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他是孙子

    宫漠寒站了起来,迎着众人注视的目光,看向了达哈儿。.『.

    男人面容冷峻,眸光锐利如刀锋,王者的威压倾泄而出,很多人都不由地缩了缩脖子。

    达哈儿却挺着了腰板,迎上了宫漠寒冰冷的目光,他的琴,他自然认得,而且,他暗中也安排了眼线,他的人是亲眼看着宫漠寒的那名侍卫把那张琴放到了他的马车上,再者,宫漠寒也绝对想不到,他还在琴的底部做了他虔羽族独有的标记,任宫漠寒和容浅止再怎么舌灿莲花,他们也绝对狡辩不了!

    宫漠寒看着达哈儿冷冷地开口:“达哈儿首领,你可知道诬陷本王和本王王妃的后果?”

    “寒王爷,你这话,本首领就听不明白了。”达哈儿幽幽一笑,又道:“本首领外祖父亲手造的琴,本首领自然是认识的,本首领也纳闷得很,这琴怎么会到了寒王爷和寒王妃的手里,不知王爷可否解释一下?”

    达哈儿虽然没有明说,但众人都听明白了,他明摆着就是说寒王爷和寒王妃偷了他的琴,不过,众人也觉得有些荒诞,堂堂南楚的王爷王妃,至于去偷他这张琴吗,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琴没有?

    燕不离把一粒花生米丢进了嘴里,同情地瞅了达哈儿一眼,这么笨的家伙果然和慕容颜般配得很。

    “解释?”宫漠寒讥讽道:“这明明是本王王妃的琴,本王为何要跟你解释?”

    “寒王爷,你虽是一国王爷,但也不能不讲道理吧?它明明是本首领要献给皇上的琴!”达哈儿顿时拔高了声音,明显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达哈儿首领,它明明是我的琴,你偏偏要说是你的琴,这是哪家道理?”说着,容浅止这才站了起立,她看着达哈儿笑着又道:“就比如说,我说你是我孙子,你愿意吗?”

    燕不离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大殿中更是响起了一阵隐忍的偷笑声。

    燕沐扶了扶额头,看着宁珞笑问:“珞儿,翎儿这都是跟谁学的?”

    “怎么,你觉得不好?”

    “那倒不是。”

    “那就是了。”宁珞凉凉地扫了达哈儿一眼,冷哼了一声:“让他做孙子,都是抬举他了!”

    达哈儿的脸顿时就黑了,这该死的女人竟然骂他是孙子!

    他猛地一甩衣袖,来到大殿中央,跪在了地上,看向武德帝道:“皇上,寒王爷和寒王妃偷了臣的琴在先,寒王爷咄咄逼人,寒王妃出言侮辱在后,臣请皇上为臣做主!”

    武德帝看向达哈儿的眸光微沉,他没有立即出声。

    容浅止抬脚也来到了大殿中央,她瞅着达哈儿道:“我说,达哈儿首领,我怎么侮辱你了?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又没有真说你是我孙子,我可不想我和夫君的孩子基因突变。”

    “噗……”

    楚天娇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别人不明白什么叫基因突变,她可清楚得很。

    见众人都看向了她,楚天娇有些尴尬,她干咳了一声,站了起来,对武德帝道:“皇上,臣女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