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少女之心

    秋鱼儿咬了咬唇,没出声。. .

    “鱼儿,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容浅止又问。

    “王妃,惊云醒来之前嘴里喊着寒露的名字。”秋鱼儿忍不住说了出来,眼中的泪水更是决堤而出。

    容浅止并没有觉得意外,她很清楚惊云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对寒露的感情,她更是看在眼里,即便惊云试着去放下,但感情的事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她拉着秋鱼儿来到一个火堆旁坐了下来,问道:“鱼儿,你喜欢惊云吗?”

    秋鱼儿一愣,随即使劲点了点头,声音带着哭腔道:“我当然喜欢他,可是他呢,他却……”秋鱼儿说不下去了,亲耳听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迷迷糊糊中却在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她觉得自己很受伤。

    “鱼儿,喜欢一个人就要接纳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过去。”容浅止顿了顿又道:“惊云和寒露是从小定的娃娃亲,他们后来又相处过一段时间,惊云对寒露有一定的感情,感情这东西本来就不是想忘就能立刻忘掉的东西,再说了,鱼儿,你希望惊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男人吗?”

    秋鱼儿没出声,摇了摇头。

    “我认识惊云也有一年多了,在我看来,惊云是一个有情有义极有担当的男人,正因为他是这样的男人,他才不能一下子就把寒露给忘了,在他的内心深处,他还会时不时地想起寒露来。”

    “王妃,你说的道理我都知道,但如果惊云一辈子都忘不了寒露呢,那,那我该怎么办?”秋鱼儿红着眼睛,她也是个女人,她怎么能跟一个心里有别的女人的男人过一辈子?

    容浅止安慰道:“不会的,惊云既然接受了你,他就知道他该怎么做,他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秋鱼儿吸了吸鼻子,问道:“王妃,惊云他会喜欢上我吗?”

    “会的,只要你愿意努力,他一定会喜欢你,爱上你!”

    秋鱼儿似乎看到了希望,她急忙拉住容浅止的手问道:“王妃,你教我,我要怎么做?”

    “关心他,包容他,给他时间,静待花开。”

    “王妃,谢谢你,我知道了!”秋鱼儿顿时来了精神,她急忙站了起来:“我现在就给他煎药去!”说完,她便跑开了。

    容浅止笑了笑,站起身去了惊云的营帐。

    “王妃。”惊云见容浅止进来了,叫了声,他往容浅止的身后看去,并没有看到秋鱼儿,他蹙了蹙眉头。

    “惊云,你在看什么,在找鱼儿?”容浅止来到宫漠寒身边,看向惊云笑着问道。

    “王妃,鱼儿她没事吧?”惊云有些不好意思,更有些担心,之前从秋鱼儿受伤的眼神中,他好像记得他叫了寒露的名字,若是真的,鱼儿一定很伤心吧。

    “她没事,她在这里守了你一夜,现在给你煎药去了。”说完,容浅止突然又道:“惊云,鱼儿是个好姑娘,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

    “王妃,属下明白,属下一定会好好待她。”

    容浅止没有再多说,看向宫漠寒问道:“夫君,惊云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能跟我们一起行军了,你怎么安排的?”

    惊云急忙道:“爷,王妃,属下没事,属下可以跟大军走!”

    “不行,我已经让人给你找了一户人家养伤,等一下就送你和秋鱼儿过去,在这期间,就让秋鱼儿照顾你。”

    “是。”惊云无法,只能应了一声。

    “惊云,身体要紧,等你把伤养好了,再去边关找我们。“容浅止安慰了一句。

    “属下明白,爷,王妃,百里无尘和宗仁肯定还会再出现,你们自己要千万小心。”

    “嗯,放心好了。”

    天亮之前,宫漠寒便让人把惊云和秋鱼儿悄悄送出了大营,惊云是宫漠寒的左膀右臂,他养伤的消息越少人知道越好。

    惊云和秋鱼儿都易了容,变成了一对老夫妻的模样,此时,两人正坐在一辆牛车上,秋鱼儿扶着惊云,免得路上颠簸让他身体不舒服,而惊云却看着秋鱼儿的侧脸,满心的歉疚。

    “鱼儿……”惊云忍不住轻唤了一声,之前,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现在,他似乎依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要说话,免得露出破绽来。”秋鱼儿看向惊云,朝着他柔柔地笑了笑,王妃说得没错,惊云是一个有情有义有担当的男人,他的过去虽然是寒露的,但他的现在和未来是她的,她应该接纳他的过去,包容他的过去,和他一起过好现在和未来。

    看着秋鱼儿眉眼间柔柔的笑意,惊云只觉得心中似有一阵春风拂过,暖暖的,很舒服,他伸手握上秋鱼儿的一只手,道:“那我们到了以后再说。”

    “好。”

    宫漠寒让人给惊云找的是一户以采药为生的人家,这户人家姓刘,住在大山脚下,鲜有人来,可以很好地避人耳目。

    牛车的速度极慢,走了约莫一个时辰才到,刘老汉早已让闺女金菊收拾好了一个房间,秋鱼儿扶着惊云进了房间,让惊云趟到了床上。

    “你先趟一会,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秋鱼儿说着就要离开。

    “鱼儿!”惊云一把拉住了秋鱼儿的手:“我不饿,我们先说会话。”

    秋鱼儿坐到了床沿上,笑着眨了眨眼睛:“你想跟我说什么?”

    “鱼儿,你,你不生我的气了?”惊云意有所指。

    “嗯,王妃说得对,喜欢一个人就要接纳他的一切,我喜欢你,我一定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的。”

    惊云不禁有些动容,他紧紧握着秋鱼儿的手道:“鱼儿,你放心,我也一定会努力做一个好丈夫。”

    “嗯,我相信。”秋鱼儿满心欢喜,俯身在惊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好了,我去帮你弄点吃的,你现在要多补补身体。”

    金菊的房间就在惊云他们房间的隔壁,两房之间的墙壁上有一个小洞,金菊可以清楚地听到惊云和秋鱼儿说了什么,她的脸有些发烫,少女之心在这一刻不禁有些蠢蠢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