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给狼殉葬

    瞅着薛宝淑一副不讨个说法就誓不起来的架势,容浅止勾唇一笑,抬脚来到了她的跟前,笑着道:“薛氏,以你的意思,你想如何了断?”

    泥煤的,这女人胆子倒不小啊,自己还没有把下毒这笔帐算在她的头上,她倒找自己讨要说法了,好,自己倒要看看她怎么说!

    “王妃娘娘,雪儿虽是一只畜生,但它是五年前西鲁不远千里赠送给皇上的,皇上转赠给了王爷,王爷又给了奴婢,奴婢一直好生养着,就是为了免得哪日落了西鲁人的口舌,现如今,雪儿被毒死了,若哪一天西鲁人问起,奴婢可不知道该如何跟皇上交代,所以,还请王妃娘娘给个说法才是。”

    薛宝淑不卑不亢,缓缓道来,更是把一只狼的死上升到了两国邦交的高度上来,言外之意,容浅止不给个合情合理的说法,若是以后西鲁和北燕因为一只狼发生了什么矛盾,那都是容浅止的责任了。

    “薛氏,本王倒可以给你一个说法!”宫漠寒突然开口,眸光锐利如箭,声音更是冰寒彻骨。

    薛宝淑心猛地一颤,她快速看了一眼宫漠寒,便低下了头,心中不禁有些懊悔,她只是想出一口恶气,竟忘了容浅止的身边还有宫漠寒这“阎王”,她早就听说宫漠寒向来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惹怒了他,她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但话已经出口,她已经收不回来了,只能硬着头皮道:“王爷请说。”

    “那畜生既然如此重要,那你就一并去殉葬吧,如此一来,西鲁即便想找麻烦,也找不到你的身上,不是吗?”言外之意,死都死了,还怕什么麻烦?

    闻言,薛宝淑脸色一白,一股股寒气更是从脚底升了起来,她不想死,她不要死!

    容浅止看着薛宝淑明显怕死却又强装镇静的神色,看向宫漠寒,抿嘴一笑,这黑心货黑起人来绝对让人找不到北。

    “奴婢失言,望王爷恕罪!”为了活命,薛宝淑只能趴到了地上,叩首道。

    “好了,你回去吧,夫君给你出的主意,你倒可以考虑考虑,不过呢,你若觉得不好的话,你可以想一个更好的说辞,至于什么样为更好,我想,薛氏你掌管王府这么多年,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容浅止回到宫漠寒的身旁坐了下来,看着薛宝淑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对上容浅止别有深意的眸光,薛宝淑头皮一麻,她急忙应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着出了容浅止的屋子,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看着薛宝淑仓皇离开的背影,容浅止冷冷一笑,他们若真想杀她,还有她说话的机会吗?

    ……

    燕思思见都已经过了午时了,依然没有人给她送膳食来,她顿时恼了,猛地拉开房门出了屋子,舅父舅母真是养了一群废物,不知道她还没有用午膳吗?

    来到院子门口,她正准备抬脚出去,就见当的一声,两把大刀架在了她的面前,她瞅着两名拦住她的府兵,不悦道:“你们知不知我是谁?快点给我让开!”

    “表小姐,夫人说了,您不可以随便离开您的院子。”一名府兵开口。

    “什么!”燕思思更恼了:“我是沐王府的千金小姐,可不是什么囚犯,我为何不能离开?你们若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给我让开!”

    两名府兵站着没动,更是不再理会燕思思,他们是定国侯府的兵,他们自然听的是侯爷和侯爷夫人的命令,她燕思思算什么东西?

    “你们……”燕思思气得想杀人,但她是沐王府的千金小姐,她即便想杀人,也不能亲自动手,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我饿了,你们快点去通知厨房摆膳。”

    两名府兵这才又有了反应,两人看了燕思思一眼,一人道:“夫人说了,侯爷被皇上罚了奉银,府里的开销有些吃紧,表小姐的一日三餐改成一日一餐,这一餐的时间是晚上,表小姐,现在时间还早得很,您还是先回屋里等着吧。”

    燕思思差点被气得吐血,她在王府里都是一日五餐的,那刘氏竟然说什么开销吃紧,给她一日一餐,她看那刘氏就是成心的,她就是想欺负她为薛莽报仇!

    好一个刘氏,给她等着!

    燕思思恨恨地咬着牙,但她也知道她那大舅父向来惧内,府里都是那刘氏说了算,她即便告到大舅父那也没有用,说不定大舅父还会帮着刘氏一道欺负她。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得先离开了定国侯府,再来收拾那刘氏!

    她转身回了屋,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发现后窗并没有被锁着,她轻轻推开后窗,见四下无人,她从窗户爬了出去。

    刘氏只是吩咐院门口的那两名府兵看着燕思思,也没有吩咐门童不让燕思思出府,因而,燕思思很顺利地出了定国侯府。

    她转身看着定国侯府慢慢合上的大门,她咬了咬牙,都给她等着!

    她想了想,沐王府暂且还不能回去,她就去慕容王府好了,借着看望长公主姑姑之名,说不定还能见到慕容表哥呢。

    打定主意,她转身往慕容王府走去。

    慕容王府距定国侯府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燕思思身上没带银子,不能租马车,她为了赶在天黑前到慕容王府,便选择了走人流稀少的小巷。

    小巷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她还是有些害怕的,她不禁加快了步伐,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突然挡在了她的前面,她急忙停了下来,定睛一看。

    就见她的前面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色的劲装,他以黑巾遮面,看不到脸,此时,他正用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看着她。

    “你,你是什么人,为何拦我的路?”燕思思心中慌张不已。

    男子沉沉地开口:“你乖乖跟我走,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

    燕思思自然不信,劫匪向来都会这么说,她转身便跑,同时大喊道:“救命啊!”

    男子眯了眯眼,快速朝燕思思跟前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