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天涯海角

    容浅止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好让自己清醒点。『『ge.co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两天这是怎么了,老是犯困,若不是知道夫君以前一直在避孕,她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呢。

    但她哪里知道,对于要孩子这件事,宫漠寒早已让天星在他每日喝的药中做过手脚了,只是她一直被蒙在鼓里罢了。

    喝了点水,她似乎没那么困了,她暗自思忖,东辽的皇帝之所以不敢动陈王府八成对“飞来十二月”是有所忌惮的,若不能一网打尽,必将是后患无穷。

    而那东辽皇帝又是野心勃勃之徒,他对扩张疆土这件事异常的上心,若想让他在这件事上无心也无力,是不是可以从陈王府来找突破口?

    容浅止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这个主意似乎也不错!

    陈瑶瑶是陈王府的嫡女,未来的太子妃,等上邪彧登上了皇位,她就是皇后,若她在成为上邪彧的太子妃之前死在了上邪彧的手中,那陈王府会作何反应呢?

    那陈王爷应该也不是傻子,上邪彧不想娶陈瑶瑶,他肯定能看得出来,他甚至都知道上邪彧想把他的陈王府连根拨起。

    现在因为有始祖皇帝那条不成文的规定和他手中的“飞来十二月”,陈王府和皇室处在一个平衡状态中。

    一旦陈瑶瑶死了,这种平衡被打破,那么接下来不是皇室把陈王府斩草除根,便是陈王府把皇室送去阎王殿。

    想到这些,容浅止嘴角勾出了一抹嗜血的笑意,陈瑶瑶这么想杀她,那么就让她先送她去十八层地狱好了!

    不过,至于如何杀了陈瑶瑶,还要让陈王府的人以为是上邪彧动的手,这她还得好好计划一番。

    她又打了哈欠,又开始困了,她站起身往床边走去,算了,先睡会,等睡醒了再想。

    她刚来到床边,就听见窗棂动了一下,她快速转身,不由地蹙了蹙眉,百里无尘来了!

    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她了!

    她心中有些担心,若她再次落到百里无尘的手中,她刚刚的那些计划就会全部泡汤。

    百里无尘一挥手,在屋子里设下了隔音阵,他这才往容浅止跟前走来,同时问道:“止止,上邪彧有没有欺负你?”

    原来,百里无尘在南川山上找了一圈,根本没有见到容浅止的半点影子,他就想,会不会是上邪彧的人带着止止从密道走了,毕竟在那之前,他们可是遇到过上邪彧的人,而且止止还杀了他们三个人。

    因此,他去上邪彧的大营寻找,同时让金路带人到川池城里暗中打探。

    他虽然没有在上邪彧的大营中找到止止,但金路很快给他传了消息,上邪彧带着止止去了总兵府!

    他恼怒不已,立马赶了过来。

    他恨不能一掌劈了上邪彧,不过还是先来看他的止止要紧。

    上邪彧虽然在屋子外面做了严密的部署,但想拦住他,根本不可能,他轻而易举地进了屋子。

    看到止止安然无恙,他放心了下来,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容浅止翻了个白眼:“我是那么容易就被欺负的?”

    百里无尘的心情快速好了起来,他轻笑道:“对,我的止止是最厉害的,无人能及。”

    容浅止的心中一阵恶寒,她回到桌旁坐了下来,她瞅着百里无尘道:“你是来解救我的?”

    “我的止止这么厉害,何须我来解救?”百里无尘坐到了容浅止的对面,笑着道。

    容浅止叹了口气:“算了吧,我现在已经是折了翅膀的小鸟了,一个最普通的笼子,我都逃不出去。”

    “止止,怎么回事,上邪彧伤了你?”百里无尘急忙问道,桃花般俊美的脸上满是担心之色,没有半点作假。

    “伤我倒没有,他只是拿走了我的那两件兵器,又封住了我的内力,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不是折了翅膀的小鸟,是什么?”容浅止垂眸,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腕,手腕上没有了凤天索,她还真的不习惯。

    百里无尘松了一口气,他问道:“止止,上邪彧有没有把你的那两件兵器带在身边?”若是的,他可以现在就去把上邪彧杀了,把兵器拿回来。

    “应该没有。”她的手枪并不是袖珍型的,上邪彧若把它带在身上,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上邪彧没有把它们带在身上,应该就放在他营中大帐里的某个地方,等一会,我带你去找,我先帮你的内力解封。”

    容浅止看向百里无尘,挑了挑眉:“你帮我解开内力,你不担心我跑了?”

    百里无尘笑了笑:“ 止止,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一样能找到你,所以,我不会担心。”

    容浅止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拜托,大叔,别恶心她行吗?

    当然,容浅止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傻地说出来,她开口道:“那好,开始吧。”她坐直了身体。

    百里无尘站起身,来到她的身后,在她的几处要穴上点了几下,解开了她被封住的内力。

    “好了,止止……”百里无尘正开口,他猛地看向了窗边,随即眯了眯眼:“止止,有人来了,而且此人还是一个高手。”

    容浅止顿时便想到了三月,她眼珠子快速转了一圈,计上心头。

    她对百里无尘道:“你帮我一个忙,如何?”

    “你说。”

    “外面之人应该是陈郡主的人,你趁他进来的时候,赶紧出去,把陈郡主给杀了,现场伪装一下,做成被上邪彧的人动手的样子,而对外面之人,我要给他留个活口,好让他回京把这件事禀报陈王爷。”

    “好,我的止止就是厉害!”百里无尘笑,栽赃嫁祸不过如此,他的止止真的已经长大了,他喜欢!

    百里无尘撤掉隔音阵,趁着三月从前窗进来的一瞬,从后窗飞身离开。

    三月进了屋子,快速看了一圈,慢慢抬脚往容浅止的床边走去。

    容浅止躺在床上,她闭着眼睛,默数着三月的步子。

    三月来到床边,抓紧刀把,一刀往容浅止的身上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