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毒舌止止

    上邪彧让人给容浅止准备的是一件白色的罗烟,容浅止换上,又给自己弄了一个姑娘家的发式,她现在叫白可心,若还是原来的打扮,岂不是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她照着镜子,想了想,见包袱里还有胭脂水粉,她拿出来,往脸上抹了抹。 ̄︶︺sんцつww%w.%kanshuge.co

    她虽不喜化妆,但这总比易容要简单些,而且,她也可以让人认不出她来。

    收拾妥当,她出了营帐。

    上邪彧正站在营帐外面,他负手而立,听到声音,他这才转过身来,他不由地眼前一亮。

    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衣,宛若仙子,超凡脱俗中更是带着几分动人心魄的妩媚。

    他的嘴角不由地往上扬了扬,这样的女子从今以后就是他的女人,这种无以言语的满足感让他心情愉悦。

    容浅止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越过他,往前走去,泥煤的,他不是以为她如此打扮是给他看的吧?若是这样,他绝对要去看太医了!

    上邪彧笑了笑,转身,跟了上去,他并不在意容浅止的那记冷眼,浅浅若这个时候就对他和颜悦色,他反倒不安了。

    青木站在马车旁,他没有想到换成女装的容浅止更是美若天仙,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完全忘记了非礼勿视。

    上邪彧脸色一沉,怒喝了一声:“青木!”

    青木一个激灵,这才回过神来,他急忙转身挑开了马车的帘子,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

    “下不为例!”上邪彧冷冷地说了句,对容浅止道:“可心,要不要我扶你上车?”

    “是。”青木弱弱地应了一声。

    “我自己可以的。”容浅止一反常态,柔声细语,和颜悦色,她提着裙摆上了马车,对上邪彧又道:“殿下,人脑袋上长着眼睛,自然是用来看的,你又何必生气呢,快上马车吧。”

    青木满心的感激,他忍不住又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容浅止一眼。

    上邪彧还没有到色令智昏的地步,他顿时觉得浅浅肯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他很喜欢听她此时说话的声音,甜甜软软,似能甜到他的心里去,他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脸上的乌云也随之散去,他抬脚上了马车。

    青木长出了一口气,驾车往总兵府而去。

    总兵夫妇听说上邪彧要来,便早早地带人在府门前等着,陈瑶瑶也在,她等得有些不耐烦,咕哝道:“太子哥哥怎么还没到啊,我都饿了。”

    总兵大人瞄了陈瑶瑶一眼,没出声,心中却叹了口气,这样的丫头今后如何能母仪天下?不贻笑大方就不错了。

    “郡主,太子殿下已经在路上了,应该很快了。”翠玉劝道,她踮起脚尖往上邪彧要来的方向张望,她惊喜道:“郡主,你快看,殿下的马车来了!”

    陈瑶瑶顿时来了精神,扭着圆滚滚的身子冲出了人群,来到了路的中央,挥舞着手中的帕子,同时扯着嗓子喊道:“太子哥哥!”

    总兵大人扶了扶额头,根本不忍直视。

    总兵夫人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道:“老爷……”总兵夫人很想说,这祖宗他们可惹不起啊,还是装装样子别惹怒了她。

    总兵大人明白,他点了点头,整了整衣冠,毕恭毕敬地等着上邪彧的马车到来。

    容浅止坐在上邪彧的对面,听着陈瑶瑶河东狮吼般的叫喊声,她瞅着上邪彧笑着道:“殿下,陈郡主如此叫喊,你也不怕她把嗓子叫坏了?”

    自从听到陈瑶瑶的叫喊声,上邪彧的脸就黑了下来,这女人自己丢人还不够,还拉着他跟她一道丢人!

    闻言,他抬眸看向容浅止,幽幽道:“可心很关心她?”

    “关心可不敢当,只是我这个人一向心地善良,总是喜欢忧他人之忧。”容浅止笑。

    看着容浅止脸上狐狸般狡猾而又明艳的笑,上邪彧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他起身坐到了容浅止的身旁,笑着道:“可心,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陈瑶瑶有一股蛮力,你现在未必是她的对手。”

    “哦,多谢提醒!”

    两人说话间,马车来到陈瑶瑶的前面停了下来,还没等青木跳下马车,陈瑶瑶直接冲了过来,一把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太子……”

    猛地瞧见容浅止,陈瑶瑶兴奋的声音顿时嘎然而止,她咬了咬牙,伸手指向容浅止,怒道:“你,给本郡主下来!”

    总兵夫妻对看了一眼,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两人快步上前,往马车里一瞧,总兵夫人顿时吸了口冷气,太子殿下身旁坐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显然两人的关系匪浅,太子殿下这是想让这祖宗把总兵府给拆了?

    “殿下,她是谁啊?怎么凶得像母老虎一般,这么没教养。”容浅止挽上上邪彧的胳膊,瞅着陈瑶瑶皱了皱秀眉,做戏自然要做全套的。

    闻言,总兵大人担心地看向容浅止,这姑娘不会连陈郡主都不知道吧,她竟然敢当着这祖宗的面骂她!

    上邪彧垂眸看向挽在自己胳膊上的小手,心情愉悦,他淡淡地扫了陈瑶瑶一眼:“她是陈王府的福临郡主。”

    陈瑶瑶都要气炸了,她本想发作的,听上邪彧这么一说,她想,这贱人知道了她的身份应该就要跪地向她求饶了。

    但,容浅止却一脸迷茫地开口:“郡主?殿下,郡主是什么东西?”

    青木知道容浅止的身份,自然也清楚她在装,他差点忍出了内伤,什么叫毒舌,原来就是这样的!

    上邪彧眸子里隐着笑意,他没有想到,浅浅骂起人来都这么厉害!

    陈瑶瑶本以为容浅止要跪地求饶的,不想自己又被骂了,她顿时火冒三丈,她撸了撸袖子,爬上了马车,同时怒道:“贱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容浅止眼珠子快速转了一圈,以陈瑶瑶这身形,她上了马车的一瞬,她的重心肯定不稳,她看准时机,突然抄起茶几上的茶杯,朝着她砸了过去,同时道:“你的嘴真臭,送你一杯茶水漱漱口!”

    陈瑶瑶重心不稳,她一声尖叫,往地上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