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一眼看穿

    惊云破风两人一听,自然高兴万分,为了安全起见,容浅止叮嘱二人,暂且不要把消息透露出去,等宫漠寒来到北燕之后再说。

    回到沐王府后,容浅止又亲自给宫漠寒写了一封信,让惊云传回南楚。

    到了下午,宫漠寒从望月手里接到了第一封信,此时,他的手已经可以动了,他抽出信笺,急不可待地展开看去,他顿时眯了眯眼,这信笺上根本就不是止止的字迹!这些字虽然模仿得很像,但却少了止止字迹中的灵气,他若猜得没错的话,这封信必是夜星辰模仿止止的口吻写给他的,夜星辰是想冒充他,做他止止的夫君!

    该死!

    宫漠寒的脸色阴沉得吓人,望月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不知道爷这是怎么了,莫非信上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烧了!”宫漠寒把信笺递给了望月。

    “是!”望月急忙接过,不敢多问,拿出火折子,快速把信笺烧成了灰烬。

    “你先出去!”

    “是!”望月赶紧退了出去。

    宫漠寒虽然恼怒,但他倒并不担心夜星辰这种小伎俩能骗到止止,因而,他并没有立即让望月再给北燕传消息。

    望月守在院子里,他开始胡思乱想,想着北燕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能让爷如此生气,莫非是小世子给自己找了个爹,把爷踢到了一边?

    似乎很有可能!

    他正天马行空想得入神,就见又有一只信鸽飞了回来,他顿时一个激灵,不会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了吧?

    他把小竹筒从信鸽的腿上拿了下来,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来到宫漠寒的房门前,道:“爷,惊云又有消息传来!”

    “拿进来!”

    “是!”

    望月进了屋,把信笺从小竹筒里抽了出来,递给了宫漠寒,他的心更是提了起来。

    宫漠寒展开信笺,低头看去,突然轻笑了两声,俊美的脸上满是愉悦之情。

    望月使劲眨了眨眼睛,他没看错吧,他正等着爷大发雷霆呢,爷怎么还笑了?

    宫漠寒可没心情理会此时望月在想什么,他一眼便认出这是止止亲手给他写的信,止止在信中也把发现夜星辰破绽的事简单地提了一下,更多的是叮嘱他好好调养,不要着急。

    他把信细细地看了一遍,折好,收进了怀里,这才看向瞪大眼睛呆呆看着他的望月,他突然问道:“宝哥儿随谁?”

    宝哥儿是望月和兰儿的儿子,容浅止之前已经跟宫漠寒提过。

    “啊?”望月一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宝儿随兰儿,爷,您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宫漠寒意味深长地看了望月一眼,没答,想着,那孩子不随望月这般二就好,他道:“去准备笔墨。”

    望月被宫漠寒看得浑身发毛,他可不敢再多问,应了一声,急忙去准备笔墨。

    宫漠寒亲手给容浅止写了一封信,让望月传去北燕。

    ……

    “主上,属下刚刚得到消息,惊云和破风今日一早跟着小姐回了沐王府!”金路来到百里无尘跟前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