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千羽目的

    天星猛地睁大了眼睛,他可以肯定那小瓷瓶里装的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咬了咬牙,与其被他们羞辱而死,还不如现在就自行了断!

    想到这,天星就想咬舌自尽,墨子染似乎早就猜到,轻弹了一下手指,冷哼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瞬间,天星连嘴巴都不能动了,他只能睁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墨子染。『→お℃..

    燕灵从小瓷瓶里倒出了一粒药丸,把它塞到了天星的嘴里,再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让药丸进了他的肚子。

    此时此刻,天星方才明白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两炷香的时间后,解开他的绳子,他自己便会迫不及待地成为你的男人。”看了天星一眼,墨子染转身,往屋外走去。

    燕灵心中原本已经有几分猜测,闻言,脸还是不禁一红,她急忙应了一声。

    两炷香的时间后,天星浑身燥热,已经神志不清,燕灵解了他的穴道,又解开了他的绳子,拉着他的手,娇媚一笑:“天星,喜欢我吗?”

    天星根本不知道燕灵在说什么,他只觉得燕灵的碰触让他很舒服,他还想要更多,他猛地向前一扑,把燕灵扑倒在地,而就在这时,他的后颈处猛地一痛,他瞬间晕了过去。

    燕灵猛地睁大了眼睛,这才发现一道黑影不知何时已经进了屋,那黑影没有给她半点反应的时间,一刀刺向了她,她急忙往旁边一滚。

    黑影并没有恋战,趁着这个空档,带着天星飞身离开。

    燕灵恼怒不已,快速冲了出去,大喊道:“主上,天星被人劫走了!”

    墨子染快速从另一间屋子出来,一巴掌狠狠甩在了燕灵的脸上:“没用的东西!”随即,他吩咐道:“他们走不远,给我追!”

    ……

    约莫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千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她心中咒骂,该死的,这家伙是头猪啊,又热又重的!

    这时,身后有隐隐脚步声传来,千羽知道定是那些人追来了,她急忙四处看去,就见不远处有一处宅子,此时,宅子门前正站在好几位浓妆艳抹的女子在搔首弄姿,一看便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千羽嫌恶地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带着天星快速飞奔而去,从后院进了宅子。

    见一间屋子里没人,千羽快速把天星弄了进去,扔在了床上。

    把门拴好后,她这才来到了床边,犹豫了片刻,她还是伸手解开了天星的穴道,她俯下身,看着他道:“我今日用我自己救了你,你以后什么都听我的,对不对?”

    天星根本不知道千羽在说什么,他睁开眼睛,看到千羽,伸手便把她拉了下来。

    ……

    待身体里的药性褪去,天星的脑袋慢慢变得清醒了起来,他猛地瞧见千羽,顿时愣在了那里,这丫头是谁?他怎么和她在一起了?

    天星脑子里嗡嗡作响,一时间忘记了反应。

    千羽有些恼,伸手一把将天星推开,背对着他坐了起来,气哼哼道:“告诉你,是我把你从那个贱人的手里救下来的,我还用我自己帮你解了药,所以,从今以后,你什么都得听我的!”

    天星觉得这丫头一定是疯了,他让她救他了吗?就因为此,他就把自己卖给她了?

    他没有理会她,坐起了身,听着屋子外面的调笑声,再看看这屋子里的布置,他很快便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更是把千羽当成了风尘女子。

    穿戴整齐下了床,天星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了千羽:“这个给你。”

    千羽正梳着头发,她转头看去,蹙了蹙秀眉:“你什么意思?”

    “看你这里的布置,想必平常一晚也就十两银子,这里有一百两,算是我感激你救了我。”

    闻言,千羽这才反应了过来,该死的,这家伙竟然把她当成了那种女子!

    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奔到床边,一把扯过床单扔到了天星的身上:“该死的,你仔细看清楚了,这床单上是什么?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天星愣了愣,看向床单,确实在床单看到了一些血迹,再看眼前女子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他觉得她应该没有骗他,他开口道:“抱歉,是我误会了,多谢你救了我。”

    千羽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心情这才好了些,她道:“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天星皱了皱眉,他可不傻,这里原本就是青楼,她根本没有必要亲自给他解毒,但她却这样做了,这就说明她一定是别有目的!

    他开口道:“我若猜得没错的话,你把我从那贱人的手里救下来就是有目的的,你也不用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

    他虽然不齿她一个姑娘家如此不择手段,但她确实救了他,他也不妨听听她怎么说。

    “既然你如此痛快,那我也就直说了。”千羽顿了顿,又道:“我想让你和你的那些兄弟帮我救一个人。”

    天星顿时眯了眯眼:“你知道我的身份?”

    “之前听你和那个帷帽男说话的时候,我便猜到了你的身份,之后,我便一路跟着你们去了那个农舍,一开始,因为他们人多,我没敢轻易动手,后来,那屋子里只剩下了那贱人和你,我才出手把你带走的。”

    “你倒是坦诚!”天星冷哼一声:“你完全就是在算计我,我凭什么帮你?”

    “我算计你没错,但我救了你也是不争的事实!”千羽有些恼,她一把抓住了天星胸前的衣襟,咬了咬牙道:“怎么,寒王爷身边的侍卫竟都是你这种男人,不负责,不报恩?”

    被扣上了如此一你要救的那人是谁,他在哪里。”

    “她是我的主子,我也不知道她被关在了哪里。”说着,千羽的神色黯淡了下去。

    “既是如此,你让我如何帮你去救?”天星皱了皱眉。

    千羽一把抓住了天星的胳膊:“你带我去见寒王爷和寒王妃,凭他们的势力,一定能找到我家主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