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漠寒把容浅止接走后,容敬忠急忙进宫见了容太后。

    容太后之前对容金珠被废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在她看来,容金珠早已没有什么用处不说,反而尽会坏事,废了她对她来说未必是坏事。

    但此时,听闻容浅止完全就是在装傻,顿时气得摔了杯子。

    “气死哀家了,她是把哀家当猴耍呢!”容太后何时吃过这种哑巴亏,越想越气。

    “太后,您消消气,身子要紧!”秋姑姑急忙劝道,帮容太后顺了顺后背。

    容太后还是气不顺,瞪着容敬忠道:“你这个爹爹当的可真好,她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装傻你都不知道!”

    容敬忠心中也是郁闷的,他纵横官场几十年,从来只有他玩弄别人的份,不想他却被容浅止给耍了,他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不过,他可不敢跟容太后抱怨,开口道:“太后教训的是,是臣教女无方。”“好了!”容太后摆了摆手:“那你说说看,她为何要装傻,莫不是十年前她根本就没有傻,她装了十年?”容太后拧着眉,自己也觉得这是无法想象的,十年前容浅止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五岁的孩子怎么

    能装出傻子的样子,而且一装就是十年?

    “臣也仔细想过此事,唯一的可能就是三年前她被楚氏请的神医给医治好了,楚氏不想她被我们拿捏,被让她装傻。”容敬忠顿了顿又道:“楚氏有个姐姐是宫漠寒的师母,她一直很欣赏宫漠寒,她以前就说过,若是容浅止好好的,她就要把容浅止嫁给宫漠寒,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楚氏那个贱人身前早就算计好的,实在

    是可恨!”

    容太后咬了咬牙:“敬忠,等回去后,你让人把楚氏的尸首挖出来,给哀家鞭尸,如此方能解哀家心头之恨!”

    容敬忠点了点头:“好。”

    容太后和容敬忠哪里知道容浅止早已不是原来的容浅止,而已经去世三年的楚氏却遭了无妄之灾。

    “敬忠,照这么看,那丫头定然是已经背叛了容家,你打算怎么办?”容太后问道。

    容敬忠毫不犹豫道:“杀了她。”

    容太后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宫漠寒没有跟慕容邪动手不说,而且容浅止是她好不容易放在宫漠寒身边的棋子,她还没有帮她偷到宫漠寒的兵符,就这样把她杀了,确实有点可惜了。

    她想了想道:“先不要动手,留着她的命,哀家有办法治她。”说着,容太后嘴角勾起一抹阴毒的笑。

    容敬忠瞬间明白了容太后的意思,点了点头:“好,不过,太后,那丫头狡猾得很,您要小心行事。”

    “嗯,哀家明白。”

    ……

    宫漠寒拉着容浅止进了屋,直接来到床边,让容浅止陪自己一道睡觉,昨日一夜没睡,他现在确实困了。

    容浅止也没有矫情,跟着一道躺到了床上,她昨晚上也几乎没睡,本以为会很快睡着,但宫漠寒都已经睡着了,她却依然睡不着。

    为了不打扰宫漠寒,容浅止在心中默默地数绵羊,这时,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想着估计又有人在打她的坏主意。

    她伸出手指头数了数,容太后,容敬忠,容钰,容金珠,“桃花哥哥”,齐傲,这么一数,容浅止这才发现她的敌人还真不少。

    容浅止心中郁闷,貌似她什么也没干啊,她怎么就招惹来这么多敌人了?

    宫漠寒原本已经睡着了,听见容浅止的喷嚏声,睁开眼睛,把容浅止往怀里搂了搂:“着凉了?”

    虽然宫漠寒心中猜测以容浅止的易容术水平,她恐怕早就看出来他戴着人皮面具了,但此时,他依然没有把人皮面具取下来。

    感情是相互的,他知道自己对容浅止动心了,他也希望容浅止喜欢上自己,但绝对不是因为他的这张好看的皮囊,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被宫漠寒如此搂着,容浅止抬眼便看到的是宫漠寒面目全非的“脸”,她嫌恶地皱了皱秀眉,她不知道宫漠寒这个黑心货不把这个恶心的东西取下来是几个意思,但她也不会去勉强他把它取下来。

    “没有。”容浅止撅了撅嘴巴:“肯定是有人又在打我的坏主意!你说,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他们老是处处针对我?”

    宫漠寒低头在容浅止的唇上亲了一下,才道:“因为他们想找死。不过,止止,我会帮你收拾他们的。”

    容浅止顿时想到她在容相府里偷听的丫鬟们偷偷议论容金珠变成猪头的事情,她看着宫漠寒眨了眨眼睛,道:“你不要告诉我,容金珠变成猪头是你弄的?”

    “止止最聪明了。”宫漠寒笑,紧接着声音猛地一沉:“她敢对你动手,我就让她生不如死!”

    容浅止抿了抿唇,她早就看出来宫漠寒是一个冷心冷情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他把她留在身边是因为喜欢她,还是因为男人最原始的占有欲。

    “怎么了?”宫漠寒感觉容浅止有些不对劲,急忙问道。

    容浅止脸上快速了扬起了一抹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会不会也像对容金珠一样对我。”

    “不会!”宫漠寒拧着眉,惩罚似地在容浅止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以后不许胡说,你是你,她是她,你们不一样。”

    容浅止脸一红,根本无暇问宫漠寒她和容金珠哪里不一样,就见宫漠寒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宫漠寒终于在一发不可收前放开了容浅止,容浅止小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她窝在宫漠寒的怀里,不敢抬头。

    宫漠寒深吸了几口气,让身体平静下来,闭上眼睛继续睡觉,片刻后,两人都睡着了。

    待二人起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宫漠寒让厨房摆了膳,用过之后,他去了书房,他担心容浅止无聊,特意让破风去拿了几本书给容浅止看,好让她打发时间。容浅止正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翻着一本《北燕奇闻》,就见兰儿从院门外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