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这才乖么

    “止止,不用想了,他们一个个会自己出来的。 ̄︶︺sんцつ”宫漠寒猜到容浅止在想什么,开口道。

    容浅止转头看向他:“夫君,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不相信他们之间完全没有一点联系,只要有联系,他们定然就会知道他们有六个人已经死在了我们的手里,下一个就轮到他们中的一人,他们更知道,与其被动被追杀,还不如主动出击,方有一线生机,因而,我可以断定,除非他们已经死了,否则,他们会一个个地找上我们。”

    容浅止点头:“有道理。”

    “止止,我们等秦川来了再走,估计得等好一会,你现在去跟慕容说说话吧。”宫漠寒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慕容邪,突然道。

    容浅止抿嘴一笑:“夫君,你不想听悄悄话了?”

    “你夫君我是那种喜欢听人悄悄话的人吗?”宫漠寒说得脸不红心不跳,似乎之前拦着慕容邪不让他跟容浅止说话人不是他一样。

    容浅止无语望天,这黑心货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以后他们的曦儿可不能像他!

    她抬脚来到慕容邪的身边,问道:“慕容哥哥,你有没有问雪姑娘,她来京城做什么来了?”

    慕容邪摇了摇头,更是有一肚子恼火:“她压根不想搭理我,我还没机会问她。”

    “慕容哥哥,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把她关在王府里?”

    慕容邪抿了抿薄唇,片刻后,道:“小的时候,我就说过长大后会娶她做我的新娘子,我会娶她为妻。”慕容邪不好意思在容浅止的面前提他吻了雪无心的事,便把小时候的事情拿来做了借口。

    “慕容哥哥,你喜欢上雪姑娘了。”容浅止岂会看不出慕容邪的借口,在她看来,慕容邪定然是喜欢上人家了。

    慕容邪一愣,他从没有想过他会喜欢上雪无心,现在想来,他应该是有点喜欢她的,否则,这段时间以来,他也不会经常想起她来。

    容浅止笑了笑:“慕容哥哥,你既然喜欢人家,就告诉她呀,她若也喜欢你,你还用把她关在王府里吗?她若不喜欢你的话……”容浅止突然住了口,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多了。

    “止止,但说无妨,她若不喜欢又怎样?”

    “那我可说了,我觉得她若不喜欢你的话,你也不必勉强,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吗?”

    慕容邪自然明白,以前,他喜欢止止,一直强求,到最后,还不是一场空?

    他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等一下我回府后,就跟她好好谈谈。”

    “嗯。”

    ……

    弄了将近一个时辰,巫妖终于把脸换好了,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勾唇一笑道:“宫漠寒,我们很快就要再见面了,哈!”

    她站起身,来到床边,看着燕思思满是皱纹的脸,嫌弃地皱了皱眉头:“真丑!”

    随后,她把燕思思身上的外衣扒了下来,用缩骨功,让自己的身形变得和燕思思一般无二,再穿上燕思思的衣服,弄成燕思思的发式。

    她在梳妆镜前转了一圈,看看再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她这才出了屋子,飞身往沐王府的方向掠去。

    她之前早就打探清楚了,燕思思是个什么样的秉性,而且她还知道燕思思是被容浅止给赶出府的。

    她的心中冷冷地哼了一声,真是个没用的蠢货!

    很快,她来到沐王府的府门前,伸手敲了敲门,片刻,小石头的声音在里面响了起来:“这么晚了,谁啊?”

    小石头并不知道宫漠寒和容浅止出府了,猜想燕思思也没有这个胆量敲门,想着是其他什么人,他把门拉开了一条缝,探出脑袋一瞧,顿时愣在了那里。

    “二,二小姐?”小石头揉了揉眼睛,这二小姐胆子也太大了吧,王妃娘娘可是说了,她若敢回府,就打断她的腿的!

    “怎么,不认识本小姐了?”巫妖学着燕思思的声音,朝着小石头逼近了一步,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小石头的眼睛。

    对上巫妖的双眸,小石头的目光顿时变得呆滞了起来,他木讷地开口:“认识。”

    “那还不开门?”巫妖这才收回了目光。

    “是。”

    小石头快速把门打开,巫妖抬脚走了进去。

    府门后的不远处站着两名府兵,两人见状,快速冲了过来,一人道:“王妃娘娘有令,二小姐不准进府!”

    巫妖停下了脚步,待两人来到跟前,她的眸光快速看向了其中的一人,一人顿时呆在了那里,另一人顿时觉察出了不对劲,看向那人道:“喂,你怎么了?”

    “你没看出来,他被我的美色迷倒了吗?”巫妖轻笑。

    府兵闻言,看向了巫妖,对上巫妖泛着绿光的眸光,他瞬间也呆住了。

    “这才乖么。”巫妖伸手轻轻拍了拍两名府兵的脸,轻笑着,踩着莲步往前走去。

    过了好一会,小石头和两名府兵都猛地一个激灵,小石头问道:“二位大哥,刚刚谁来了,这门怎么开了?”

    “喂,小石头,你可是门童,你问我们,我们问谁去?”

    “行了,别吵吵了,赶紧把门关好,小心让王妃娘娘知道了!”

    小石头赶忙把门关好,和两名府门都很是纳闷,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巫妖直接去了燕思思的院子,进了屋,看着满屋子的奢华,巫妖嫌恶的皱了皱眉:“蠢货就是蠢货,算了,暂且忍上几日。”

    她躺到燕思思的床上,准备好好睡一觉,也好明日好好会会宫漠寒和容浅止。

    ……

    寒霜接到消息,便去找了秦川,跟秦川说了薛清雅的事,秦川没有耽搁,立即去告诉了师父墨鸣,三人一道赶到了牛家村。

    十五年后再见到薛清雅,墨鸣百感交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走吧,我们回去了。”

    容浅止和宫漠寒几人准备离开,寒霜却突然开口道:“小姐,奴婢想等一下再回去。”

    “好。”容浅止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秦川,笑着点了点头,这丫头终于要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