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和他和离

    自从灵堂设好后,容浅止便一直在灵堂里守着,主仆一场,她想陪寒霜寒露两姐妹最后一程。

    宫漠寒虽然不在沐王府里,但从燕不离那里,他也知道了止止做了什么,他心疼她不顾自己的身子,但他却没敢在她跟前露面,顶多也是远远地看着,他不想再惹止止不快。

    出殡这一日,天空下起了小雨,容浅止一身白衣走在送殡的队伍中,她仰头看了看天空,天空灰蒙蒙的,似乎老天爷也在怜悯这对苦命的姐妹。

    容浅止红了眼眶,眼睛有些疼,兴许是这几天哭多了。

    把寒霜寒露送上山,容浅止在两人的坟前呆了好久,直到暮色来临,这才打道回府。

    她还没有到王府,就见雷战骑着马带着几名侍卫迎面而来,她急忙道:“雷叔,爹娘回府了?”容浅止得到消息,说她爹娘这两日就会抵京,只是她没有想到竟这么快。

    “是,王爷王妃不久前刚回到府中,他们让属下出来迎迎小姐。”雷战并没有说,燕沐和宁珞听闻寒霜寒露的事后,不放心容浅止,便急急赶路,这才赶在了今日就回到了府中。

    容浅止岂会不知道她爹娘是为了她,她咬了咬唇,打马快速往沐王府方向奔去。

    来到府门前,就见她爹爹正扶着她娘站在府门口等着她,她眼中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她快速翻身下马,奔到了两人的跟前。

    “爹爹,娘亲……”

    容浅止想扑到宁珞的怀里,但她知道她娘的肚子里正怀着小弟弟,经不起她这么一扑,她生生停下了脚。

    “翎儿,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般模样,你想心疼死娘和你爹爹吗?”宁珞上前,拉上容浅止的手,看着容浅止苍白的脸,红肿的眼睛,心疼不已。

    “娘……”容浅止趴在了宁珞的肩膀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燕沐拧着眉,不悦地看了站在拐角处的宫漠寒一眼,对容浅止道:“翎儿,这里风大,我们先进去再说。”

    宁珞轻轻拍了拍容浅止的后背:“翎儿,走吧,我们先进去。”

    容浅止点了点头,扶着宁珞进了府。

    燕沐并没有立即跟进去,而是抬脚来到了宫漠寒的跟前,宫漠寒给他行了一礼,他开口道:“为何不进去?”

    “止止不想见到我。”宫漠寒的眸光又移向了府门口,但此时,早已没有了容浅止的身影。

    “寒霜寒露的事,不离写信都告诉了我们,你呀,你明知道翎儿的性子,你还如此这般,你让我和你岳母如何为你说话?”爱女心切,燕沐自然不会说容浅止的不是的,若有错,也都是宫漠寒的错。

    “岳父大人也觉得我做错了,还是岳父大人觉得寒露刺杀止止是对的,我就该饶她不死?”宫漠寒把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了燕沐,眸子里漆黑一片。

    燕沐一噎,寒露刺杀翎儿自然是罪不可恕,只不过他不该惹得翎儿如此伤心。

    他抿了抿唇,道:“好了,现在再争论孰是孰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把翎儿哄开心吧,不过,你放心,我和你岳母会帮着你劝劝翎儿的。”

    宫漠寒拱手:“多谢岳父大人。”

    燕沐点了点头,这才回了府,快步赶上宁珞和容浅止,三人一道回了主院。

    自从宁珞嫁进了沐王府,宁珞就一直跟着燕沐住在主院里,这十五年一来,主院中的一景一物都没有变过,不过,此时此刻,宁珞可没时间去管这些,她拉着容浅止的手直接进了房间。

    一路走来,容浅止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扶着宁珞坐到软榻上道:“娘,您和爹爹一路劳顿,今晚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找你们说话。”

    “你这孩子,你这样,我和你爹爹怎么能睡得着?坐下,你跟我们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宁珞拉着容浅止坐到了自己的身旁。

    燕沐坐在了宁珞身旁的圆凳上,接道:“翎儿,你娘说的是,你已经把漠寒赶出府几日了,也该让他回来了,刚刚爹爹看到了他,他说你不想见到他,没敢在你面前露面,翎儿,爹爹看得出来,他很在意你,你就让他回来吧。”

    容浅止咬了咬唇:“爹爹,娘,他让我感到陌生和害怕,我和他已经回不到以前了,我不知道如何和他相处,还不如不见。”

    “翎儿,夫妻间吵架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吵过了,便过去了,你又何必如此较真?”其实,在宁珞看来,寒露死得并不冤,她有些不明白翎儿为何要如此伤心,还跟漠寒置气,她若是漠寒,她恐怕会忍不住亲手杀了寒露。

    燕沐没出声,他看得出来翎儿似乎已经有了想法。

    容浅止轻轻摇了摇头:“娘,我不是在较真,我有我做人的原则和底线,他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和他回不去了。”

    “翎儿,你这话什么意思?”

    “爹爹,娘,我想和他和离。”

    “什么?”宁珞有些吃惊,她看向了燕沐,燕沐拍了拍她的手背。

    他问道:“翎儿,你都想清楚了?”

    容浅止点了点头:“爹爹,这三日来,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已经无法再跟他一起过下去,与其日日躲着不见,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一刀两断。”

    “翎儿,你千万不要冲动,娘也看得出来,漠寒真的很在意你,你不能因为这件事就和他和离,你会后悔的,你知道吗?”

    “娘,你放心,我不会后悔。”

    “你……”

    “珞儿……”燕沐捏了捏宁珞的手:“翎儿已经长大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要她开心,和离便和离吧。”

    说完,燕沐又对容浅止道:“翎儿,明日,爹爹会帮你去和漠寒谈和离的事,现在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屋歇着,等一下,我让厨房把膳食送到你屋里去,你多少吃一些,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爹爹,娘,你们也先歇着,我回屋了。”

    “好。”

    待容浅止走后,宁珞瞪向燕沐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漠寒对翎儿如何,你不会不知道,你为何还同意翎儿和漠寒和离?”

    “珞儿,你先别着急,听我说。”

    “你说。”

    “以现在这种情形,翎儿即使勉强和漠寒在一起,她的心中也会有疙瘩,如此,他们能幸福吗?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先和离,让翎儿彻底冷静下来,除去心中的芥蒂,之后再和好,他们就能回到以前了。”

    “你这主意倒是不错,但万一漠寒变心了呢?”宁珞有些担心。

    “宫漠寒若是这么容易变心,那他也就不是翎儿值得托付终生的良人,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