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霸道惯了

    宫漠寒用密语传音对殿外的惊云吩咐了几句,惊云立即去办。

    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了一声高喊“容平郡主到”

    闻言,慕容王爷端着酒杯的手猛地一顿,两道浓眉深深拧了起来,他看向了慕容邪。

    慕容邪攥了攥拳头,该死的,竟然让她跑了出来

    他看向慕容王爷道“父王,你放心,我会见机行事。”

    慕容王爷点了点头。

    慕容颜一身五彩舞衣,踩着莲步,缓缓踏入了大殿,她娇美的小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坦然地接受着众人瞩目的目光。

    宫漠寒坐着没动,容浅止回头看了慕容颜一眼,瞅着宫漠寒眨了眨眼睛“夫君,第一方案失败”

    “止止不是还有第二方案吗”宫漠寒低笑了一声,又道“不过,她来了给达哈儿做个伴也好,免得达哈儿等一下太过孤单。”

    容浅止抿嘴一笑,点了点头“对,这样也省得我再找其他什么借口把那张琴弄到大殿里来了,我还真得感谢她呢。”

    慕容颜来到大殿中央,给武德帝皇后贵妃行礼,又道“容平刚刚在教坊司跟刘嬷嬷学了一支舞,想在宴会上给大家助助兴,所以耽误了些时间,来迟了,还望皇上恕罪。”

    “容平有心了,朕不怪罪与你,平身吧。”

    “谢皇上。”

    慕容邪看得出来武德帝并不想让慕容颜献舞,他实时站了起来,道“妹妹,你还愣在哪里做什么,母妃让你赶紧过来坐下。”慕容邪语气温柔,但看向慕容颜的眸光却带着明显的警告之色。

    这个时候,慕容颜自然不会听他的,为了能顺利嫁给宫漠寒,她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她看向慕容邪似娇似嗔道“哥哥,人家舞衣都换好了,还没跳呢。”说完,她不待慕容邪开口,快速转身看向皇上道“皇上,可否恩准臣女献上一舞”

    慕容颜都这么说了,大庭广众之下,武德帝自然不好拒绝,他的眸光有些微沉,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准。”

    “多谢皇上”慕容颜顿时兴奋了起来。

    容浅止一直在暗暗注意着武德帝脸上的神色,她看得出来,她这位皇伯伯一定是猜到了慕容颜的用意,他本想看在慕容王府的面子上放慕容颜一马,但慕容颜自己偏偏要作死,她只能替她默哀三秒钟了。

    该死的

    慕容邪心中恼怒不已,但他只能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有些歉意地看向容浅止,容浅止笑着朝他摇了摇头,慕容邪有些纳闷,猜想止止是不是早就有主意了。

    丝竹声响起,慕容颜在大殿中央翩翩起舞,她身姿婀娜,五彩舞衣上下翻飞,舞姿曼妙。

    大殿中有几个不是人精大家纷纷猜测这容平郡主这番献舞定是冲着寒王爷去的,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不能随意喝彩。

    因而,大殿中除了那缓缓的丝竹声,并没有半点吵杂。

    容浅止托着下巴,瞅着慕容颜,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嗯,不错。”

    “止止,你不是对舞蹈不甚了解吗”宫漠寒接道。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低,周围的人也都听见了,顿时都竖起了耳朵。

    “嗯,我对舞蹈是不在行,我只是看一个热闹而已,夫君,你没瞧见么,容平郡主的舞姿比那日我们在路上看到的那只野鸡跳得强多了,所以,我才说好呀。”

    “噗”

    随着容浅止话音落下,燕不离一口酒水从口中喷了出来,野鸡止止也太黑了吧,果然是近墨者黑

    慕容颜自然也听到了,她强忍着怒意,脸上的神色没变,她当然知道容浅止在含沙射影地骂自己,但这个时候,她可千万不能被她影响了,说不定,这就是她的诡计,想让她当众出丑,她等皇上赐了婚,她再收拾她也不迟

    燕沐的眸子里带着笑意,小声对宁珞道“珞儿,这下放心了吧,翎儿可是我们的女儿,岂有她应付不来的事情”

