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良苦用心

    容浅止突然晕倒,可把兰儿吓坏了,急忙让破风去禀报了燕沐和宁珞。

    宁珞探了探容浅止的脉搏,燕沐急忙问道:“珞儿,翎儿如何?”

    “没有大碍。”宁珞收了手:“她只是这几日以来没休息好,吃得又少,身体虚弱,昨晚染上点风寒,再加上今日伤心过度,这才晕倒的,我给她开一个方子,给她加上点安神的药,让她好好睡一觉,明日就没事了。”

    “那就好。”

    宁珞把药方写好,让破风和兰儿一道去抓药。

    燕沐和宁珞出了容浅止的屋子,燕沐见望月进了院子,想了想,看向他道:“望月,你过来。”

    “是!”

    昨晚是望月守夜,今日本该他休息的,但他回屋后,想着爷和王妃要和离了,他怎么也睡不着,索性便不睡了,又来了院子。

    “望月,我问你,你每日何时给漠寒传消息?”待望月来到跟前,燕沐问道。

    “王爷,小的,小的……”望月心中咯噔一声,一时间不知道沐王爷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担心沐王爷是不是怪罪他每日去给爷传消息。

    “你无须害怕,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实话实说即可。”

    “是,小的一般都是傍晚时分把王妃的消息送去太子府告诉爷。”

    燕沐点了点头:“如此甚好,望月,今日你去太子府的时候,你就跟漠寒说,翎儿病倒了,她发着高烧,昏迷不醒,她嘴里不时叫着漠寒的名字。”

    “啊?”望月张大了嘴巴,沐王爷这是让他去骗爷?

    看出了望月的犹豫,燕沐道:“望月,你想不想漠寒和翎儿和好如初?”

    “想!”望月使劲点了点头。

    “既然想,就按我说的去做。”

    “是!”

    “昨晚是你守夜,你现在回屋休息去吧,用不了两日,他们定能和好如初的。”

    “是,多谢王爷!”望月心中高兴,只要爷和王妃能和好如初,他豁出去了,骗爷!

    宁珞看向燕沐,有些担心道:“沐郎,你如此教望月骗漠寒,漠寒能相信吗?”

    燕沐笑了笑:“漠寒可不是一般人,望月说没有说谎,他自然能看得出来,但他一定会来。”

    “为何?”宁珞更不明白了。

    “因为呀,他心里有翎儿,我帮他找了一个来看翎儿的理由,他岂有不来的道理?”

    宁珞笑着嗔了燕沐一眼:“老狐狸!”

    确实如燕沐所料,宫漠寒在接到望月的消息后不久,便来了容浅止的屋子。

    进了屋子,经过梳妆台时,他一眼便看到了台面上被泪水打湿的和离书,此时,和离书上的泪水早已干了,只留下一个个模糊的字迹,他伸手轻轻抚过,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随后,他来到床边,坐到了床沿上,看着熟睡中的容浅止,看着她红肿的眼睛,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贴,轻轻敷在了她的眼睛上。

    这一记药贴是他亲自帮她做的,昨晚他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红肿的眼睛,他知道是她哭多了,他心疼她,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他说了,她也不会听的。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岳父大人的良苦用心,只是,他是男人,他做不到靠祈求得来一份随时可能失去的情。

    他把容浅止的一只手拿起来,握在了掌心中,他想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但他却无法容忍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舍弃他。

    与其这样,他宁愿舍弃。

    宫漠寒把容浅止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便放了回去,帮容浅止掖了掖被角,之后,他站起身,快步离开。

    直到天亮的时候,容浅止这才醒了过来,她伸手摸了摸,从眼睛上把药贴拿了下来,怔怔地看着手中的药贴,是他吗?

    此时此刻,她竟然万分希望是他。

    燕沐和宁珞早早地便起身了,他们来到了容浅止的院子外面,燕沐叫住正要进院子里兰儿。

    “王爷,您有什么吩咐?”昨日望月已经偷偷告诉她了,王爷说小姐和姑爷一定会和好的,此时,她的心情极好。

    “等翎儿醒了,你就告诉她,漠寒昨晚来了,在她床边守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才离去。”

    燕沐自然是知道宫漠寒昨晚来看翎儿了,只是,让他不解的是,宫漠寒并没有在翎儿的屋子里呆多久,便离开了,他隐隐有些不安,似乎一切将要脱离他的掌控。

    不过,他还是觉得暂且按照原计划行事。

    “是,奴婢明白!”

    兰儿走后,宁珞看向燕沐道:“沐郎,你恐怕想得有些圆满了,漠寒原本就深不可测,你如何能摸准他的性子?”

    燕沐笑了笑:“无妨,宫漠寒那边,我们可以暂且不去管他,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帮翎儿认清她自己的心,到时候,就不用我们操心了,让翎儿自己去把他拿下好了。”

    宁珞不禁笑了:“说你是老狐狸,你还不承认!”

    “为夫哪里不承认了,珞儿叫为夫什么,为夫都爱听!”

    宁珞抿嘴一笑:“行了,我们回去吧。”

    “好。”

    待两人走远了,薛宝淑才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两人的背影,她恨不能咬碎自己的一口银牙。

    她心里非常清楚,宁珞回来了,她定然不会让她好过的,她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动她,只是因为容浅止病了,她不得空罢了。

    而且,之前容浅止话里话外都在怀疑思思不是燕沐的骨肉,她担心终有一天纸包不住火。

    还有思思,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回府以后就怪怪的,昨日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些,她就一阵头痛,她该怎么办?

    她不由地想到了墨子染,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但现在他却消失了,他真是一个该死的恶魔!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薛宝淑想了想,决定还是要仰仗定国侯府才行,她今日还得抽空回一趟侯府。

    ……

    兰儿进了屋子,一眼便看到容浅止正坐在床头,看着手里的什么东西,她快步上前瞄了一眼,同时道:“小姐,您可算醒了,姑爷昨夜可是在床边守了您一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