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宫漠寒冷冷的目光快速在容敬忠等人身上看了一圈,看向容浅止问道。

    容浅止怯生生地拿手指了容钰一下:“漠寒哥哥,他,他刚刚瞪我!”

    顺着容浅止手指的方向,容敬忠一眼就看到了容钰,两道浓眉深深地拧了起来。

    原本容钰心中就窝着火,想着自己一个大男人却要给一个傻丫头行礼心中更是不爽,因为不爽,他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容浅止,但,他绝不承认他瞪了容浅止。

    赶在容敬忠开口之前,他急忙道:“王妃妹妹看错了吧,哥哥看到你回娘家了,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瞪你呢?”

    闻言,容浅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撅了撅嘴巴道:“漠寒哥哥,他就是在瞪我,他还不承认!”

    在马车上被宫漠寒啃了,容浅止越想心中越郁闷,正好见到容钰一副见她不爽的样子,索性就拿他开刀了。

    宫漠寒冷冷地看向容钰,冷冷地开口:“止止向来不会说谎,容公子该做何解释?”

    听宫漠寒这么一说,容浅止很想大笑,她骗他还少吗?他难道是想让她把他卖了再帮她数钱?

    容浅止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在容钰眼中,不管宫漠寒以前如何风光,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毁了容的疯子,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他现在根本不如自己,他并不把宫漠寒放在眼睛,直接回了回去:“王爷,这也只是王妃妹妹的一面之词,可有人证?”

    容钰相信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容相府的人,他们绝不敢站出来给容浅止这个傻子作证的,但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兰儿圆圆的身子挤上前来,大喊道:“奴婢可以作证!奴婢亲眼看到公子瞪了小姐一眼!”

    兰儿的嗓门之大,声音瞬间传了很远,容敬忠脸一黑,急忙道:“王爷,王妃,里面请!”

    容浅止心笑,若论护主心切,兰儿绝对是当仁不让!

    望月却瞥了兰儿一眼,这胖丫头还嫌自己的存在感不够强?

    “不急。”宫漠寒一手搂着容浅止的腰身,站着没动:“既然有人证了,容相是不是该给本王一个交代?”

    宫漠寒的声音很轻,但却阴冷得很,容相府的很多下人们都不由地缩了缩脖子,刘氏更是担心地看向容敬忠。

    容敬忠攥了攥袖中的拳头,瞪向容钰:“钰儿,快给王妃道歉!”没用的东西,还尽会惹祸!

    容钰恨不能撕了容浅止和兰儿,憋了一肚子的气,只能对容浅止拱了拱手,道:“王妃妹妹,哥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哥哥这一次。”

    容浅止顿时眉开眼笑:“好,我就原谅你了!”

    “多谢王妃妹妹!”容钰咬了咬牙,容浅止,你给老子等着!

    随后,宫漠寒拉着容浅止进了容相府,容敬忠寒暄了一番,设宴款待二人。

    用过午膳,容浅止去了她的闺房,宫漠寒被领去了客房。

    南楚的风俗,女子回门要在娘家住上一晚,但夫妻要分开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