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不容置喙

    对上男人的眸子,容浅止微微一怔,心中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此时此刻,男人的眸子里黑漆漆一片,如夜色下黑沉的海,风平浪静中暗含着狂风暴雨般的强势,那是一种不容置喙的强势。

    她抿了抿唇,慢慢垂下了眸。

    然而,容浅止的反应却让宫漠寒瞬间拧紧了眉头,他把手中的碗放到了一旁,伸手挑起了容浅止的下巴,逼着容浅止看向他,他开口道:“止止,告诉我,我和寒露在你的心中,谁更重要。”

    “夫君,你是我的夫君,她是我的侍女,你们根本没有可比性,你让我怎么说?”容浅止蹙了蹙秀眉,心中轻叹,她男人竟然也有如此幼稚的时候。

    容浅止的回答显然让宫漠寒不满意,他把容浅止拉进怀里,又问:“止止,若是我和寒露同时掉进了河里,你会先救谁?”

    我去!

    容浅止差点忍不住爆粗口了,泥煤的,这黑心货怎么想出来这么奇葩问题的?

    她翻了个白眼,幽幽道:“放心,你们若是现在掉进河里了,我肯定是一个都不救的!”

    “为何?”

    “因为我受伤了呀,伤口不能沾水,你不知道吗?”

    宫漠寒一愣,随即扶了扶额头,不禁笑了,他刮了刮容浅止的小鼻子:“止止就是一只小狐狸。”

    见这黑心货似乎不生气了,容浅止把脸贴着他胸前蹭了蹭,柔声道:“夫君,寒露虽然犯下了大错,但也是情有可原,我们就饶了她一命吧,嗯?”

    闻言,宫漠寒刚刚才缓和下来的脸色瞬间又沉了下去,他轻轻推开容浅止:“止止,你食言了!”

    “我……”容浅止一时语塞,可是,就这样杀了寒露,她确实于心不忍。

    “止止,你若当我是你夫君,就不要再管这件事。”说着,宫漠寒把碗端了过来,用勺子挖了一勺粥放到了容浅止的唇边:“张嘴。”

    看着男人冰封的俊脸,容浅止垂眸,张嘴,把一勺粥吃了下去,却食之无味。

    宫漠寒没再说什么,一勺一勺地喂着容浅止,这时,寒霜的声音在屋子外面响了起来:“小姐,奴婢有话想跟您说!”

    容浅止看向宫漠寒,张了张嘴巴,但还是生生忍住了。

    宫漠寒没有理会,直到容浅止把碗里的粥都吃完了,他这才道:“止止,你要不要再躺下休息一会?”

    “不用了,我不困。”容浅止快速往屋门口看了一眼,强忍住心中的那份焦急。

    容浅止的小动作,宫漠寒看在眼里,他眸底的颜色又是一沉,他站起身,快步出了屋子。

    此时,寒霜正跪在廊檐下,她见宫漠寒出来了,急忙往宫漠寒身后看去,没有看到容浅止,她的心一紧。

    “有什么话,去偏厅说。”宫漠寒冷冷地看了寒霜一眼,径直往偏厅走去。

    “是!”寒霜的心沉了又沉,她顾不得腿上的伤,扶着柱子站了起来,跟在了宫漠寒的身后。

    眸光不经意间扫过寒霜跪过的地方,地上残留着血迹,惊云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