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一致对外

    慕容颜缓缓下了马车,踩着莲步来到宫漠寒和容浅止三步开外的地方,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容平见过寒王爷寒王妃。ω δwww..”

    宫漠寒沉了一张俊脸,没出声,为何老有不长眼的女人跑到他的面前晃悠,看来还是他太仁慈了!

    容浅止皱了皱秀眉,貌似想了想,看向宫漠寒道:“夫君,她是谁呀,我好像没见过她呀,你认识吗?”说着,容浅止更是娴熟地挽起了宫漠寒的一只胳膊。

    她和宫漠寒的那笔帐属于内部矛盾,自然要关起门来算,对付这慕容颜么,他们自然要一致对外的。

    看着容浅止的举动,宫漠寒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这个讨厌的女人原来还是有点用处的,他看向容浅止宠溺一笑道:“止止,你都不认识,为夫自然也不认识,你也知道,为夫向来最讨厌那些主动搭讪的阿猫阿狗。”

    兰儿可不知道容平是谁,她同情地看向慕容颜,嗯,模样长得挺美,只可惜在姑爷的眼里只是一只阿猫阿狗。

    慕容颜脸色一变,但她很快就恢复了自然,她没出声。

    容浅止眸中快速划过一道笑意,泥煤的,这黑心货毒舌起来也绝对能把人给气死呀,她看向慕容颜道:“姑娘,你别往心里去啊,我夫君这个人向来不喜欢陌生的女人上来搭讪。”

    “姑娘,你不知道,这是有原因的,以前啊,因为我夫君长得俊俏,很多女子时不时地往他跟前凑,就跟一些癞皮狗似的,可不要脸了,夫君他也是烦不胜烦。”

    “夫君以为姑娘跟那些女子一样,故而才说出了那番话来,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容浅止说了一大堆,并没有直接骂慕容颜不要脸,但却成功地让围观的百姓把厌恶的眼光投向了慕容颜,百姓们更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喂,瞧见没,她就是容平郡主!”

    “我早看出来了,传言是真的,她果真看向了寒王爷!”

    “她真是太不要脸了,人家寒王爷明明已经有寒王妃了,她还要去插一脚,这女人真讨厌!”

    “哎呦,你小声点,小心让她听见了!”

    慕容颜自然听得出来容浅止在含沙射影地骂她不要脸,但她并没有恼,因为她觉得若能让宫漠寒娶她,那是她的本事,跟要不要脸根本没有一点关系。

    她看向容浅止不卑不亢道:“寒王妃既然不认识容平,那容平就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慕容颜,是慕容王府里皇上赐封的容平郡主,虚长寒王妃一岁,若寒王妃不介意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姐妹相称。”

    容浅止瞅着慕容颜,想着,这女人的心理素质不错呀,有点意思!

    她笑着道:“姑娘原来是慕容王府的容平郡主啊,真是没看出来啊,之前听说容平郡主对自己未来的夫婿挑剔得很,原本以为是一个五大三粗悍妇型的女子,没想到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真是失敬!”

    容浅止心中哼了哼,她就不信了,她都这样说了,这慕容颜的脸色还能绷得住。

    果然,感受着周围百姓鄙视的目光,慕容颜的脸色开始变得不好了,她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急忙道:“寒王妃过奖了,容平就不打扰了,告辞。”说完,她快速转身回了马车。

    坐在马车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容浅止这女人果然不好对付,难怪母妃和慕容邪都护着她。

    今日,她本想进宫能见到皇上,自己求皇上把她赐婚给宫漠寒,但她上不了金銮殿,她根本见不到皇上。

    她该怎么办?

    看着慕容颜的马车走了,容浅止快速把自己的胳膊从宫漠寒的胳膊底下抽了出来,对上他幽怨的眼神,她挑了挑眉:“看什么看,对付外部敌人,我自然会跟你一致对外,但我们的那笔帐可还没算呢!”

    宫漠寒无奈地笑了笑:“好吧,止止,那我们快点回府!”

    “干嘛?”

    “跪搓衣板。”

    “……”

    很快,两人很快回到了沐王府,先来了燕沐和宁珞住的主院。

    燕沐和宁珞早已经得到了消息,想着,这小两口总算是雨过天晴了,也省得他们跟后面操心了。

    不过,燕沐还是看着容浅止训斥了几句:“翎儿,你也不小了,要知道,夫君间哪有不吵架的?吵架可以,但不能一吵架就提和离,记住了吗?”

    容浅止瞅了宫漠寒一眼,其实,她早就意识到,她跟宫漠寒提和离确实有些过分了,也难怪宫漠寒会那么生气,她举起了右手:“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提那两个字,若提的话……”

    “止止!”宫漠寒急忙抓住了容浅止的手:“不需要发誓,我相信你,其实,都是我一开始做得不好,才引起了之后的种种,要错,也是我的错。”

    容浅止看向宫漠寒,鼻子突然有些酸,他生来就是王者,生杀予夺,他能为她做到这些,她真该满足了。

    宁珞倒不认为宫漠寒做错了什么,她道:“你们能和好如初就好,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们回屋歇着吧。”

    “对,回屋歇着吧。”燕沐接道。

    “好。”

    宫漠寒和容浅止回了自己的院子,望月见两人手牵着手回来了,正高兴着,想着爷和王妃总算和好了,这时,就听见自家爷突然开口道:“望月,你去洗衣苑拿一块搓衣板来。”

    “啊?”望月挠了挠脑袋:“爷,您要搓衣板做什么?这院子里没有水井,不能洗衣服!”望月有些晕,想着,爷不会想亲手为王妃洗衣服吧?

    容浅止自然知道宫漠寒要搓衣板做什么,她抿嘴一笑。

    “赶紧去拿,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宫漠寒板着脸瞪了望月一眼,这小子的话真多!

    他虽然不怕在止止面前跪搓衣板,但他可不能在属下面前丢了颜面,跪搓衣板这件事只能天知地知他知止止知。

    望月一个激灵,赶忙撒腿跑出了院子。

    容浅止进了屋子,瞅着宫漠寒眨了眨眼睛道:“王爷,你这么积极,我想我该让你跪多长时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