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欢眸光幽幽,看着容浅止绝色的容颜,她恨不能一刀刀地毁了她的脸!

    她面不改色道:“她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的计划天衣无缝,她一点都不担心容浅止这个贱人能看出什么来。

    确实,这个时候,容浅止并没有看出叶清欢跟寒霜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只因寒霜对她动过手,又跟踪过她,她便试探性地问了一问。

    没有从叶清欢脸上看出什么破绽,容浅止不再理会她,看向宫漠寒道:“夫君,我们也去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好。”宫漠寒没有意见。

    看着宫漠寒和容浅止进了寒霜的屋子,叶清欢开口道:“要不要我帮你们一道找?”

    “不用了,我一定能找到姐姐!”寒露立马拒绝,她知道姐姐对这叶清欢有敌意,她才不要她帮着找。

    “行,就当我没说!”叶清欢冷哼了一声,转身回了屋,嘴角却勾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

    死水河的不远处缓缓驶来一辆牛车,牛车上坐着一对老夫妻,和一个年轻的后生。

    老妇人手举着的灯笼,当她看到死水河时,开口道:“老头子,川儿,前面有条河,我们去那里歇会再走吧,也让牛儿吃点草,喝点水,这一路可把它累坏了。”

    “川儿,就听你娘的!”老汉立马接道。

    后生名叫秦川,他正驾着牛车,他模样俊朗,闻言,他露出一抹干净的笑:“行,就听爹娘的!”

    秦川把牛车赶到了河边,扶着爹娘下了车,这时,老妇人突然尖叫道:“老头子,川儿,你们快看那里!”

    “怎么了,哪里?”老汉问。

    “就是那里!”老妇人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

    父子俩顺着老妇人手指的方向看去,老汉瞳孔一缩:“川儿,那水里有个人!”

    此时,寒霜身体漂浮在河边,她的丝带一端缠在手腕上,一端缠在岸边的一棵小树上。

    秦川也看到了,他拧了拧眉头,就欲上前,却被老妇人一把拽住了胳膊:“川儿,那人兴许已经死了,你还是不要过去了,我们赶紧走吧。”

    “娘,那姑娘兴许还活着呢,我去看看。”

    “那好吧,若是她已经死了,你就立马回来,知道吗?”老妇人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因此惹上麻烦。

    “我知道了。”

    老妇人这才放开了秦川,秦川快步上前,来到河边,蹲下身,探了探寒霜的呼吸,他回头道:“爹,娘,这姑娘还活着!”

    老夫妻闻言,这才迈步来到跟前,秦川把丝带从小树上解开,把寒霜拉上了岸。

    老汉常年在山上采药,懂一些医术,他蹲下身,探了探寒霜的脉搏,拧着眉道:“川儿,这姑娘受了很重的内伤,若不及时救治,恐怕活不过今晚。”秦川想了想,道:“爹,娘,老天爷既然让我们遇见了这姑娘,我们就不能见死不救,这样吧,我们今晚先找一个地方落脚,采一些草药,尽我们所能救治这姑娘,你们觉

    得如何?”

    老夫妻也都是善良之人,见秦川这么说,也都点头同意。随后,秦川把寒霜抱上了牛车,几人离开了死水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