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闭上眼睛

    惊云拉开房门走了出来,又问:“秋姑娘,你来找我何事?是爷让你来的?”

    再一次听着惊云称呼自己为“秋姑娘”,秋鱼儿顿时火了,她不悦道:“喂,你别一口一个秋姑娘行不行,我不爱听!”

    惊云一愣,他自然看得出来秋鱼儿在发脾气,但他不叫她秋姑娘叫她什么?鱼儿?惊云觉得怪怪的。. .

    他道:“那你说,你想让我如何称呼你?”

    秋鱼儿抿嘴一笑,变脸的速度绝对比翻书还快,她心一横,上前一步,抱住了惊云的腰身,道:“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叫我鱼儿。”

    惊云身体一僵,急忙道:“秋……鱼儿,别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

    “哪里不好了?”秋鱼儿没有松手,此时,她的心中憋着一口气,想着,即便惊云是座冰山,她都要把他融化了!

    “我们还没有成婚,让别人看见了,会影响你的闺誉。”

    惊云说的是实话,但秋鱼儿却撅了撅嘴巴道:“你得了吧,其实,你就是不喜欢我,不想让我做你的媳妇,你才不愿意让我抱你的,对不对?”说着说着,秋鱼儿自己先委屈了起来,声音中带上了哭腔。

    “……”

    惊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他本想把秋鱼儿推开的,但双手生生地僵在了半空中。

    过了好一会,他才道:“鱼……儿,我既然应下了,自然愿意娶你,你不要多想。”

    “既然是这样,你为何不让我抱?”秋鱼儿又把问题绕了回去,她又道:“反正,我不管,你不让我抱,就是不愿意把我当成你的媳妇!”秋鱼儿直接把那“未来”两个字忽略掉了,既然她认定了他,他就是她男人,跟成不成婚没有关系。

    惊云第一次发现,秋鱼儿竟然有如此小孩子的一面,他有些无奈,这时,望月进了院子,他一眼便看到了两人,他大嗓门地笑着道:“惊云,我说你怎么不去食堂吃饭呢,原来是有人找啊!”

    望月想着,以前他跟兰儿还没怎么地呢,他们就笑话他,今日可让他逮到机会了!

    惊云瞪了他一眼,没出声,低头看了看依然没有松手打算的秋鱼儿,随即伸手一揽,把秋鱼儿带进了屋子里,顺手合上房门。

    “喂,惊云,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呀!”望月咧嘴直笑,惊云也有今日啊。

    “都被别人笑话了,你还不打算放手?”惊云有些无奈道。

    “我既是你媳妇,抱着你就是天经地义,他笑话我们,只能说明他傻!”秋鱼儿笑着道,她早就看出来了,望月那家伙二得很。

    惊云不禁笑了笑,望月确实有时候有点傻。

    “惊云,你笑了!”秋鱼儿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她又道:“惊云,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你应该多笑笑,笑一笑,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惊云本来就不爱笑,自从寒露死后,他几乎都没有笑过,此时,他自己都有些意外,他竟然笑了,但更让他动容的是,秋鱼儿看似平淡的一番话,它像一颗石子,一下砸进了他原本死水一般的心中。

    寒露死了,他不怪爷,但他忍不住不伤心,他把自己的心门封闭了起来,他甚至想着,他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他要终身不娶。

    但爷把秋鱼儿指给了他,他的命都是爷的,他自然不能不要,他想,娶就娶吧,他无法爱她,但他会好好尽一个做丈夫的责任。

    只是,一切并没有按他预计的方向发展,秋鱼儿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大胆,爽快,甚至火热,面对他,他的心中竟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

    “鱼儿,我跟你说过,我曾有过……”惊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中竟生出了逃避的冲动,他开口道。

    秋鱼儿并没有让他说完,直接把一根手指压在了他的双唇上,她道:“惊云,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你什么时候主动抱我,亲我,说爱上我了。”

    “……”惊云自然不知道的,只是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此时,他看秋鱼儿的眼神已经开始不一样了。

    秋鱼儿拿开手指,踮起脚尖,在惊云温热的唇上快速亲了一下,她道:“惊云,我喜欢你,越来越喜欢!”

    ——噗通!

    秋鱼儿的话犹如一块巨石再一次掉入了惊云的心湖中,这一次,溅起了一朵硕大的水花,他心思莫名地一动,鬼使神差搂住了秋鱼儿,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此时此刻,轮到秋鱼儿呆住了,她睁大了眼睛,他们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点?

    “乖,闭上眼睛。”

    秋鱼儿来不及多想,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惊云根本不愿意多想,唇齿间全都是甜甜的味道。

    ……

    望月出了屋子,见惊云的房间依然房门紧闭,他偷笑了两下,去了宫漠寒的院子,此时,兰儿已经从食堂吃过饭回来了。

    他来到兰儿跟前,神秘兮兮道:“兰儿,你猜秋鱼儿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鱼儿姐说她还有份差事没办,怎么,你见到她了?”

    望月撇了撇嘴巴:“她骗你呢,我看到她去找惊云了,现在两人还在房间里没出来呢。”

    兰儿顿时想到了秋鱼儿之前跟她打听了惊云和寒露的事,她不禁担心了起来:“糟了,鱼儿姐不会是吃醋找惊云算账去了吧?”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人家两人好得很呢。”

    “你怎么知道的?”

    望月坏坏一笑,伸手做了一个抱的动作。

    兰儿脸一红,狠狠地瞪了望月一眼。

    宫漠寒和容浅止已经吃过饭了,两人出了房间,来到廊檐上,同时也把望月兰儿的话听了个大概,宫漠寒有些欣慰,他希望惊云能尽快从寒露那件事中走出来。

    容浅止捏了捏宫漠寒的手,小声道:“夫君,放心好了,有秋鱼儿那样的姑娘在,惊云很快就会走出来的。”

    忘记一段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重新开启一段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