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第一封信

    武德帝看着燕不离脸上焦急的神色,眸光微闪了一下,道:“朕没有立即答应他,只是说朕需要考虑几日。. .CO”

    “那便好。”燕不离松了一口气,又道:“父皇,您可千万不能答应那上邪彧!”

    “为何?”

    “父皇,你不记得了?五年前,是止止让上邪彧国破家亡,上邪彧怎能咽下这口气?他想娶止止是假,想报当年之仇才是真!”

    “朕自然记得五年前东辽和南楚的那场战争,但在朕看来,上邪彧并不是如此心胸狭隘之人,否则的话,他也不能仅仅用了三年就重新统一了南楚,朕倒认为上邪彧此人雄才伟略,跟南楚的寒王不相上下,他倒也配得上翎儿。”

    燕不离瞪大了眼睛,一脸地不敢相信,道:“父皇,上邪彧那家伙给您送了什么好礼了,让您如此为他说好话?”

    “放肆!”武德帝不悦道:“朕是那种轻易就被收买的人?”

    “儿臣知错!”燕不离急忙拱手作揖,又道:“父皇,不管那上邪彧是不是真的想娶止止,止止的婚事您总得问问皇叔吧?”

    “朕自然会问你皇叔,这件事不急。”武德帝意味深长地看了燕不离一眼,转移了话题:“那几本奏折,你可看完了?”

    燕不离一阵头疼,急忙道:“儿臣这就看!”

    武德帝没再出声,眸光在燕不离身上停留了片刻,带着无尽的深意。

    第二日,天空又下起了雨来,燕沐进宫去见武德帝了,迟迟不见回府,容浅止站在廊檐下,看着层层的雨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小晨儿来到容浅止的身后,他轻轻拉了拉容浅止的衣袖,问道:“娘亲,您怎么了?您不开心?”

    容浅止转身,蹲下身,摸了摸小晨儿的脑袋,道:“娘亲没有不开心,娘亲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哦。”小晨儿抿了抿小嘴巴,道:“娘亲,晨儿想问您一个问题。”

    “你说。”

    “娘亲,晨儿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曦儿了?”

    容浅止一愣,这几日,她没有在晨儿的面前提起过曦儿,晨儿也没有问过,她没有想到,晨儿今日突然问起了曦儿,她更没有想到,晨儿竟敏锐地觉察到了。

    她拉起晨儿的小手,道:“晨儿,曦儿喜欢她的养父,她选择和她的养父在一起,这是她的选择,我们是她的亲人,只要她快乐,我们就应该尊重她的选择,对不对?娘亲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到曦儿,但,在娘亲的心中,曦儿和晨儿一样,永远都是娘亲的孩子。”

    小晨儿轻轻点了点小脑袋:“晨儿明白,晨儿只是想曦儿了。”

    容浅止一阵心疼,想了想,道:“晨儿,你可有给曦儿写信,等有朝一日,你们再见面的时候,你可以把你写的信给她看。”

    “好。”晨儿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道:“娘亲,晨儿现在就去给曦儿写第一封信!”

    “嗯,去吧。”

    容浅止看着小晨儿小小的背影,此时,她哪里知道她这随口一说的提议给他们今后一家团聚埋下了重要的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