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该是他的

    “十一年前,你也不过是一个四岁的小娃娃,不记得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燕君逸温和地笑了笑,又道“忘了就忘了吧,不说也罢,止儿,你去席位上坐着歇息吧。”

    说完,燕君逸没有再理会容浅止,从她的身旁越过,缓缓走向皇子公主们的那一桌席位。

    容浅止转身,看着燕俊逸月牙白的背影,背影清冷孤寂,似又带着几分感伤,她蹙了蹙秀眉,心中的那丝歉意慢慢地浓烈了起来。

    十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燕君逸不说,她心中却像猫抓一样,越发地想知道。

    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了动静,她转头看去,就见燕不离进来了,她想了想,转身,快步迎了上去,来到燕不离跟前,小声道“不离哥哥,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我听五哥哥的意思,十一年前,我就跟他见过面,但我现在已经忘记了,你可知道那件事”

    闻言,燕不离抬眸往前面的席位上看了一眼,此时,燕君逸已经坐了下来,背对着他们,燕不离咧嘴一笑道“当年,老五英雄救美,差点把他自己给淹死了,这件事啊,我可记得清楚得很呢。”

    容浅止也听出了一个大概的意思,又道“不离哥哥,你详细跟我说说。”

    燕不离刚想开口,就听见宫漠寒冷冷地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没什么好说的,止止,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不提也罢。”

    当年,宫漠寒虽然不在皇宫,但容浅止在皇宫中失足落入荷花池被燕君逸救起,燕君逸差点一命呜呼的事情,他后来也是听说了。

    之前,他差不多已经忘记了,刚刚听燕不离提起,这才想了起来,他顿时警觉了起来,他更是莫名地觉得燕君逸会因为此跟自己抢止止。

    燕君逸是止止的堂兄,堂兄怎么会对自己的堂妹有想法呢,宫漠寒虽然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但世事难料,他不得不防。

    燕不离转身看向宫漠寒,撇了撇嘴巴,心道,这家伙没事吧,老五的醋都吃,有意思吗

    “哦。”容浅止看得出来宫漠寒的醋坛子又打翻了,暗暗翻了个白眼,很乖巧地应了一声。

    宫漠寒没有理会燕不离,来到容浅止的跟前,牵着她的手,往席位上走去。

    燕不离狠狠地瞪了宫漠寒一眼,这都什么兄弟,过河拆桥,见色忘义

    寒王府的这一桌只有宫漠寒和容浅止两人,宫漠寒特意选了一个离燕君逸最远的位置让容浅止坐下,自己更是坐在了容浅止身旁可以挡住燕君逸视线的位置上。

    燕不离很是无语,宫漠寒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燕君逸垂着眸,看着自己杯子里青绿色的茶水,但眼角的余光却把宫漠寒的动作看在了眼底,他眼底划过一丝轻蔑,他想要的,该是他的,任谁也挡不住

    之后,慕容王府和其他的一些王公大臣陆续到齐,将近宴席开始的时间,大殿外传来了内侍大总管的一声高喊“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沐王爷,沐王妃到”

    众人全都站起来行礼,皇上武德帝携皇后贵妃坐下后,笑着开口“众爱卿都坐下来吧,今日朕高兴,众爱卿不必拘礼。”

    众人谢了之后,纷纷坐了下来,但除了一人。

    第506章 该是他的

    “十一年前,你也不过是一个四岁的小娃娃,不记得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燕君逸温和地笑了笑,又道“忘了就忘了吧,不说也罢,止儿,你去席位上坐着歇息吧。”

    说完,燕君逸没有再理会容浅止,从她的身旁越过,缓缓走向皇子公主们的那一桌席位。

    容浅止转身,看着燕俊逸月牙白的背影,背影清冷孤寂,似又带着几分感伤,她蹙了蹙秀眉,心中的那丝歉意慢慢地浓烈了起来。

    十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燕君逸不说,她心中却像猫抓一样,越发地想知道。

    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了动静,她转头看去,就见燕不离进来了,她想了想,转身,快步迎了上去,来到燕不离跟前,小声道“不离哥哥,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我听五哥哥的意思,十一年前,我就跟他见过面,但我现在已经忘记了,你可知道那件事”

    闻言,燕不离抬眸往前面的席位上看了一眼,此时,燕君逸已经坐了下来,背对着他们,燕不离咧嘴一笑道“当年,老五英雄救美,差点把他自己给淹死了,这件事啊,我可记得清楚得很呢。”

    容浅止也听出了一个大概的意思,又道“不离哥哥,你详细跟我说说。”

    燕不离刚想开口,就听见宫漠寒冷冷地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没什么好说的,止止,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不提也罢。”

    当年,宫漠寒虽然不在皇宫,但容浅止在皇宫中失足落入荷花池被燕君逸救起,燕君逸差点一命呜呼的事情,他后来也是听说了。

    之前,他差不多已经忘记了,刚刚听燕不离提起,这才想了起来,他顿时警觉了起来,他更是莫名地觉得燕君逸会因为此跟自己抢止止。

    燕君逸是止止的堂兄,堂兄怎么会对自己的堂妹有想法呢,宫漠寒虽然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但世事难料,他不得不防。

    燕不离转身看向宫漠寒,撇了撇嘴巴,心道,这家伙没事吧,老五的醋都吃,有意思吗

    “哦。”容浅止看得出来宫漠寒的醋坛子又打翻了,暗暗翻了个白眼,很乖巧地应了一声。

    宫漠寒没有理会燕不离,来到容浅止的跟前,牵着她的手,往席位上走去。

    燕不离狠狠地瞪了宫漠寒一眼,这都什么兄弟,过河拆桥,见色忘义

    寒王府的这一桌只有宫漠寒和容浅止两人,宫漠寒特意选了一个离燕君逸最远的位置让容浅止坐下,自己更是坐在了容浅止身旁可以挡住燕君逸视线的位置上。

    燕不离很是无语,宫漠寒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燕君逸垂着眸,看着自己杯子里青绿色的茶水,但眼角的余光却把宫漠寒的动作看在了眼底,他眼底划过一丝轻蔑,他想要的,该是他的,任谁也挡不住

    之后,慕容王府和其他的一些王公大臣陆续到齐,将近宴席开始的时间,大殿外传来了内侍大总管的一声高喊“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沐王爷,沐王妃到”

    众人全都站起来行礼,皇上武德帝携皇后贵妃坐下后,笑着开口“众爱卿都坐下来吧,今日朕高兴,众爱卿不必拘礼。”

    众人谢了之后,纷纷坐了下来,但除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