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赌一把吧

    随着容浅止话音落下,大殿中顿时又响起了一阵吸气声,很多人不由地为容浅止捏了一把冷汗,想着,皇上会不会因此治她个大不敬之罪。『→お℃..

    慕容颜心中不禁有些期待,她倒希望皇上因此治容浅止的罪,这也省得她以后亲自动手了。

    武德帝捋了捋胡须,脸上的神色有些意味不明,他看向燕沐和宁珞道:“沐王,沐王妃,你们夫妻俩倒是生了个好女儿。”

    大殿中的很多人听不明白皇上的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都不由地屏住了呼吸,看向了燕沐和宁珞这一桌。

    “皇上过奖了,翎儿是我和珞儿的女儿,她对于我们来说自然是最好的。”燕沐笑着开口,他一点都不担心皇上会把翎儿怎么样,翎儿可是为他找了个台阶下,他岂会不知道?

    武德帝哈哈大笑了两声,众人不由地松了口气,就见武德帝这才看向容浅止道:“翎儿,那你且说说看,你要如何跟朕急?”

    容浅止貌似想了想,随即笑着道:“据说一般女人都喜欢一哭二闹三上吊,大不了到时候,我就找一个人学习学习这其中的技巧,然后再到您跟前跟您闹腾闹腾?”

    从进了大殿坐下之后,燕君逸一直都在暗暗地注视着容浅止的一举一动,此时,看着大殿中央聪慧过人的女子,他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渴望。

    不知何时,他曾听人说过,一个再美丽的躯壳都不如一个有趣的灵魂更让人喜欢,眼前的女子灵动,聪慧,狡黠,她有着绝美的外表,更有着一个有趣的灵魂,若之前,他对她只是她不守承诺的恼怒和不甘,此时,他对她有着一个男人最原始的占有欲,他要让她完完全全成为他的!

    “这还要学习?翎儿,你可真会逗朕开心啊!”武德帝龙心大悦。

    慕容颜没有想到皇上没有治容浅止的不敬之罪不说,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她心中暗叫不好。

    容浅止撅了撅嘴巴:“皇伯伯,人家说的是真的,人家从来没有做过那些事,担心第一次做,做不好,自然是要学习了。”说着,容浅止话锋一转,瞅着武德帝眨了眨眼睛道:“若是皇上不管这件事的话,侄女也就不用去学习了。”

    慕容颜心中顿时咯噔一声,她急忙道:“皇上……”她眼巴巴地瞅着武德帝,若皇上不管,她还如何嫁给宫漠寒?

    “容平郡主,你是故意想让皇伯伯难做?”容浅止快速打断了慕容颜的话,她瞅着她又道:“我是皇伯伯的侄女,而你虽不是姑姑亲生,但也算得上皇亲国戚,不管皇伯伯向着谁,肯定都会有人在背后说皇伯伯不公,你这不是为难皇伯伯,是什么?”

    “我……”慕容颜没有想到容浅止竟然拿这话堵她,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还是翎儿善解人意。”武德帝顺势接道:“翎儿,容平思慕寒王,这本没有错,你若是直接就不让她进府的话,也会招人非议,你该如何?”

    到了这时,慕容邪总算看明白了,止止和皇上完全就是一唱一和呀,止止搭了个台阶给皇上下来,皇上便顺水推舟如了止止的心意,只是慕容颜那个笨女人到现在还搞不清状况,真是丢慕容王府的脸!

    “皇伯伯说得极是,皇伯伯,侄女倒有一个主意。”

    “哦?你且说来听听。”

    “侄女想跟容平郡主赌一把,皇伯伯和诸位大人来做裁判,皇伯伯,您看如何?”

    “皇上,臣女不要跟寒王妃赌!”慕容颜急忙开口,她直觉容浅止肯定没有安好心,她才不要跟她赌。

    “怎么,我还没说赌什么呢,你就怕成了这样?”容浅止看向跪在地上的慕容颜,勾唇一笑:“容平郡主,你既然这么胆小,你还来跟我抢夫君,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

    慕容颜脸色一变,急忙道:“我不是怕!”

    “既然不是怕,那你为何不敢跟我赌?既然不敢赌,那你就把你的那些心思都收回去,如何?毕竟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敢抓住的,以后,你就不要再说什么对夫君一见倾心了,因为,你没这个资格!”

    容浅止的这番话铿锵有力,霸气十足,众人都不由地看向了她,大殿中央的女子貌美如花,但此时此刻,她却像男儿般身姿笔挺。

    燕君逸的心中荡起了层层涟漪,他甚至有些后悔,他为何不早点去南楚找她,不过,现在也不迟。

    慕容颜深吸了口气,心一横,道:“好,我跟你赌,你说,赌什么?”

    “就赌你我最拿手的。”

    慕容颜脸色一白:“我不要跟你比武!”她早就听说容浅止武艺了得,她担心她会不会借此机会杀了她。

    “容平郡主,你不必紧张,我若想找人练手的话,你可不够格。”容浅止笑着又道:“你不是擅长跳舞么,我呢,对琴技略知一二,我们就比它们好了。”

    “这如何比?”慕容颜皱了皱眉,众人也很好奇,都竖起了耳朵。

    “很简单,你选一支舞,我来给你配曲,我选一支曲子,你来给我配舞,我们谁的配合度高,就算谁赢,你看如何?”

    武德帝点了点头,道:“翎儿这赌法虽然新奇,但倒也公平,容平,你可有话说?”

    “回皇上,臣女没有话说。”慕容颜心中打着鼓,她还是有些担心容浅止这其中有诈。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我们就来说说赌注吧。”

    “什……什么赌注?”慕容颜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若赢了,我就让你进寒王府,你若输了的话……”容浅止没说完,而是看向了正作壁上观的达哈儿。

    众人随着她的视线看去,不明所以,达哈儿对上容浅止含笑的眸子,脸上的笑容猛地一僵,她在搞什么鬼?

    慕容颜的心提了起来:“我若输了会如何?”

    “你若是输了……”容浅止顿了一下,看向武德帝道:“就请皇伯伯赐婚,把你嫁给达哈儿首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