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一个外室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意自己的脸面?

    破风在心中把自己腹诽了一遍,往洞口看了一眼后,快速挪到两个铁笼中间的栏杆处,小声道:“惊云,你为何要装疯,你怎么来这里的?”

    惊云张了张嘴巴,黑黝黝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明显的自责,他慢慢往破风的跟前靠近了一些。. .

    “惊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快说啊!”破风不禁有些着急。

    “前些日子,我中了宗仁的幻咒,伤了王妃,我本想以死谢罪,但爷让我将功折罪,我便装疯故意让百里无尘和宗仁抓住。”

    “我本想找机会杀了那两人,但百里无尘老奸巨猾得很,我一直没有动手的机会。今日,他和宗仁上了这天岳山,把我交给了穆寻,他却悄悄解开了我之前被宗仁封住的内力。”

    破风拧眉:“照这么说,百里无尘根本不相信你疯了,他把你交给穆寻也是别有目的的!”

    惊云点头:“没错,我若猜得没错的话,他其实是想要燕君逸手中的几十万兵马,而把我们都当成了他的马前卒!”

    “他想得倒美!”

    在破风看来,百里无尘比燕君逸更可恨,这天岳山的几十万兵马绝不能落在了百里无尘这种人的手里。

    惊云没出声,他自然不会做百里无尘手中的棋子,但他现在在天岳山上,机会难得,若不趁机杀燕君逸,又实在可惜。

    “你打算怎么办?”破风问。

    惊云冷冷地笑了一下:“既然百里无尘想要燕君逸的几十万兵马,那么我们就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燕君逸的人,让他们狗咬狗好了。”

    “好主意!”破风往洞口看了一眼:“天已经黑了,惊云,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再等一会,我们先商量一下离开这里后接下来去哪里做什么。”

    “好。”

    ……

    用过晚膳,容浅止在一张纸上把水金月的模样画了出来,看着画像,宫漠寒眯了眯凤眸。

    四年前,鬼影十八骑的脸上都戴着鬼纹面具,看不到脸,从模样上,他无法判断水金月是不是鬼影十八骑之一,但从她让欧阳怀谷带走止止,又让她的女儿幻变成止止的模样混入总兵府,他可以肯定,她必是鬼影十八骑无疑。

    到了这个时候,宫漠寒和容浅止可以断定,之前的假容浅止一定是水金月的女儿。

    只是,让他们想不通的是,在半年以前,宫漠寒跟青宗根本没有任何过节,水金月为何要做鬼影十八骑?

    既然水金月的女儿是欧阳怀谷的骨肉,这么多年,水金月为何不早一些让她跟欧阳怀谷相认?她们这么多年又生活在什么地方?

    “夫君,你说,师父会不会被水金月给骗了?”容浅止的心中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水金月知道她跟师父的关系,便编造了自己的女儿是师父的骨肉,以此来胁迫师父。

    宫漠寒明白容浅止的意思,他想了想:“也不是不可能,那女子若不是欧阳前辈的骨肉,她极有可能是雪倾天的女儿。”

    容浅止这才想了起来,雪无心之前在给宫漠寒的资料上曾经提到过,雪倾天有一个外室,只是,她并不知道那外室的具体情况,若那女子真是雪倾天的女儿,那么水金月必是那个外室了。

    如此一来,便能解释水金月为何要做鬼影十八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