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可造之材

    容浅止原本以为,以陈瑶瑶这种身形,她从马车上摔下去,必定摔个地动山摇。

    不想,一道黑影闪过,陈瑶瑶稳稳地落到了地上,一名黑衣男子站在她的身旁,明显是黑衣男子救了她。

    对上男子投射过来的暗含杀戮的眼神,容浅止眯了眯眼,她若猜得没错的话,这名男子应该是陈瑶瑶的暗卫,一看,就是一等一的高手。

    不过,想想也是,以上邪彧对陈瑶瑶的厌恶,若陈瑶瑶身边没几个高手护着,这世间恐怕早就没有陈瑶瑶这个人了。

    上邪彧早已料到,他对容浅止道:“可心,他是福临郡主身边的第一高手,名叫三月。”

    “三月?好名字!”容浅止笑,她站了起来,往车厢外走去,这三月一看就是一个嗜血无情的主,他应该叫做十二月才对。

    按照陈瑶瑶的作风,她等一下一定会指使三月杀她,一直呆在车厢里,既不方便,也不是她的作风,还是先下马车得好。

    上邪彧也站了起来,跟在了她的身后。

    陈瑶瑶刚刚被吓得不轻,好一会,她才缓过神来,她见容浅止下马车了,手一伸,指着容浅止对身旁的三月道:“三月,这个贱人刚刚行刺于我,你现在就去把她给杀了!”

    “是!”三月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应了一声,随后,刷地一声把手中的宝剑抽了出来,就欲对容浅止动手。

    总兵夫人吓得急忙躲到了总兵大人的身后,同情地看了容浅止一眼。

    青木看了看自家殿下,殿下冷峻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心一横,直接挡在了三月的面前,他厉声道:“三月,白姑娘是殿下的人,你休得无礼!”

    容浅止心笑,这青木果然是“可造之材”,比上邪彧靠谱多了!

    上邪彧拧了拧剑眉,心中很不悦,浅浅只是为这木头说了两句好话,他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不过,他并没有出声。

    陈瑶瑶顿时恼了,指着青木道:“青木,你好大的狗胆,今日之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竟然还敢护着这贱人,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好!三月,杀了他!”

    “我说,陈郡主,你别一口一个贱人,你如此骂我,只能说你没有教养,丢的是你陈王府的脸面,还有,你只不过是陈王府的一个嫡女,你就大开杀戒,若你真坐上了皇后之位,你是不是要把这天底下的人除了殿下和你都杀了?”容浅止捏着胸前的一缕头发不紧不慢地开口。

    “你,你胡说!”陈瑶瑶被气得喘着粗气,她猛地一挥手:“三月,杀了她,杀了她!”

    “是!”

    三月一个飞身,越过青木,举着剑就要向容浅止刺过来,青木急忙抽出大刀帮容浅止挡了过去。

    瞬间,两人缠斗在了一起。

    青木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对上三月并没有半点含糊,两人打得难解难分。

    容浅止站着没动,气定神闲,完全就是在看一场似乎跟自己的无关的好戏。

    上邪彧有些郁闷,他压低声音对容浅止道:“你不担心青木不是三月的对手,到时候,你可就有生命之忧了?”

    “殿下,不是还有您吗?您不是说过一辈子都会护着我的吗?难道您是骗我的?”容浅止抱起了上邪彧的胳膊,故意说得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得见。

    上邪彧知道容浅止是故意说给陈瑶瑶听的,但他心中却很是受用。

    但,陈瑶瑶的脸都被气青了,她撸了撸衣袖,朝着容浅止冲了过来:“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殿下,救我!”容浅止故意躲到了上邪彧的身后,拿出之前她在去茅房途中捡的石子,朝着陈瑶瑶的小腿打了过去,她虽然内力被封,但如此近的距离,打到陈瑶瑶并不是什么难事。

    陈瑶瑶一个吃痛,扑通一声摔趴在了地上,扬起了一阵尘土。

    “啊!”她顿时大哭了起来,拳头捶着地:“我要回京告诉父王,告诉皇上,你们都欺负我!”

    总兵大人本是忍着笑的,闻言,脸色顿时不好了,他可什么都没有做啊,怎么就把他也牵扯进去了?他看向了上邪彧。

    上邪彧黑着脸,怒喝了一声:“陈瑶瑶,你还嫌不够丢脸!来人,把她带进去!”

    翠玉急忙把陈瑶瑶扶了起来,小声道:“郡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还有王爷护着您呢,我们先进府去吧。”

    陈瑶瑶也不是太蠢,她还是把翠玉的话听了进去,狠狠地瞪了容浅止一眼后,带着翠玉进了府,同时道:“本郡主累了,把饭菜直接送我房里去!”

    “是。”总兵夫人急忙应了一声,拍了拍胸口,这祖宗总算回屋了。

    陈瑶瑶都走了,青木和三月自然也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两人快速分开,不过,青木身上倒挂了点彩。

    “青木,你受伤了,没事吧?”容浅止看向青木问道,即便是利用,她也会投桃报李。

    “一点小伤,不碍事。”青木看了上邪彧一眼,生怕自己又惹怒了殿下。

    上邪彧当然又不高兴了,他一把揽上容浅止的腰,不悦道:“进去了。”

    青木自然听出来了,完了,他又惹殿下不开心了,他低垂着脑袋,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活到下个月,但他又做不到见死不救啊。

    总兵夫妇是在前厅设的宴,席间也都是一些客套奉承之话,饭后,总兵夫妇亲自把上邪彧领到了特意为他备好的院子。

    因为他们之前没有得到消息太子殿下会带着一个姑娘来,而且,看情形,似乎也没有必要为这姑娘另外准备院子,两人便心照不宣地也把容浅止领了过来。

    容浅止没有想到上邪彧竟然要在总兵府里留宿,而且看那总兵夫人的意思,她来了,还省得他们给上邪彧找伺候的姑娘了。

    泥煤的!

    容浅止站在院子里,又在心中把上邪彧痛骂了一顿。

    但,没曾想,待总兵夫妇离开后,上邪彧竟朝她发难了,他不悦道:“你明明知道你不是陈瑶瑶的对手,你为何还要激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