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狠下心肠

    “小哥哥,你们要去哪里?”小曦儿拉着小晨儿的手问道,能在这里遇到小哥哥,她非常高兴,她好想能跟小哥哥他们一道上路。

    “我们要去北燕京城我外祖母家,曦儿,你们呢?”小晨儿说着,往百里无尘那边看了一眼,他总觉得小曦儿的爹爹很不一般。

    “太好了,我们也是去京城!”小曦儿高兴地拍了拍手,朝着小晨儿笑着问道:“小哥哥,你猜我和我爹爹是去京城做什么的?”

    小晨儿蹙了蹙两道小眉毛,道:“你们也是去探亲的?”

    小曦儿咯咯笑了两声:“我们才不是去探亲的呢,我和我爹爹是去找我娘亲和哥哥的!”

    容浅止一直默默听着小曦儿和小晨儿说话,闻言,她心头一紧猛地看向了百里无尘,就在这时,百里无尘也看向了她,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柔柔的一笑。

    他一点也不怕她知道,相反,他就是要让她知道!

    宫漠寒垂着眸,眸色深如夜色,他突然开口道:“曦儿,你爹爹叫你回去吃饭了。”

    “哦。”小曦儿有些奇怪,爹爹叫她,她为何没有听见?她对小晨儿道:“小哥哥,那我先回去吃饭了,等吃完饭,我们再一起下五子棋,好不好?”

    “好是好。”小晨儿又看了百里无尘一眼,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爹爹会答应吗?”

    “你放心好了,我爹爹可好了,他最爱我了,他一定会答应的!”小曦儿笑着,又朝着宫漠寒和容浅止挥了挥小手:“叔叔,夫人,曦儿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她跑向了百里无尘。

    容浅止的心情极度复杂,她勉强挤出了些笑意,点了点头,目送着小曦儿一蹦一跳可爱的背影,她慢慢收回了视线。

    百里无尘把容浅止的神色尽收眼底,他知道止止在极力克制,但曦儿是她的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再怎么克制,他相信,要不了多久,她终究还是会忍受不了,主动来找他,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等!

    饭菜已经摆上桌,宫漠寒看向容浅止:“吃饭吧。”

    容浅止点头,拿起筷子,却食之无味。

    小晨儿敏锐地发现娘亲似乎不开心,夜叔叔似乎也有些怪怪的,他抿了抿小嘴巴,并没有急着询问,默默地吃着饭。

    饭后,小晨儿开口道:“娘亲,您昨日让我背的口诀,我已经背熟了,您去我屋里考考我吧。”

    “好。”容浅止有些心不在焉,她并没有听出来这只是小晨儿要拉她回屋的借口。

    小晨儿拉着容浅止进了屋子,急忙便问道:“娘亲,您怎么了?您为何不开心?”

    容浅止愣了愣,赶忙道:“娘亲没怎么,没有不开心,晨儿,是你想多了。”小曦儿的事,容浅止并不想这么早就让小晨儿知道,晨儿还太小,她更不想让他卷入上一辈的恩怨情仇中来。

    “娘亲骗人,晨儿已经长大了,晨儿看得出来,娘亲就是不开心!”小晨儿拉了拉容浅止的手:“娘亲,您说过,不开心分成两半,就不会那么不开心,您为何不能把不开心的事告诉晨儿呢?晨儿是您的儿子,晨儿愿意和您一起分担。”

    看着眼前如此小小的人儿却如此懂事,如此贴心,容浅止瞬间热泪盈眶,各种酸楚涌上了心头,她蹲下身,把小晨儿搂进了怀里,泪水涌了出来。

    见娘亲哭了,小晨儿急忙用手帮容浅止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急切道:“娘亲,都是晨儿不好,晨儿不问了,您不要哭!”

    “晨儿不怕。”容浅止扯了扯嘴角,露出几许笑意:“娘亲高兴,高兴能有晨儿这样懂事贴心的孩子,娘亲已经很满足了。”

    夫君说得对,曦儿既然那么喜欢百里无尘,百里无尘又待她视如己出,就随他们去吧,她有晨儿就足够了。

    小晨儿并不明白容浅止话语中的深意,问道:“那娘亲还会不开心吗?”

    “不会。”

    “那就好。”

    这时,小曦儿来找小晨儿下五子棋,容浅止让两个孩子自己玩,她出了屋子,就见百里无尘正站在不远处,明显就在在等她。

    她看了他一眼,不想理会,转身往宫漠寒的屋子方向走去。

    “止止,你可知道曦儿出生之后便命悬一线,是我花费了四年的时间,才把她医好。”百里无尘看着容浅止的背影道。

    容浅止猛地停下了脚步,她转身看向百里无尘:“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曦儿,一个月前,曦儿还要吃最苦的药,泡最难闻的药浴。”

    容浅止看得出来百里无尘没有骗她,他也无需拿这种事情骗她,她又问:“为何会这样?”

    “她和晨儿是双生子,你怀他们的时候,你的营养大部分都被晨儿吸收去了,曦儿营养不良,身体很多部分发育迟缓,再加上,她是后出生的,在你的肚子呆的时间过长,有些窒息,她出生的时候,都不会哭,稳婆当时断言,她活不过当日,但我不信,硬是把她从阎王爷那里拉了回来,更是把她养得跟平常人一样。”

    百里无尘顿了顿,又道:“你若不信,你可以找当日给你接生的稳婆打听一下,我决无虚言。”

    容浅止神色不明,她突然道:“如此说来,你可是曦儿的救命恩人,而且,你又把她抚养长了这么大,她叫你爹爹,给你养老送终,并不为过。”

    百里无尘并不意外:“止止,你真不想要曦儿了?”

    “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在曦儿的心里,你就是他的爹爹,她喜欢你,她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既然如此,我为何要破坏她现在的这种快乐?只要她开心快乐,她认不认我这个娘亲,我并不介意。”容浅止面无表情,似乎在说一件跟自己根本无关的事情。

    百里无尘突然笑了:“止止,曦儿一直很想她的娘亲,你不介意,但你有没有想过她想不想认,她若认你,你能狠下心肠说你不是吗?”

    他可不是第一天认识止止,在他看来,止止就是在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