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金珠正准备出宫去普灵寺,墨画快步上前禀报道:“娘娘,三小姐在路上遇到了霍小姐,两人去了醉珍楼,王爷并没有跟着一道去,回府了!”

    闻言,容金珠嘴角勾出一抹狠毒的笑意:“这倒是好机会!不过,这一次让他们给本宫办仔细了,把那个傻子带到城外再弄死她,切不可在城里弄出动静来!”

    “奴婢明白!”

    “还有,先派人引开他的人,切不可再出差错!”

    墨画自然知道容金珠口中的“他”指的是谁,应了一声,快速去办。

    ……

    霍沁桐领着容浅止进了醉珍楼的一间雅阁,点了一桌子的菜,要了两壶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容浅止双手托着下巴,瞅着借酒消愁的霍沁桐,猜想霍沁桐一定是为情所困,只是不知道她心里的那个男人是谁。

    想了想,她看着霍沁桐问道:“沁桐姐姐,你也喜欢漠寒哥哥吗?”

    一壶酒下肚,霍沁桐有些晕了,再加上知道容浅止是个傻子,她心里对容浅止并没有多少防备,撇了撇嘴道:“宫漠寒就是一个疯子,他还是一个大冰块,本小姐才不喜欢他!”说着,霍沁桐又灌了一口酒。

    疯子?

    容浅止勾唇一笑,宫漠寒那个黑心货若真是疯子,那这京城恐怕就没几个正常人了,至于大冰块嘛,倒还是有几分像的。

    “沁桐姐姐,那你喜欢谁?”容浅止又问。

    霍沁桐趴到了桌子上,突然哭了起来:“慕容那个混蛋,我喜欢他三年了,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唔……”

    容浅止这才明白霍沁桐喜欢的男人是慕容邪,想着慕容邪一次次对她深情的呼唤,她抿了抿唇,心中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霍沁桐哭了一会,睡了过去,容浅止正想着怎样把霍沁桐弄回去,突然,雅阁外传来了动静,片刻后,敲门声响了起来。

    容浅止神色一凛,快速坐到正对门的位置上,双手托着下巴道:“进来!”

    两名伙计模样的人快速进了屋,两人都端着托盘,托盘上摆着几道菜,进屋后,其中一人快速把房门合上。

    看着两人,容浅止心笑了一下,这女扮男装的造型也太差强人意了,不过,这易容术嘛,还可以勉强算及格。

    两人把托盘放到了桌子上,一人快速看了一眼醉倒的霍沁桐,看着容浅止道:“三小姐,我们知道城外有一处好玩的地方,你想不想去玩?”

    “好啊!”容浅止拍了拍手,这两人是要带她出城啊,她正愁怎样离开寒王府不被宫漠寒怀疑呢,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真是天赐良机!

    两人对看了一眼,傻子果然好骗!

    随后,两人带着容浅止快速离开了醉珍楼,等破风赶回来的时候,早已没有了容浅止的影子。

    破风脸色一白,急忙赶回了寒王府,跪在了宫漠寒的面前:“爷,属下失职,中了调虎离山计,王妃被劫了!”

    宫漠寒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向毫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你说什么,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