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今日一别

    傍晚时分,天色阴沉了下来,百里无尘站在灵幽山的山顶上,一阵山风吹过,他白色的衣摆猎猎飞扬。

    他眺望着京城的方向,他的心情犹如此时的天色一般阴沉,几十年的心血付诸东流,鬼陵的入口还没有找到,今日,他不得不离开。

    止止……

    他的眼前又不由地浮现出了容浅止那绝美的容颜,或喜,或怒,或娇,或嗔,他苦笑了一声,他今日的一切都是拜她和宫漠寒所赐,但他却依然放不下她,他甚至想着,他今日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她。

    “阿弥陀佛……”

    慧尽大师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百里无尘拧了拧心神,转身看向他:“大师。”

    “施主,凡事皆有定数,莫要强求。”

    百里无尘笑了笑:“大师说得极是,但很多东西不是想放下就能放下的,若非如此,我想大师也不会遁入空门,不是吗?”

    慧尽大师没有想到百里无尘竟会这么说,微微一愣,随即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老衲言尽于此,还望施主好好思量。”说完,慧尽大师转身缓步离开。

    百里无尘看着慧尽大师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他有一种直觉,慧尽大师似乎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他怎么会知道的?

    想到这,他快步跟上慧尽大师道:“大师,请留步!”

    慧尽大师停了下来,转身看向百里无尘:“施主心思通透,老衲知道施主想问什么,但老衲是出家人,四大皆空,前尘往事早已随风而去。”

    见慧尽大师如此说,百里无尘也没有强求,他看得出来,这慧尽大师即使知道了他的身份,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他开口道:“抱歉,是我叨扰了,大师请吧。”

    慧尽大师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金路看着慧尽大师渐渐远去的背影,来到百里无尘跟前道:“主人,我们何时启程?”

    “走吧。”百里无尘还是忍不住往京城方向看了一眼。

    ——止止,今日一别,我们来日再会!

    他一定会东山再起!

    慧尽大师回了禅房,看着不请自来的燕君逸,他没出声,径自煮起了茶来。

    燕君逸坐到慧尽大师的对面,幽幽道:“舅父,我若猜得没错的话,刚刚与你见面的那人就是你的儿子我的表哥吧。”

    慧尽大师一惊,猛地抬眸看向了燕君逸:“你到底想说什么?”

    “舅父,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放心,他是前朝余孽,我也是前朝余孽,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肯定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慧尽大师看着燕君逸,没说信,也没说不信,他道:“你今日来做什么,是你娘让你来的?”自从被燕君逸母子认出身份,燕君逸的娘便一直劝说他继续参与到他们的复国大业中去,但都被他一一回绝了。

    燕君逸摇了摇头:“不是,舅父,这种日子,我已经过够了,我不想再这么过下去,大岳早已成为历史,我不想为了它葬送掉我的一生。”

    慧尽大师有些意外:“你娘同意吗?”

    燕君逸苦笑了一声:“她自然不会同意的,她的凤袍都已经做好了,她就等着登上太后之位,受群臣朝拜了。”

    慧尽大师把煮好的茶倒了一杯,递给了燕君逸:“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已经想好了,不过,还要舅父助我一臂之力。”燕君逸顿了顿,又道:“舅父,你放心,娘那边我自有办法,到那个时候,她也就不会再来叨扰你了,你便可以潜心修行。”

    慧尽大师看着燕君逸,一时没有出声,他一直都知道燕君逸谋略过人善用人心,因为燕君逸知道他早已放下了大岳种种,他也反对他们去复国,此时,他如此说,无疑是对他最大的利诱。

    “好,你想让我做什么,说吧。”慧尽大师终是点了点头。

    ……

    容浅止和宫漠寒用过晚膳,见时间还早,两人并没有立即睡下,容浅止拉着宫漠寒在府里散步消食。

    “夫君,等娘生小弟弟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回来,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给小弟弟准备一件礼物?”

    宫漠寒笑了笑,觉得止止想得真远,他道:“止止想准备什么样的礼物?”

    “金银珠宝有点俗,我想给小弟弟准备一件特别一点的礼物。”

    “好。”

    “夫君,你说,什么样的礼物比较特别?”

    “为夫只知道止止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容浅止笑着娇嗔了他一眼:“正经点!”

    宫漠寒轻笑:“为夫哪里不正经了?止止,我们现在在外面,我即便想不正经也是不能的。”

    我去!

    泥煤的,这黑心货绝对是这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家伙!

    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这时,惊云快步来到两人的跟前,禀报道:“爷,王妃,不久前,百里无尘在城外的灵幽山上出现过!”

    闻言,容浅止道:“既然百里无尘在灵幽山出现,那么达哈儿就极有可能也在灵幽山上,夫君,我们现在就去灵幽山上看看,如何?”

    “好。”

    宫漠寒没有意见,只带了惊云破风和几名暗卫,毕竟百里无尘在北燕的势力已经被尽数铲除,百里无尘即便在灵幽山上有巢穴,他也掀不起大的风浪来。

    燕君逸在沐王府周围安插了很多眼线,宫漠寒和容浅止离开王府往灵幽山方向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他的耳中,他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因为他并没有打算今晚就实施计划,不想宫漠寒却要去自投罗网,真是天助他也!

    他随即让沉冰传令下去,计划提前开始,他自己则是火速赶往灵幽山。

    容浅止和宫漠寒几人来到灵幽山山脚下,容浅止抬眼看去,今晚没有月亮,灵幽山上一片阴森,一阵风吹来,似鬼哭狼嚎,她猛地一个哆嗦,抱紧了身体。

    宫漠寒以为容浅止冷,他把披风解了下来,披在了容浅止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