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管你媳妇

    达哈儿碧绿色的眸子里泛起了幽幽的绿光,到了这时,他终于知道容浅止为何突然看他了,原来,他是想把慕容颜这个蠢女人塞给他,他才不要!

    他刚想开口,就见容浅止接着道:“皇伯伯,达哈儿首领文才武略一表人才,我听说,达哈儿首领至今还没有婚配,容平郡主又对京城里的公子哥都不甚满意,您看,若是容平郡主输了,让她嫁给达哈儿首领,是不是也挺不错的?”

    “嗯,翎儿的主意确实不错。. .”武德帝看向了达哈儿:“达哈儿,你可有意见?”

    达哈儿自然是有意见的,但他更有眼力见,皇上都赞许过的事情,他能说有意见吗?他只能道:“回皇上,臣没有意见。”他快速看了容浅止一眼,心中想着,等一下他定要让她好看!

    慕容颜自然也是不愿意嫁给达哈儿的,她嫌恶地看了达哈儿一眼,不过,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太过担心,毕竟她对自己的舞蹈还是很有信心的,她想她一定能赢过容浅止。

    长公主回到了座位上,慕容王爷也坐了下来,他倒不担心慕容颜输了,他担心的是慕容颜若是赢了,真的嫁给了宫漠寒,那慕容王府以后恐怕就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父王,你不必担心,即便容平赢了,她也嫁不了漠寒。”慕容邪小声道。

    “你怎么知道?”

    “我对止止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她刚刚只是说容平赢了,就让她进寒王府,并没有说让她嫁给漠寒,寒王府里的未婚侍卫多的是,到时候随便给她找一个嫁了就是了。”

    慕容王爷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他看了燕沐一眼,果然老狐狸生出来的孩子就是小狐狸,只可惜自己生出了个笨蛋,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还在做着黄粱美梦。

    长公主看得出慕容王爷心中有些不舒服,劝道:“王爷,你就看开些吧,这都是颜儿自己惹出来的祸,该让她受些教训。”

    慕容王爷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武德帝看向容浅止问道:“翎儿,你要不要朕派人给你弄一张音色上乘的琴来?”武德帝于公于私,都是希望容浅止能赢。

    “多谢皇伯伯,皇伯伯的琴自然是极好的,只是侄女担心从没有用过,用着不顺手,这样吧,我和夫君的马车上正好有一张琴,就有劳总管大人去把它取来。”如此一石二鸟的机会,容浅止自然不会放过,达哈儿,可要给她等好了!

    “这样也好。”武德帝看向身旁的内侍大总管,大总管应了一声,快速去办。

    “等琴拿来了,再来比试,你们两人先下去吧,众爱卿也都不必拘礼。”武德帝又道。

    “是,谢皇上!”

    容浅止回到宫漠寒的身旁坐下,瞅着他道:“夫君,我刚刚的表现如何,你可满意?”

    宫漠寒点了点头:“还算满意。”

    容浅止撅了撅嘴巴:“语气这么勉强,定是不满意。”

    宫漠寒笑了笑,伸手把容浅止耳边的一缕碎发捋到她的耳后,道:“我若是止止,我可不会跟她说那么多话,我会一脚直接把她踹出大殿,跟她说,‘我的夫君岂是你能肖想的?’所以说,还是我的止止太善良了。”

    容浅止翻了个白眼,她若真那么做的话,把慕容颜踹飞了不假,但也把慕容王府的脸面踹飞了,真当她傻啊?

    “夫君,我生气了,你不要跟我说话。”容浅止瞪了宫漠寒一眼,别过脸去。

    宫漠寒低笑了两声,夹了一块菜放到了容浅止的碗里:“好了,逗你玩的,你还真当真了?”

    “当然!”容浅止故意撅着嘴巴道:“我是出嫁从夫,以夫为天,自然是夫君说什么,便是什么。”

    “噗……”

    容浅止虽然说得很小声,但燕不离离得近,他一口酒水又喷了出来,他哈哈大笑道:“止止,你还以夫为天,你是想笑死我吗?”

    这丫头都把漠寒变成妻奴了,她说这话也不怕老天爷找她算账。

    容浅止转头,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燕不离,幽幽道:“不离哥哥,等你和天娇大婚的那天晚上,我可要去听墙角的。”

    燕不离脸上的笑容一僵,脸顿时就红了,他猛地瞪向宫漠寒:“漠寒,管管你媳妇!”

    宫漠寒凉凉地瞅了燕不离一眼,道:“你既然知道我在家中的地位,你就不要难为我了。”

    燕不离顿时被气乐了,这黑心货不但是个妻奴,还是个见色忘义的损友!

    燕君逸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三人间打趣的话语,他垂着眸,眸子里早已覆上了一层叫做羡慕的东西。

    是啊,他羡慕,他羡慕他们能如此肆无忌惮地谈笑风生,而他却只能每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年,这一刻,他突然发现,他真的过够了。

    他也想要他们这样的生活,他更想要这样一个她常伴左右。

    她,他势在必得!

    他慢慢攥紧了拳头,他转头看了达哈儿一眼,这达哈儿明显就是冲着宫漠寒来的,这对他来说倒是一个契机。

    很快,内侍大总管抱着一张琴进了大殿,大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达哈儿瞅着自己的那张琴,碧绿色的眸光在宫漠寒和容浅止的身上扫过,他阴阴地笑了笑,站起身,来到了秋大人的席位旁,低头对秋大人耳语了几句,秋大人脸色一变,手中的酒杯砰地一声落到了桌子上。

    众人纷纷侧目朝着秋大人这边看了过来,武德帝自然也看到了,他开口问道:“秋爱卿,你这是怎么了?”

    “臣……”秋大人后背生寒,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达哈儿,你刚刚跟秋爱卿说了什么?”武德帝不悦地看了秋大人一眼,看向达哈儿问道。

    “回皇上,臣跟秋大人说,总管大人手里抱着的那张琴就是臣丢的那张琴。”

    达哈儿的一番话顿时惊起了千层浪,他无疑就是在说是容浅止和宫漠寒偷了他的琴,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