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有身孕了

    “止止!”

    百里无尘一个健步,接住了容浅止,容浅止闭着眼睛 已经晕了过去。

    他急忙把容浅止打横抱了起来,快步往茅草屋跟前走去。

    茅草屋里空空荡荡,除了地上的一堆干草,就是竖在茅草屋中央的几根柱子,惊云被绑在其中的一根柱子上,他依然被点着哑穴,看着百里无尘抱着容浅止进屋了,他朝着容浅止的方向使劲挣扎了起来。

    金路站在他的身旁,见状,伸手点了他的穴,让他不能再乱动,他这才抬脚迎上了百里无尘:“主上,小姐怎么了?”金路也是个聪明人,见主上对容浅止又变回原来的呵护有加,便也像以前一样称呼容浅止为小姐。

    “她晕倒了。”百里无尘把容浅止放到了那堆干草上,他拿起她的手,探上她的脉搏,顿时,他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止止有身孕了!

    毫无疑问,止止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宫漠寒的,只是宫漠寒现在已经死了。

    他慢慢收回了手,站了起来,转身出了屋子。

    金路看得出来主上有些不对劲,他看了容浅止一眼,跟着来到了百里无尘的身后。

    他问:“主上,您怎么了,是不是……”他知道主上对小姐是何等的在意,他没敢继续说下去。

    百里无尘仰头看着天空中的那轮新月,他轻轻叹了口气,这才开口道:“止止有身孕了。”

    金路一惊,宫漠寒已经死了,小姐在这个时候有了他的孩子,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岂不就是遗腹子?

    他抿了抿唇,道:“主上,看样子,小姐并不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您打算告诉她吗?不过,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

    “宫漠寒已经死了,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遗腹子,没爹的孩子最是可怜,再者,主上准备带着小姐去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小姐肚子里怀中宫漠寒的孩子,对主上和小姐来说多有不便,所以,属下认为,那孩子不能留,趁小姐现在还不知道,主上可以开一记药方,让小姐喝了,以免后患。”

    百里无尘没有立即出声,桃花般俊美的脸上看不出是喜还是怒,金路跟随他多年,为他所想,他并没有说错什么,但……

    他的心中似乎生出一丝不忍,突然想到了自己,他不也是那个没爹的孩子吗?

    他有些自嘲,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妇人之仁了?他是百里无尘,心狠手辣,鬼王坡一战,焚杀了宫漠寒的三千将士,他还会对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心存怜悯?

    他是不是疯了!

    金路点到即止,没敢再多言,他知道主上向来通透得很。

    过了好一会,百里无尘这才开口道:“这件事我自有计较,先不要让止止知道。”

    “是!”

    百里无尘又在屋子外面站了好一会,这才回了屋子,此时,容浅止还没有醒过来。

    他来到她跟前,拿出一个小瓷杯,放在容浅止鼻子底下,让她闻了闻,片刻,容浅止如羽翼般的眼睫毛轻轻颤了颤,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止止,你刚刚晕倒了。”百里无尘把小瓷杯收了起来,伸手扶着容浅止坐了起来。

    容浅止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自己怎么好好地晕倒的,是太累了还是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她可不希望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她宁愿是自己这几日以来太累了,没有休息好。

    她不想多想,转头,一眼便看到被绑在柱子上的惊云,看向百里无尘:“你说过要放了惊云的,你现在不会忘了吧?”

    “止止,我答应你的必然说到做到。”百里无尘看向金路,金路会意,上前把惊云身上的绳子解开,又解开了他的穴道。

    “王妃!”惊云急忙来到容浅止跟前,一脸地担心:“您没事吧?”

    “我没事,我应该只是有些累了,你不用担心。”容浅止站了起来,看向百里无尘又道:“我想回大营,你没意见吧?”

    百里无尘也跟着站了起来,他看向容浅止的眼神有些复杂,他转头看向惊云道:“止止的脚崴伤了,你护好她。”

    惊云难以置信,百里无尘竟然同意放他们走,他这是良心发现了?但问题是,百里无尘有良心吗?

    他道:“这个自然,我一定会护好王妃!”

    其实,容浅止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百里无尘为何突然转性了,他这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她看着他道:“百里,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变化,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我也希望你一直都能这样。”

    “止止,我可是宫漠寒不共戴天的仇人,你不准备找我报仇了?”百里无尘突然开口。

    容浅止抿了抿唇,百里无尘今晚可以说是救了自己,又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她若在这个时候对他要打要杀的话,她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出来,但百里无尘是鬼影十八骑之一,他杀了那么多将士,他即便变好了,那将士们的血海深仇就不报了,似乎也说不过去。

    她想了想道:“你是夫君不共戴天的仇人,报不报仇自然是夫君说了算,再说,我现在受伤了,我也管不了这些,我要回去睡觉了,告辞!”说完,容浅止没待百里无尘出声,便率先出了屋子。

    惊云看了百里无尘一眼,紧紧跟在了容浅止的身后。

    看着容浅止的背影,百里无尘的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他的止止一直都这么可爱。

    待容浅止和惊云走远了,金路忍不住问道:“主上,您为何要放小姐走?您不是想带小姐去……”

    “不急,我要好好想想。”想想该拿止止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这时,他猛然想到他已经帮止止拿回了她的两件兵器,但他却忘记还给她了。

    他扶了扶额头,他现在去追他们的话,止止和惊云定是以为他反悔了,算了,还是等下一次再还给止止吧,正好,他也可以顺便研究一下止止那件古怪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