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畜生而已

    “为何不可?”惊云把那四盘菜又放回了食盒里,看了薛宝淑一眼,问道。ωヤノ亅丶メ....

    “我的雪儿向来只吃上等的牛肉,从来不吃这些杂物,即便你送过去了,它也不会吃的。”

    惊云知道雪儿就是薛宝淑那只白狼的名字,他猛地看向了薛宝淑,冷哼了一声:“听侧妃娘娘的意思,我等连一只畜生都不如,是吧?”

    “大人想多了,我可没有这么说。”薛宝淑垂下眸,眸中隐着一道讥讽,他们几人只不过是宫漠寒和容浅止跟前的几条狗而已,自然没有她的雪儿尊贵!

    “侧妃娘娘既然说不是这个意思,那就是同意让你那爱宠吃这些饭菜了,我这就送去,我倒要看看,你那爱宠会不会吃!”

    说完,惊云没再理会薛宝淑,提着食盒出了屋子。

    “惊云,我跟你一道去。”寒露把食盒塞到了寒霜的手中,立马跟上了惊云,她又道:“那畜生若是敢糟蹋粮食不吃的话,我就把它给宰了!”

    “你敢!”薛宝淑顿时怒了,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但因为跪得久了,双腿有些麻木,她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你看我敢不敢!”寒露挑了挑眉:“惊云,我们走!”小姐可是说了,对于薛宝淑这种贱人,想怎么整便怎么整,只要暂时不要把她弄死就是了。

    “你……”薛宝淑气得浑身发抖。

    “谁让你起来的!”

    寒霜快步进了屋,抬起脚便踢在了薛宝淑的腿弯处,薛宝淑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她痛得咬了咬牙,该死的贱人,都给她等着!

    薛宝淑的白狼被关在王府花园的一个大铁笼里,专门有两个小厮在铁笼外伺候着。

    惊云和寒露来到铁笼跟前的时候,就见一只白狼在铁门后面不停地转着圈,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笼子外面只有一名小厮守着,他对白狼道:“雪儿,钱六已经去厨房给你端肉了,你就别闹了。”

    “它饿了?”寒露来到小厮身旁,看向他问道。

    小厮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地方,除了侧妃娘娘,很少有人来,他瞅向寒露和惊云,问道:“你们是谁啊,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是寒王爷和寒王妃的属下,侧妃娘娘今日不想吃东西,我们便把她不吃的饭菜送来给她的爱宠吃,它应该是饿了吧?”寒露瞅着白狼,皱了皱眉头,果然是物以类聚,这白狼就跟薛宝淑一样,看着就让人讨厌。

    小厮虽然没有机会见到宫漠寒和容浅止,但容浅止砸了府门,暴打薛莽的事情,他可都听说了,他知道寒王爷和寒王妃的人,他可惹不起,他急忙道:“雪儿,雪儿是饿了,可是,雪儿一向只吃牛肉。”

    寒露看向小厮幽幽道:“怎么,这畜生是和侧妃娘娘一样金贵,连人吃的东西,它都不乐意吃了?”

    惊云没出声,看着寒露宠溺一笑。

    小厮的额头顿时冒出了丝丝冷汗,这丫头是在骂侧妃娘娘是畜生啊!

    他吞了吞口水,赶忙道:“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小的这就让雪儿吃。”

    惊云把手中的食盒递了过去,小厮接过,端出里面的四盘菜,依次从铁门底下的一个洞口塞了进去。

    四盘菜也并非都是全素,其中一盘菜的里面还是放了一些肉片的,白狼用鼻子闻了闻,它对其他三盘素菜没兴许,但它在第四盘里闻到了肉的味道,它还是张开嘴巴吃了起来。

    寒露撇了撇嘴巴,她还真当这畜生不吃呢。

    惊云一直盯着白狼,他倒要看看斩月有没有在这菜中做手脚。

    而就在这时,白狼突然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它浑身不停地抽搐了起来,惊云顿时眯了眯眼。

    “雪儿,你怎么了,雪儿?”小厮顿时被吓得惊慌失措,他想进去,却又不敢进去。

    看着白狼嘴里流出的黑血,寒露急忙道:“惊云,那道菜里有毒!”

    “嗯,它毒性如此迅猛,恐怕是五毒散之类的毒。”

    “大人,这可怎么办啊?”小厮急得脸都白了,这可是侧妃娘娘的爱宠啊,他可如何交代?

    “一只畜生而已,死便是死了。”惊云拉上寒露的手:“我们回去吧。”

    “好。”

    两人回了院子,寒露来到薛宝淑的跟前,看着她道:“侧妃娘娘,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刚刚你那畜生吃了那些菜已经一命呜呼了。”

    “什么!你,你们毒死了它!”薛宝淑瞪大了眼睛。

    寒露嗤笑了一声:“我们可没兴趣对一只畜生下毒,那些菜可是你的新任管家送来的,本来是给我们四人吃的,谁想把谁毒死,薛侧妃会不明白吗?哼,告诉你,这件事没完,你就等着继续接受小姐的惩罚吧!”

    薛宝淑没接话,她不禁想真的是斩月下的毒,她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惊云也在暗自思忖,那五毒散这样的毒不是随便谁都能弄到手的,那斩月有这么大的本事?

    百里无尘并没有来容浅止的院子里盯着,本以为十拿九稳,惊云四人中至少会被毒死一两人,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惊云四人安然无恙,死的却是薛宝淑的一只白狼。

    他一阵气恼,他费了这许多功夫,竟然毒死的只是一只畜生!

    又是惊云!

    此人必须尽快除去!

    宫漠寒和容浅止在燕不离的府中用了午膳,便回来了,惊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两人禀报了一遍,两人顿时想到了一个人。

    斩月绝没有这么大的胆子给惊云四人的饭菜中下毒,而且她也弄不到五毒散,再者,之前在大街上的时候,百里无尘出现过,他定然是知道了他们去了太子府,他来沐王府做手脚便是显而易见了。

    容浅止才不会跟薛宝淑说是百里无尘毒死了她的爱宠,她一点都不怕薛宝淑把这笔帐记在自己的头上,她看着薛宝淑道:“薛氏,你可以回去了。”

    薛宝淑跪着没动,她直直地看向容浅止:“王妃娘娘,那奴婢雪儿之死该如何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