    刚刚,宁珞见慕容颜如此这番出场,便也猜到了她对宫漠寒还是贼心不死,心中自然是不快的,此时,这才笑了笑“你说得对,我们在一旁看着就是了。”

    两人说话间,就见慕容颜已经跳完了,她看向武德帝道“皇上,臣女跳得可好”

    慕容王爷眼皮子一跳,他急忙站了起来,怒喝了一声“颜儿,不得无礼”此时,慕容王爷一阵头痛,这个该死的丫头,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父王,人家只是想讨个赏而已。”慕容颜顺势接道。

    容浅止同情地看了慕容颜一眼,一国之君岂是她能算计的,她这是在找死啊。

    长公主心中暗叫不好,她急忙站了起来,来到慕容颜的身旁,对武德帝道“皇上,颜儿小孩子心性,不懂事,你不要跟她计较。”说完,她抓住慕容颜的手腕,又道“颜儿,不许胡闹,赶紧跟母妃回去”

    “母妃”慕容颜站着不动,眼巴巴地看着武德帝。

    武德帝意味不明地看了慕容王爷一眼,又看了看长公主,看向慕容颜道“容平,你想要什么,说吧。”

    “皇上”长公主急忙开口,却见武德帝摆了摆手,她只能闭上看着嘴巴,心中焦急不已。

    “多谢皇上”慕容颜挣脱掉长公主的手,跪在了地上“臣女对寒王爷一见倾心,请皇上赐婚”

    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大殿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吸气声。

    到了这个时候,慕容王爷和长公主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两人心中忐忑不已,赐婚,皇上定然是不会答应的,但如何收场,这可是关系到皇上的威严,更是关系到慕容王府以后的命运。

    “容平郡主,你想嫁给我夫君啊”容浅止站了起来,带着一丝戏虐的声音,顿时打破了大殿中让人窒息的气氛。

    这个时候,自然是轮到她出场了,她抬脚来到了大殿中央,看向武德帝道“皇伯伯,侄女向来霸道惯了,我可不要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您若是给寒王府塞女人的话,我就跟您急”

    第508章 霸道惯了

    宫漠寒用密语传音对殿外的惊云吩咐了几句,惊云立即去办。

    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了一声高喊“容平郡主到”

    闻言,慕容王爷端着酒杯的手猛地一顿,两道浓眉深深拧了起来,他看向了慕容邪。

    慕容邪攥了攥拳头,该死的,竟然让她跑了出来

    他看向慕容王爷道“父王,你放心,我会见机行事。”

    慕容王爷点了点头。

    慕容颜一身五彩舞衣,踩着莲步,缓缓踏入了大殿,她娇美的小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坦然地接受着众人瞩目的目光。

    宫漠寒坐着没动,容浅止回头看了慕容颜一眼,瞅着宫漠寒眨了眨眼睛“夫君,第一方案失败”

    “止止不是还有第二方案吗”宫漠寒低笑了一声,又道“不过,她来了给达哈儿做个伴也好,免得达哈儿等一下太过孤单。”

    容浅止抿嘴一笑,点了点头“对,这样也省得我再找其他什么借口把那张琴弄到大殿里来了,我还真得感谢她呢。”

    慕容颜来到大殿中央,给武德帝皇后贵妃行礼,又道“容平刚刚在教坊司跟刘嬷嬷学了一支舞,想在宴会上给大家助助兴,所以耽误了些时间,来迟了,还望皇上恕罪。”

    “容平有心了,朕不怪罪与你,平身吧。”

    “谢皇上。”

    慕容邪看得出来武德帝并不想让慕容颜献舞,他实时站了起来,道“妹妹,你还愣在哪里做什么,母妃让你赶紧过来坐下。”慕容邪语气温柔,但看向慕容颜的眸光却带着明显的警告之色。

    这个时候,慕容颜自然不会听他的,为了能顺利嫁给宫漠寒,她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她看向慕容邪似娇似嗔道“哥哥,人家舞衣都换好了,还没跳呢。”说完,她不待慕容邪开口,快速转身看向皇上道“皇上,可否恩准臣女献上一舞”

