸怕万一一着不慎害了王阳。

    所有人都看向了云深,因为在众人之中,要说谁有本事化解尸毒,那也就只剩下云深了。

    万幸的是,云深是立马点头说道:“可以,以前我跟着顾神医学过一些东西,顾家的十三针有办法化解尸毒。”

    云深说完了就有些无奈了,因为他才想起来,自己手上也没有银针。

    隼倒是一个东西,正是已从身上拿出来一个东西,正是银针。

    “这东西是我炼制这些长剑剩下的,就打造了一套银针,本来是想着等以后找到顾神医 的时候送给他做个礼物,没想到这就派上了用场。”

    在之前陨石爆发的时候,顾天全和顾凉也都被拉扯过来了,只是众人谁也没有他们的下落而已。

    隼知道顾天全的本事,要是没了银针那是大打折扣的,所以剩下的边角料就给顾天全弄了一套银针。

    云深接过了东西,朝着天蛊尸说道:“给我看看你的尸毒,我才有更好的准备。”

    天蛊尸点点头也不废话,当即就放出了一道暗红色的东西。

    这东西看着很像是烟雾,可是却是聚而不散,一出来就像是一道红线似得。

    红线接触了一颗大树,这大树很快就开始枯萎了。

    云深喊了一声停下,红线就收了回去。

    他用银针试了试大树上面的尸毒,研究了一阵子就说道:“没问题,这个程度的尸毒还是能化解的,不过你要控制好了,要是比这个还厉害,那我也没办法了,我毕竟是半路出家学的。除非顾神医在这里,不然没人能搞定这东西的。”

    天蛊尸笑了笑就说道:“这是我最弱的尸毒,不过想要融化掉那个东西也足够了。”

    其实,之前天蛊尸扑上去和王阳扭打,就是为了将那东西给融化了,可惜的是王阳当时是暴走状态,根本就没给天蛊尸这个机会,一巴掌就把他抽山壁上挂着去了。

    如今天蛊尸得到了机会,当即也是跃跃欲试。

    众人商量好了一切,这个时候王阳还在地上撒欢的揍人呢。

    隼一个人控制着三把长剑,天蛊尸踏着长剑冲到了王阳的面前,王阳一看到他就立马招呼了上来。

    而与此同时,严碧洲则是在附近待命,随时准备接应一下天蛊尸。

    隼则是在不远处专心的控制长剑,他自己脚下也有一把,准备随时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