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把他拿下

    白玉书搬了张圆凳坐到了容浅止的对面,从袖中拿出针包,同时道:“止儿姑娘,我刚刚探到你的脉搏,你应该是气血不足,体内阴寒引起的少腹满痛,你把左手伸出来,我帮你施上两针,你便会没事。”

    容浅止坐着没动,冷冷地讥讽道:“我说,神医,我请你给我看病了吗?我肚子痛不痛管你屁事,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行吗?”容浅子不知道这白玉书到底会不会武艺,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找一个他没有半点防备的时候,把他拿下。

    “止儿姑娘,不要不知好歹!”白玉书顿时恼了,自从他年少成名以来,求着他看病的人数都数不清,更不要说有谁敢在他的面前说如此不敬的话了,这女人竟然敢这么说他,真是岂有此理!

    “不知好歹?”容浅止讥笑了一声:“是我不知好歹,还是你不知好歹?我可没有求你给我看病,你却死皮赖脸地非要给我看病,你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一听,白玉书更是被气坏了,他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可以如此不讲道理,而且,更可气的是,他竟然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她,真是气死他了!

    他正气恼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容浅止以极快的速度从他的针包中抽出了一根银针。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怒道:“你真是不可理喻……”他正说着,这时,他的身体突然一麻,他猛地睁大了眼睛,心中暗叫不好。

    容浅止勾唇一笑,这才下了床,看着白玉书,压低声音,幽幽道:“白神医,被人算计的滋味如何?”

    白玉书被容浅止用银针封了穴道,他除了眼睛,哪里都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想让容浅止把他的穴道解开。

    “别眨了,你就是把自己眨成了猫头鹰,我也不会放了你的!”说话间,容浅止伸手把白玉书的腰带扯开,把他的外衣扒了下来。

    白玉书难以置信地看着容浅止,耳根子不由地红了。

    ——这女人不会是想……

    他不禁有些想入非非了。

    容浅止可没时间去管白玉书此时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又把他头上的发带扯下,把他的针包拿了过来,坐到了梳妆台前。

    很快,她把自己易容成了白玉书的模样,穿上他的衣服,把头发束起,绑上他的发带,她仔细看了看,没有半点不妥,这才又来到了白玉书的面前。

    白玉书看着容浅止此时的模样,他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世间竟然有如此登峰造极的易容术,完全可以和燕君逸的幻术相媲美!

    “白神医,你虽然是燕君逸的人,但我知道你也是奉命行事,所以,我不杀你。”容浅止把手上的针包扬了扬,又道:“这包针就送给我了,我们之间的帐一笔勾销。”

    没有内力,又没有凤天索和手枪,容浅止只能把白玉书的银针占归己用。

    看着那包银针,白玉书眼神有些复杂,他很想说,这包针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不能送给外人,要送也只能送给自己的媳妇。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我走了,哦,对了,提醒你一句,我是不会放过燕君逸的,你聪明的话就不要再跟着他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好好做你的神医去吧。”

    白玉书有些无语,他也要能说的出话才行啊。

    容浅止没有再耽搁,抬脚出了屋子,顺手合上了房门。

    刚刚容浅止说得都很小声,守在外面的岳春并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见“白玉书”出来了,她快步迎上前,问道:“神医,止儿姑娘如何了?”

    容浅止用白玉书的声音道:“我刚刚给她施了针,已经没有大碍了,今晚就不要进去打扰她了,让她好好休息,明日便没事了。”

    “是,有劳神医了。”

    “嗯,我出去走走。”

    “神医慢走。”

    为了防止被岳春等人看出破绽,容浅止自然不能跟岳春打听这是哪里,如何离开,她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她出了院子,这才发现这院子是在一片桃林之中,盈盈的月光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再往远处看去,这一片桃林又在一片山谷之中,四处群山耸立,影影绰绰中,高不见顶,甚至不时传来几声狼嚎。

    容浅止拧紧了秀眉,她知道想走出这一片山谷并非易事,但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赶在天亮之前出谷。

    她抬脚往南走去,她知道南楚在这片大陆的最南端,往南走应该不会错的。

    她原本担心,桃林会不会被燕君逸让人布上什么阵法,半个时辰后,她见自己走出了桃林,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之后,她又走了一个时辰,才来到了一座山的山脚下,她在山脚下四处找了找,找到了一条上山的山道,她不知道这条山道是不是通向谷外面的,但她别无选择,只能先走走看。

    因为是晚上,再加上树木的遮挡,山道一点都不好走,容浅止足足又走了一个时辰,才来到了半山腰,这时,有说话声传来:“兄弟们,都精神点,再去那边看看,我们就可以回去睡觉了!”

    容浅止急忙悄悄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老大,俺都困死了。”

    “就是,老大,咱的肚子都唱空城计了。”

    “你们是猪啊,成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小心主人回来把你们宰了卖了!”

    “哎呦,老大,您可别吓唬咱俩,您又不是不知道,咱俩就生在这天岳山上,连天岳山上有几个鸟窝都知道,那三个怂国几百年都不来找咱们打架玩了,咱们除了吃和睡还能干啥?”

    “行了,哪里来这么多废话,小心我把你们的舌头割了,走!”

    容浅止屏住呼吸,目送着三名士兵打扮的男子从眼前走过。

    从刚刚三人的话中,容浅止听出来了,她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天岳山,南楚北燕东辽三国的交界之处,她早就听宫漠寒说过这里的主人很神秘,很强大,只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燕君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