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惊云疯了

    百里无尘想了想,道:“惊云现在死了,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半点好处,就暂且让他活着好了。ω δwww..”如今惊云已经被宫漠寒赶了出来,宫漠寒都不要他了,他对他们就构不成威胁,现在就杀了他也就没什么用处。

    宗仁点了点头:“兄台言之有理。”

    眼见着惊云把绳子栓到了树上,准备自缢,百里无尘轻弹了一下手指,绳子断了,惊云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愣了愣,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了百里无尘和宗仁,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他在狂风大雨中怒吼着:“你们为何不让我死,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他满身泥泞,狼狈不堪,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困兽,除了歇斯底里,连死都是奢望。

    百里无尘和宗仁抬脚来到他的跟前,他含笑的眸子里带着怜悯,看着惊云如此狼狈的模样,他的心中舒爽得很,他道:“惊云,想不到你也有今日,你越是想死,我就偏不让你如愿,你能奈我何?”此时此刻,惊云在百里无尘的眼中卑微如蝼蚁。

    “哈,哈……”惊云突然狂笑了起来,他突然抓起地上的落叶就往自己的嘴里塞,同时还说着:“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兄台,他这是疯了?”宗仁疑惑,看向百里无尘问道。

    百里无尘一时间也看不透,他拧了拧眉,快速点了惊云的睡穴,把金路叫了过来:“把他带回去严加看守,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真疯了还是在装疯!”

    “是!”

    金路把惊云带走,百里无尘和宗仁也回了住处。

    与此同时,宫漠寒把他的计划跟容浅止说了一遍,听完,容浅止一时没有出声,惊云这一次完全是拿命在搏,稍有不慎,他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夫君,我相信惊云一定能平安回来的。”容浅止知道宫漠寒不比她的担心少,她捏了捏他的手,安慰了一句。

    “惊云是什么样的性子,我最清楚,我若不让他这么做,他即便活着,他也会一辈子愧疚不安,希望一切能如他所愿。”

    “嗯,我相信,一定会的。”

    宫漠寒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轻轻拿起容浅止受伤的手,问道:“还疼吗?”

    “一点点而已,不碍事。”容浅止笑了笑,她确实没有感到那么钻心的痛了,只是隐隐有点疼。

    看着容浅止脸色好了许多,宫漠寒也放心了一些,他道:“止止,你伤的是右手,所以,从今日开始,为夫会寸步不离地伺候你,你不准有意见。”

    容浅止顿时就想到了如厕,她调侃道:“夫君,那我要去茅房,你也要跟着?”

    “那是自然,你哪里我没有看过?”宫漠寒说得一本正经。

    容浅止的小脸顿时便红了,她娇嗔了宫漠寒一眼,泥煤的,这个话题根本不能拿到桌面上来讨论。

    ……

    燕君逸接到宗仁的消息,并没有感到太意外,宫漠寒若是那么容易死,他恐怕早就死了千次万次了。

    他传令下去,待雨停后,继续攻打居虎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