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醋意翻滚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了屋子里,一丝正好打在了滚着金边的帐帘上,看着帐帘里那道影影绰绰的身影,燕君逸的脚步猛地一顿,急切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抹燥热。『『ge.

    猛然间,他发现一个月的时间竟如此的漫长,过了这么多天,仅仅才过去了七日。

    他的心中不禁有些后悔,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继续往床边走去,同时道:“止儿,我刚刚听到了你的惊呼声,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嗯,我是做了一个梦,不过,现在我已经没事了,你回屋歇息吧。”容浅止避重就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她知道这个时候激怒燕君逸是最不明智的。

    “止儿,你做了什么梦,可以跟我说说吗?”

    燕君逸来到床边,他隔着帐帘看着容浅止,他袖中的手已经慢慢握成了拳头,刚刚止儿的那一声,他听得非常清楚,她分明叫的是“夫君”,而她嘴里的“夫君”无疑就是宫漠寒!

    她竟然在睡梦中都能梦到宫漠寒,她是有多么地爱他?

    想到这些,燕君逸心中醋意翻滚,恨不能现在就把她彻底变成他的!

    “我已经忘了。”容浅止伸手捂着嘴巴打了哈欠:“我困了,你回屋吧。”说话间,容浅止放在被子里的一只手把一根银针夹于指间,她必须做两手准备,他若敢对她欲行不轨的话,她大不了跟他鱼死网破。

    “这么快就忘了?”燕君逸自然是不信的,他伸手掀开帐帘,坐到了床沿上,又道:“止儿,你刚刚是在叫‘夫君’。”

    此时此刻,燕君逸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温润之色,满是黑沉沉一片,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似乎是容浅止背着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让他抓了个现行。

    容浅止嗤之以鼻,暗暗翻了个白眼,泥煤的,他燕君逸算什么东西,她男人是宫漠寒,又不是他,她叫她男人怎么了?

    他就是有病!

    容浅止心中把燕君逸腹诽了一百零一次,但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的,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皱了皱秀眉,貌似想了想,道:“有吗?我不记得了?我可还说过什么?”

    看着故意装傻的容浅止,燕君逸心中的怒气竟莫名地散去了,他伸出手把容浅止耳边的一缕碎发捋到她的耳后,叹了口气道:“止儿,你什么时候愿意把你的心给我?”

    容浅止心中顿时咯噔一声,燕君逸这话中明显有话,莫非他是想反悔了?

    她急忙道:“你不是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吗?现在才过去了七日,你急什么?”

    过去了这七日,容浅止心中也是暗暗着急的,她想打听到破风被燕君逸关在什么地方,但无论她怎么旁敲侧击,岳春岳秋两个丫头嘴巴严实得很,一点消息都不透露;而她想用风筝给宫漠寒传消息,但那些风筝都让燕君逸的人捡了回来。

    她的这些小动作,燕君逸都看在眼里,他并没有恼,似乎就是在陪她玩。

    看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她的心中越发地着急,但却一时没有良策。

    若燕君逸这个时候反悔的话……

    容浅止正想着,这时,燕君逸突然俯身了过来,他准确无误地压住了她放在被子里面的手,同时开口道:“止儿,我等不及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