    慕容颜都这么说了,大庭广众之下,武德帝自然不好拒绝,他的眸光有些微沉,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准。”

    “多谢皇上”慕容颜顿时兴奋了起来。

    容浅止一直在暗暗注意着武德帝脸上的神色,她看得出来,她这位皇伯伯一定是猜到了慕容颜的用意,他本想看在慕容王府的面子上放慕容颜一马,但慕容颜自己偏偏要作死,她只能替她默哀三秒钟了。

    该死的

    慕容邪心中恼怒不已,但他只能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有些歉意地看向容浅止,容浅止笑着朝他摇了摇头,慕容邪有些纳闷,猜想止止是不是早就有主意了。

    丝竹声响起,慕容颜在大殿中央翩翩起舞,她身姿婀娜,五彩舞衣上下翻飞,舞姿曼妙。

    大殿中有几个不是人精大家纷纷猜测这容平郡主这番献舞定是冲着寒王爷去的,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不能随意喝彩。

    因而,大殿中除了那缓缓的丝竹声,并没有半点吵杂。

    容浅止托着下巴,瞅着慕容颜,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嗯,不错。”

    “止止,你不是对舞蹈不甚了解吗”宫漠寒接道。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低,周围的人也都听见了,顿时都竖起了耳朵。

    “嗯,我对舞蹈是不在行,我只是看一个热闹而已,夫君,你没瞧见么,容平郡主的舞姿比那日我们在路上看到的那只野鸡跳得强多了,所以,我才说好呀。”

    “噗”

    随着容浅止话音落下,燕不离一口酒水从口中喷了出来,野鸡止止也太黑了吧,果然是近墨者黑

    慕容颜自然也听到了,她强忍着怒意,脸上的神色没变,她当然知道容浅止在含沙射影地骂自己,但这个时候,她可千万不能被她影响了,说不定,这就是她的诡计,想让她当众出丑,她等皇上赐了婚,她再收拾她也不迟

    燕沐的眸子里带着笑意,小声对宁珞道“珞儿,这下放心了吧,翎儿可是我们的女儿,岂有她应付不来的事情”

    刚刚,宁珞见慕容颜如此这番出场,便也猜到了她对宫漠寒还是贼心不死,心中自然是不快的,此时,这才笑了笑“你说得对,我们在一旁看着就是了。”

    两人说话间,就见慕容颜已经跳完了,她看向武德帝道“皇上,臣女跳得可好”

    慕容王爷眼皮子一跳,他急忙站了起来,怒喝了一声“颜儿,不得无礼”此时,慕容王爷一阵头痛,这个该死的丫头,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父王,人家只是想讨个赏而已。”慕容颜顺势接道。

    容浅止同情地看了慕容颜一眼,一国之君岂是她能算计的,她这是在找死啊。

    长公主心中暗叫不好,她急忙站了起来,来到慕容颜的身旁,对武德帝道“皇上,颜儿小孩子心性,不懂事,你不要跟她计较。”说完,她抓住慕容颜的手腕,又道“颜儿,不许胡闹,赶紧跟母妃回去”

    “母妃”慕容颜站着不动,眼巴巴地看着武德帝。

    武德帝意味不明地看了慕容王爷一眼,又看了看长公主,看向慕容颜道“容平,你想要什么,说吧。”

    “皇上”长公主急忙开口,却见武德帝摆了摆手,她只能闭上看着嘴巴,心中焦急不已。

    “多谢皇上”慕容颜挣脱掉长公主的手,跪在了地上“臣女对寒王爷一见倾心,请皇上赐婚”

    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大殿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吸气声。

    到了这个时候,慕容王爷和长公主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两人心中忐忑不已,赐婚,皇上定然是不会答应的,但如何收场,这可是关系到皇上的威严,更是关系到慕容王府以后的命运。

    “容平郡主,你想嫁给我夫君啊”容浅止站了起来,带着一丝戏虐的声音,顿时打破了大殿中让人窒息的气氛。

    这个时候,自然是轮到她出场了,她抬脚来到了大殿中央,看向武德帝道“皇伯伯,侄女向来霸道惯了,我可不要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您若是给寒王府塞女人的话,我就跟您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