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浅止接过烤鱼,咬了一口,随后点了点头:“嗯,好吃!”她对寒露道:“寒露,刘先生应该还没有吃东西吧,你给他一条烤鱼吃。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寒露站起来,把已经烤好吃的烤鱼递给一条给刘文才:“书呆子,拿着!”

    刘文才眼瞅着烤鱼两眼放光,但他却急忙摆了摆手:“你们救了俺的命,俺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们,俺不能再吃你们的东西。”

    “哎呀,你还真是个书呆子,赶紧拿着!”寒露把穿着烤鱼的枝条塞到了刘文才的手里。

    刘文才有些手足无措,他纠结了好一会,这才来到宫漠寒和容浅止跟前,深深作了个揖:“多谢老爷,多谢夫人,等俺考上了状元,俺一定报答二位的大恩大德!”

    “书呆子,这可是你说的,你可要记好了!”寒露笑道。

    “俺的记性可好了,一定不会忘记!”

    容浅止莞尔:“好了,刘先生,找个地方坐下来吃鱼吧,等鱼凉了就不好吃了。”

    “多谢夫人,俺知道了。”

    刘文才在水潭边找了地方坐了下来,开始大口地吃起了鱼来,那吃相可不敢让人恭维,完全就像饿死鬼投胎。宫漠寒深邃的眸光不时地在刘文才身上打量一番,过了好一会儿,他转头看向了容浅止,见容浅止已经把手上的鱼吃完了,他把手边的羊皮水袋递给了她:“止止,喝点水

    。”

    “好。”容浅止接过水袋,瞅了瞅宫漠寒手边望月刚刚送过来的已经烤好的烤鱼和烤鸡,皱了皱秀眉:“夫君,你怎么不吃啊?”

    “不急,止止,你要不要再吃一个鸡腿?”容浅止嘴巴是想再吃的,但她摸了摸肚子,一条鱼下肚,肚子里似乎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了,她只能道:“我已经吃不下了,你吃吧。”说着,容浅止伸手拿起一只烤鸡,

    拽了个大鸡腿递给了宫漠寒。

    “好。”宫漠寒对惊云几人又道:“我吃不了这么许多,你们把这些都拿去分了吃了。”

    “是!”

    寒露拿了一只烤鸡,来到刘文才跟前,递给了他:“书呆子,这只鸡也给你了,慢点吃,别噎着了。”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见刘文才两眼发直,被噎得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

    见状,寒露急忙帮他拍了拍后背:“哎呀,书呆子,没人跟你抢!来,吃点水。”说着,寒露把自己的羊皮水袋递给了刘文才。

    刘文才粗粗地喘了两口气,正准备伸出手去接寒露的水袋,不想,却横空伸出了一只大手,把水袋接了过去,他愣愣地抬眸看向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跟前的惊云。

    惊云把水袋还给了寒露,把自己的水袋给了刘文才,淡淡道:“你还是喝我的吧。”

    寒露有些不明白惊云此举的意思,她皱着两道秀眉瞅着他,但她并没有立即质问。

    “多,多谢!”刘文才伸手接过,喝了两口,赶忙还给了惊云。

    “过去吃东西了。”惊云说了句,率先离开。

    寒露自然知道他是对自己说的,嘟了嘟嘴巴,站起来,跟在了他的身后,她想不明白惊云为何总要管着她。

    刚刚的一幕完全落在了破风几人的眼中,破风深深看了惊云一眼,垂下了眸。

    寒霜面无表情,像木桩子一样坐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望月挠了挠脑袋,站起身,对宫漠寒道:“老爷,属下要去茅房,想让惊云陪属下一道。”

    惊云猛地看向望月:“去茅房,你自己去便是,为何要让我陪你?”

    望月咧嘴一笑:“这荒山野岭的,我一个人怕怕,有你在,我放心!”

    惊云才不信望月的鬼话,这家伙定是想跟他说什么,他也猜到了几分,但他一点都不想听。

    宫漠寒点头:“去吧。”

    “惊云,快点,我快忍不住了!”望月一把拉过惊云,往不远处的草丛跑去。

    天星嘴角一抽,望二就是望二,他不知道他们还在吃东西吗?

    容浅止把几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她贴到宫漠寒耳边道:“夫君,你有没有看出来,惊云和破风似乎都看上寒露了。”

    “是吗,怎么了?”宫漠寒看了破风和寒露一眼,这才看出了一些端倪。“夫君,你刚刚在看什么,刚刚惊云醋坛子都打翻了,破风差点把惊云身上瞪出了一个洞来,你都没看出来?”容浅止有些无语,刚刚那么“精彩”的一幕,宫漠寒竟然没有

    看到。

    “我的止止比他们好看多了,我看他们做什么?”宫漠寒揽着容浅止,贴着她的耳边小声道,故意把热气全部喷到了容浅止的耳朵上。

    容浅止耳根子一红,娇嗔了宫漠寒一眼,她完全就是在对牛弹琴啊。

    与此同时,惊云被望月拉着来到了草丛里,他停了下来,看着望月道:“你想跟我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望月松开了手,正色道:“惊云,你,我,破风,天星,自从我们一起跟了爷,我们就发过誓,要亲如手足,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对不对?”

    “对。”

    “我记得,你曾跟我们说过,你很小的时候,订过一个娃娃亲,对不对?”望月又问。

    惊云眉头微蹙了一下,还是道:“对。”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跟破风抢寒露,你不知道破风对寒露动心了?”望月顿时挺了挺脊梁,理直气壮地问道。一时间,惊云没有出声,他看了望月一眼,眸光看向了远处影影绰绰的群山,他轻轻闭了一下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道:“那年村子里被洪水淹了,她们一家都被洪水冲走

    了。”

    “啊?”望月有些吃惊:“那她们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

    闻言,望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惊云的那未婚妻已经死了,难道让惊云一辈子就这样等下去?这对他来说也太残忍了。

    他拍了拍惊云的肩膀:“抱歉,是我多嘴了,我们回去吧。”“没事,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