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桃花真旺

    景飞燕?

    宫漠寒莫名地想到了李庄客栈的那对兄妹,那日因为推测白玉书见过止止,他无暇再去理会他们,此时,想来,那对兄妹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他问道:“景飞燕跟东辽已经退隐归田的景老将军是什么关系?”

    “师姐是景老将军的嫡亲孙女。『『ge.”

    想到李庄客栈里和他四目相视的那名男子,宫漠寒拧了拧剑眉,又问:“她是不是还有一个哥哥?”

    “是,听师姐说,她有个哥哥名叫景灏,跟她是一母所生,她哥哥从小酷爱兵法,深得景老将军真传。”

    宫漠寒攥了攥拳头,李庄客栈的那对兄妹恐怕就是景灏和景飞燕两人,他道:“几日前,我在李庄客栈见过一对兄妹,不敢肯定是不是他们俩,秋鱼儿,你把景飞燕的画像画出来。”

    “好。”

    秋鱼儿拿过纸笔,很快画出了景飞燕的画像,看着画像明显就是李庄客栈的那名女子,宫漠寒的薄唇慢慢抿成了一条直线,那对兄妹是景灏和景飞燕无疑了,他们悄悄潜入京城,其目的不言而喻。

    容浅止从宫漠寒的话中也听出了个大概,那日宫漠寒去见白玉书,碰巧遇见了景灏和景飞燕,只是当时他没有认出他们的身份,她开口道:“夫君,你说,景灏和景飞燕现在还在不在李庄客栈?”

    “东辽离东海最近,我编造出了一个东海师太救了你的事情他们恐怕不会相信,此时,燕君逸诈死的消息已经传扬开了,他们定然会把两者联系起来,这个时候,他们恐怕已经在赶回边关的路上了。”说着,宫漠寒看向惊云道:“惊云,你不妨去一趟李庄客栈,打探一下,他们什么时候走的,都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是!”惊云立即去办。

    “秋鱼儿,你刚刚说景飞燕是穆寻最大的弱点,莫非他们两情相悦?”宫漠寒重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容浅止倒是很感兴趣,就见秋鱼儿道:“算不上两情相悦,只是我师兄一个人的痴心罢了,师姐根本不喜欢他。”

    “哦?那景飞燕可有意中人?”容浅止问。

    “好像是有。”

    “好像?”

    “我也不敢肯定,我记得有一天,师姐拿了一副画像给我认,问我认不认识画像上的男子,我说不认识,问她是从哪里得来的那副画像,她没说,不过从她的神色上,我觉得应该是她自己画的,她画了一副男子的画像,不是喜欢上了人家,是什么?”

    容浅止觉得说不定她和宫漠寒就认识景飞燕的那意中人,她道:“鱼儿,你可还记得那副画像了,能不能临摹出来?”

    “我试试吧。”

    秋鱼儿想了想,把那画像临摹了出来,看完,容浅止扶了扶额头,她没有想到,景飞燕的意中人竟然就是她的慕容哥哥,慕容哥哥的桃花也这么旺啊。

    “王妃,您认识,他是谁啊?”秋鱼儿好奇地问道。

    “他就是北燕慕容王府的慕容世子,景飞燕倒是挺有眼光的。”

    “他就是慕容世子呀,难怪师姐看不上穆寻师兄呢,不过,这也要人家慕容世子看得上她才行。”秋鱼儿有些为穆寻打抱不平,在她看来,景飞燕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人家慕容世子。

    容浅止笑了笑,宫漠寒道:“你先下去吧。”

    秋鱼儿并没有立即退下,而是道:“王爷,我已经来王府两日了,您还没有给我安排差事呢,我可不想白吃白喝。”

    “等惊云回来,让他给你安排。”

    “哦,那好吧,我先出去了。”

    秋鱼儿出去后,容浅止瞅着宫漠寒道:“夫君,你是不是想把穆寻收服过来?”

    宫漠寒点头:“穆寻和燕君逸同为青宗门下,他又深受燕君逸器重,是燕君逸的左膀右臂,若是能把他收服过来,无疑是断了燕君逸的一条臂膀。”

    “夫君,你想利用他对景飞燕的感情,这会不会不太好?”

    “止止,用兵之道,哪里有什么好与不好之说?领兵打仗,对于一个将军来说,最重要的是用最小的损失取得最大的胜利,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不过的,再说了,他之所以会被利用,也是因为他自己有弱点,若他没有弱点,别人想利用也无从下手,不是吗?”

    “我又没有读过兵书,我怎么知道?”容浅止嗔了宫漠寒一眼,这黑心货白的都能说成黑的,她自然说不过他。

    宫漠寒笑了笑,把容浅止拉进怀里,笑道:“止止这是怪为夫没有让你看兵书?既然这样,那么从今日起,止止就陪着我一起看兵书吧。”

    “啊?我不要!”容浅止顿时觉得脑门子疼,她可不喜欢看那烧脑的兵书。

    “不要也不行,止止,我们现在就去书房。”宫漠寒说得像真的似的,说着,他扶着容浅止站了起来。

    “夫君,我不要看兵书,我一看兵书就头疼,你舍得我头疼吗?”容浅止一看硬的行不通,顿时便抱住了宫漠寒的腰身,讨好道。

    宫漠寒笑:“没事的,等你头疼的时候,我帮你扎上两针,你的头自然就不疼了。”

    瞅着宫漠寒脸上坏坏的笑意,容浅止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又上当了,她磨了磨牙,泥煤的,遇到了这个黑心货,她是注定一辈子不能翻身做主人了?

    “你就会欺负人家,哼,不理你了!”容浅止推开了宫漠寒,快速跑出了屋子,算了,不跟这黑心货一般见识,她还是跟那两只白雕多培养培养感情去。

    燕君逸的两只白雕被宫漠寒和惊云驯服之后,便留在了王府里,容浅止每天都会抽出半个时辰去跟它们培养感情。

    宫漠寒笑了笑,自然知道止止干什么去了,他径直去了书房。

    与此同时,御书房里,宸帝一脸的阴沉,他手中拿着一张信笺,看完后,他看向站在前面的谢守诚道:“谢爱卿,这封信从何而来?”

    谢守诚急忙道:“回皇上,微臣是在微蹙寝室的枕头下面发现的,微臣不知是何人放的,也不知道具体是何时放的,但微臣可以肯定,一定不超出过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