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辽叫阵

    天星推测王妃扮成爷的模样肯定是有用意的,他有些担心王妃被这霍小姐看出什么来,毕竟爷小的时候曾在将军府住过一段不短的时间,霍小姐一直称呼爷为兄长,她对爷很是熟悉。

    容浅止抬眸看向霍沁桐,淡淡地开口:“还不到时候,不急。”

    霍沁桐撇了撇嘴巴:“故弄玄虚!”说着,她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对着门口喊道:“上茶,小爷我都快渴死了!”门外伺候的人急忙应了一声。

    原本霍沁桐也不是在怀疑容浅止的身份,她只是有些疑惑宫漠寒为何不像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去城楼上查看,听容浅止这么一说,她自然打消了疑惑,在她看来,宫漠寒定是在打什么主意。

    小爷?

    “沁桐,你说过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容浅止看着霍沁桐,清冷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意味不明。

    “”

    霍沁桐愣了愣,片刻后,这才明白过来,她讪笑了一声:“那个,漠寒兄,你也知道,有些习惯养成了,不是说改一下子就能改掉的,你放心,我以后一定注意!”啧,做女子真是麻烦,早知道就不在漠寒兄跟前说她要做什么真正的女子了!

    容浅止收回了眸光,看向自己的茶盏,突然幽幽地开口:“改与不改随你,你自己开心就好。”

    霍沁桐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漠寒兄,还是你了解我,知道我这本性一辈子恐怕都改不掉了!算了,我也想通了,我即便这辈子都嫁不出去,爹爹和哥哥们也会养着我一辈子的,我为何要委屈自己?今朝有酒今朝醉,活得开心就好!”

    容浅止没有接话,若说自由自在像男子一般肆意洒脱是霍沁桐开心的生活方式,那她呢?没有宫漠寒在身边,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开心了。

    夫君,你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

    霍沁桐早就知道宫漠寒是一个惜字如金的男人,对于容浅止突然不出声了,她也没有太在意,接过下人送上来的茶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这时,一阵阵马蹄声由远而近传了过来,容浅止快速拧了拧心神,她说过帮宫漠寒守住南楚的万里江山,就一定要做到!

    很快,马蹄声停了下来,紧接着传来了一阵阵叫骂声。

    “城楼上的龟孙子们,快去把宫漠寒叫出来,让他不要做缩头乌龟,丢了你们皇帝的脸!”

    “就是!我听说宫漠寒和他那王妃恩爱得很,不会两人到现在还没有起身吧!”

    “哈,肯定没有起身,一刻值千金!”

    听到这,霍沁桐砰地一声把茶盏重重地放到了茶几上,腾了一下站了起啦,撸了撸袖子:“他娘的,漠寒兄,我去撕烂他们的嘴!”

    容浅止面色如常:“急什么。”

    “漠寒兄,你没听见吗,他们就是在故意骂你和浅止!”

    “我当然听见了,他们来叫阵却句句不离我和止止,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霍沁桐捏了捏下巴:“漠寒兄,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故意想逼你和浅止现身?”

    容浅止点了点头。

    “为什么呀,逼你和浅止现身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容浅止没出声,眸子里划过一道寒光,东辽定是得到了夫君出事的消息,只是他们还不敢肯定,所以,才来如此试探一番。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