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一夜白发

    今夜是望月守夜,他接到惊云传回来的消息,只觉得天塌了下来。

    他踉踉跄跄地跑到了天星的寝室门前,猛地推开房门,冲了进去,他哭喊道:“天星!”

    天星被吓了一跳,他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出了什么事情?”

    望月嚎啕大哭,扑到天星跟前,抱住了他:“天星,王妃遇难了,你说,你说,咱们的爷怎么办啊!”望月哭得声泪俱下,伤心不已。

    天星蒙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片刻后,他一把推开望月,抓住了望月胸前的衣襟,怒道:“望月,你在胡说什么!”

    望月一把挥开了天星的手,哭喊道:“是真的!惊云刚刚传来的消息,他说,他说,王妃葬身火海了,让我们即刻带几个人过去!”

    天星呆住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王妃葬身火海了,王妃再也回不来了,那爷怎么办?

    想到这,他跳下了床,一把扯过外衣,急切道:“望月,你他妈别哭了,赶紧走!”

    望月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跟着天星出了屋子,又叫上十来名暗卫,一行人快速赶往灵幽山的山谷。

    此时,雨愈下愈大,宫漠寒和惊云身上的衣服早已淋湿,宫漠寒一动不动,依然站在那里。

    看着如此的自家爷,惊云心中愈发地不安起来,他知道一个人太过悲痛却表现得异常平静的话,是极容易出事的。

    他想了想,道:“爷,你若想哭,便哭出来吧,属下保证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我没有眼泪,如何哭?”宫漠寒的声音很轻,没有一丝波澜。

    惊云心一紧,又道:“爷,人死不能复生,您一定要想开些,王妃在天有灵,她一定希望您照顾好自己。”

    宫漠寒淡淡道:“放心,我没事,三千将士的血海深仇还没有报完,我怎么会死呢?”

    闻言,惊云的心中更不是滋味了,王妃不在了,爷活着似乎只是为了报仇了。

    待望月和天星等人赶到的时候,望月看着眼前的情形,忍不住又哭了。

    他一眼便认出了破风的大刀,他冲到了那具焦尸跟前,跪在了地上,哭喊道:“破风,你回来,你回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背后骂你木头,你回来啊!”

    夹杂着望月的哭喊声,雨似乎都在哀嚎。

    慧尽大师站在山顶上,隔着层层雨帘,看着山谷中的一切,他自责地叹息了一声:“阿弥陀佛……”

    他没有想到他的一己之私一念之差竟让几人白白送了性命,他身在佛门,却手染鲜血,他还拜什么佛,出什么家?

    罢了,他本就是该死之人,他也该去了。

    第二日,容浅止葬身火海遇难的消息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而慧尽大师在同一天晚上圆寂的消息却很少有人知晓。

    在慕容邪和燕不离得到消息赶到沐王府的时候,燕沐已经带着宁珞出了城,而宫漠寒自从昨晚回来后,便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再也没有出来过。

    兰儿哭红了眼睛,跟着望月三人一直守在院子里,整个院子到处弥漫着悲恸窒息的气氛。

    慕容邪本来是装病的,此时,他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和燕不离一道快步进了院子。

    燕不离远远地就看着惊云急切问道:“惊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漠寒呢?”

    他和慕容邪听说止止葬身火海了,至于止止为何会丧身火海,他却不得而知。

    惊云往正屋方向看了一眼,抬脚和望月三人迎上两人,四人就要行礼,燕不离挥了挥手,道:“好了,赶紧说!”

    把昨晚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惊云又道:“爷自从昨晚回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二位殿下,你们去劝劝爷吧。”

    “这不用你说。”燕不离看向慕容邪道:“慕容,我们进去看看。”

    慕容邪点了点头,两人一道快步往正屋门口走去。

    来到房间门口,燕不离伸手准备敲门,但他想了想,直接推开了房门,随着光亮的涌入,他猛地睁大了眼睛:“漠寒!”

    此时,宫漠寒正站在屋子中央背对着他们,他的头发披散在后背上,如雪一样白。

    一夜白发!

    “爷!”

    燕不离慕容邪几人眼睛都是一阵刺痛,望月和兰儿更是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慕容邪拍了拍燕不离的肩膀,燕不离这才抬脚进了屋子,慕容邪跟在了他的后面。

    燕不离来到宫漠寒的面前,看着他,见宫漠寒神色平静得让人不安,他的心猛地一下提了起来,他抓住宫漠寒的胳膊,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漠寒……”

    宫漠寒这才看向他,淡淡道:“放心,我没事。”

    “可你的头发……”

    “白了而已,无妨。”

    宫漠寒越平静,燕不离就越不安,他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如何劝宫漠寒。

    他知道宫漠寒对止止的感情很深,爱得越深,失去了就越痛,作为局外人,这种滋味他根本无法体会。

    他伸手拍了拍宫漠寒的肩膀:“漠寒,你还有我们,一定要保重!”

    “我知道,我不会死,也不会疯,你们放心好了。”

    闻言,燕不离几人心中又是一阵酸涩。

    “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宫漠寒又道。

    “好。”

    燕不离和慕容邪出了屋子,但两人并没有离开,因为他们知道止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宫中和各府邸肯然会有人过来,他们就留下来替宫漠寒接待他们。

    燕君逸带着沉冰也来了,他看向燕不离道:“真是世事无常,太子皇兄,寒王爷现在如何,可还好?”

    燕不离和燕君逸虽不是一母同胞,但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燕不离叹了口气道:“止止不在了,他如何能好,他的头发全白了。”

    只是头发白了?

    燕君逸有些失望,宫漠寒竟然没有疯,他真是小看他了。

    这个时候,他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昨晚他就亲自动手杀了他好了,如今看来,他必须万分小心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