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一打二啊

    谢婉儿和琼枝见大门终于开了,正欢喜着,就见一个胖丫头凶神恶煞般地走了出来。

    两人虽然从没有见过兰儿,但,看着兰儿圆滚滚的身形,顿时便猜到了兰儿的身份,谢婉儿嫌恶地撇了撇嘴巴,那死鬼容浅止的丫鬟竟然还在王府里呆着,真是晦气!

    见兰儿径直朝着自家小姐走了过去,琼枝急忙挡在了她的面前,恶狠狠道:“喂,你干什么?你可知道我家小姐是谁?你想被砍脑袋!”

    “一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我可不想知道她是谁!”兰儿冷哼了一声,一伸手,便把琼枝拨到了一旁,琼枝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大胆!”谢婉儿长这么大可没有被谁这么骂过,更何况这该死的胖丫头还是容浅止的丫鬟,她顿时恼羞成怒,道:“来人,给我掌嘴!”

    兵部尚书府的马车旁站着两名随从,闻言,两人快步奔了过来,朝着兰儿步步逼近。

    “想打我?”兰儿可不怕,她冷哼了一声,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有种就打呀!”这个时候,兰儿已经豁出去了,她就是被打死了,她也绝不会让这狐狸精进府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谢婉儿勾唇一笑,又道:“这是寒王府,不久后,我就是这里的当家主母,到时候,不要说打你,我就是把你卖进窑子,你也只能认命!”

    望月隐在暗处,听了个分明,他攥了攥拳头,该死的女人,就她也配做寒王府的当家主母?去她的黄粱美梦!

    “呸!”兰儿冷笑:“你也配!”

    “你……”谢婉儿恼怒不已,怒道:“给我打,狠狠地打!”

    “是!”

    两名随从正准备动手,就见一道黑影闪过,两人瞬间被踹飞,摔在了地上,痛得龇牙咧嘴。

    “好大的狗胆,寒王府门前也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望月怒喝了一声,落到了兰儿身旁。

    兰儿看向望月,想着,她的望月果然是一个真男人,真是给力!

    “你……”谢婉儿的脸又是一阵涨红,但她是认识望月的,知道望月是宫漠寒的贴身侍卫,这个时候,跟他硬碰硬,对她可没有什么好处,她压了压心中的恼怒,对琼枝道:“走,我们进府!”说着,她迈开脚步就准备往府里走去。

    “是!”琼枝恨恨地看了兰儿一眼,快速扶上了谢婉儿的胳膊。

    “喂,你们还要不要脸,我们让你们进府了吗?”兰儿圆圆的身子往谢婉儿和琼枝前面一档,顿时便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你,你不要太过分,王府可是王爷的,可不是你一个下人说了算!”琼枝顿时怼了回去。

    “王府自然不是我说了算,是我家小姐说了算,小姐虽然不在了,但我作为小姐的奴婢我也要为小姐看好家门,免得一些不要脸的狐狸精想着法子往府里钻!”

    “大胆!”琼枝听出来了,这分明是这胖丫头自作主张拦着自家小姐进府,她自然不能饶了她,说着,她扬起巴掌便往兰儿脸上打了过去。

    兰儿一把抓住了琼枝的手腕,再猛地一推,推向了谢婉儿,嘴里同时说着:“你们打我,我跟你们拼了!”

    望月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王妃都走了半年了,兰儿竟得到了王妃的真传!

    谢婉儿和琼枝摔成一团,兰儿更是顺势扑了过去,对着两人拳打脚踢。

    兰儿不会武艺,但谢婉儿和琼枝也不会,兰儿凭借着圆滚滚的体型,在力量上占了绝对的优势,谢婉儿和琼枝被打得嚎叫不止。

    望月瞅着眼前的情形,第一次发现,这才叫真正的“一打二”。

    三个女人打架,可是难得一见的场景,更不要说是在寒王府的府门前了,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人群后面站着一对兄妹,两人看了片刻,率先离开。

    望月见差不多了,伸手拉开了兰儿,道:“兰儿,行了。”

    兰儿出了一身汗,更是觉得畅快淋漓,她拍了拍手,道:“你们最好识趣点,否则的话,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望月,走,我们回去了。”

    谢婉儿趴在地上,狼狈不堪,她目送着兰儿和望月进了府,恨不能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银牙。

    该死的,给她等着,她要去皇上那里告御状!

    “小姐……”琼枝哭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扶起了谢婉儿。

    “哭什么哭?走,我们现在就去皇宫,求皇上替我们做主!”

    “嗯!”

    进府之后,兰儿不禁开始害怕了,她拽了拽望月的衣袖道:“望月,你说,那谢婉儿会不会去皇上那里告状,皇上会不会杀了我?”兰儿越想越怕,打的时候是爽,但那谢婉儿毕竟是皇上赐婚给王爷的,她把她给打了,她能善罢甘休吗?她若去跟皇上告状,皇上肯定会杀了她的!

    “现在知道怕了?”望月觉得好笑,刚刚这丫头打人家的时候那可是勇猛得很啊。

    兰儿点了点头,苦着一张小脸:“我担心我若是被皇上砍了脑袋,没有哪个姑娘再愿意嫁给你,你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望月一愣,随即乐了,这丫头是为他好?他笑着道:“你放心好了,爷说了,若皇上怪罪下来,他会帮你担着的。”

    “还是王爷最好!”兰儿放心了下来。

    “兰儿,你什么意思,爷自然好,但我对你不好吗?”望月顿时不乐意了。

    “你自然好了。”就是太二了,套他的话都听不出来,还乐得美滋滋的,若他们成婚后生了孩子,孩子可千万不能随了他了。

    当然,后面的这些,兰儿可不会跟望月说的,免得望二又忧伤了。

    ……

    景灏和景飞燕回了客栈,景飞燕道:“哥,刚刚在路上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你要不要听?”

    “你说。”

    “那谢婉儿半个月后和宫漠寒成婚,在他们成婚那天,我代替谢婉儿跟宫漠寒拜堂,到时候再趁机杀了他!”

    “主意倒不错,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