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金珠下了床,她慢慢出了屋,慢慢往冷宫门口走去,整个人如同僵尸一般。

    冷宫门口是有人看守的,两名侍卫见到容金珠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模样都不由地皱了皱眉,两人对看了一眼,把腰间的大刀抽出架了起来:“没有皇上的允许,你不可以出去!”

    容金珠没有出声,但她两眼中的红色愈发地鲜艳了,她猛地伸出了双手,掐住了两名侍卫的脖子,只听到咔嚓一声,两名侍卫睁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容金珠抬脚出了门,慢慢往前走去。

    很快,冷宫出事的消息惊动了宸帝,宸帝不认为容金珠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杀了两名侍卫,立即派御林军大肆搜查皇宫,寻找“凶手”。

    容金珠来到了御花园的天女湖边,这里是她十年前第一次见到宫漠寒的地方。

    那个时候宫漠寒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年,但他长得好看,而且老成得像一个大人,她一眼就喜欢上他了,但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一下。

    “杀了宫漠寒,杀了宫漠寒……”

    声音又在脑袋里响了起来,容金珠红红的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她似又看到了站在湖边的那个小小少年,她冲了过去。

    ——扑通!

    容金珠落进了湖中,此时虽然是春日,但夜里的湖水还是很凉的,容金珠顿时打了一个寒战,她眼中的红色快速地褪去,她的脑袋也清醒了过来。

    想到她刚刚杀了宸帝的侍卫,她脸色一白,真想就此沉入湖底一死了之,但她不甘心啊,她还没有杀了容浅止,她不能死!

    她急忙爬到了岸边,快速出了御花园,她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皇宫。

    ……

    “娘……”容浅止惊呼了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宫漠寒也醒了,他把容浅止往怀里搂了搂,拍了拍她的后背:“做恶梦了?”

    容浅止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我梦到我娘了,我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到她在不停地哭,她的哭声很是凄凉……”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容浅止说到这,她明显感到被一种悲凉的气息慢慢包裹了起来,她缩了缩身子,往宫漠寒的怀里钻了钻。

    “不怕,只是一个梦而已,梦一般都是反的。”宫漠寒收紧了手臂安慰道。

    容浅止窝在宫漠寒的怀里,想了想道:“漠寒哥哥,明日我想去我娘的坟前祭拜一下。”

    自从穿越到了原主是身上,在容浅止的心中,原主的亲娘就是她的娘亲,她理应去她的坟前祭拜。

    “好,明日我陪你一道……”

    宫漠寒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听见天星的声音在窗外响了起来:“爷,属下有要事禀报!”

    “说!”宫漠寒剑眉快速拧了一下,低头看了怀里的容浅止一眼,并没有避开她。

    “爷,半个时辰前,容相派两人去了城外的容家陵园,此时,两人正在挖楚夫人的陵墓!”

    闻言,容浅止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天星,你没有看错?”容浅止的脑袋嗡嗡作响。

    宫漠寒也坐了起来,伸手揽住容浅止。

    “王妃,属下亲眼所以,千真万确!”

    “混蛋,他为什么让人挖我娘的坟,我要杀了他!”容浅止双拳捶在了被子上,她感到浑身冰冷,血液似乎都在倒流,随后,她挣脱掉宫漠寒的手臂,快速下了床。

    宫漠寒知道容浅止要去做什么,也跟着起身,两人穿好衣服,赶往城外的容家陵园。

    两炷香的时间后,宫漠寒容浅止带着天星惊云赶到了陵园,此时,容相府的两名小厮已经把楚氏的坟挖开了,露出了楚氏的棺木,两人正准备撬开棺木。

    容浅止怒不可遏,快速冲上前去,两脚就把两名小厮踹翻在地,她一只脚踩在一名小厮的胸膛上,怒道:“说,容敬忠为什么让你们来挖我娘的坟?!”

    两名小厮都是容相府的人,他们都是认识容浅止,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容浅止。

    少女一身红衣,容颜绝色,但此时在盈盈的月光下,她满脸怒色,双目喷火,哪有半点以前的天真无邪?

    宫漠寒也是第一次看到容浅止如此不一样的一面,他没有出声,带着天星惊云静静地站在一旁。

    两名小厮都是脸色惨白,原本这差事就是极缺德的,他们也心虚得很,但这是主子吩咐的,他们又不敢反抗。

    被容浅止踩着的小厮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宫漠寒,急忙道:“王……王妃饶命!相爷让……让小的们把夫人的尸首挖出来鞭尸……”

    闻言,容浅止慢慢攥紧了双拳,手背上现出了条条青筋,她恨不能现在就杀了容敬忠那个狗东西!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娘跟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如今她娘都死三年了,这有多大的仇恨让他要把她娘鞭尸啊!

    此时,容浅止真是恨极了,怒极了。

    宫漠寒拧着剑眉抿着唇没出声,天星惊云都不由地把拳头攥得咯嘣嘣直响。

    容浅止深吸了一口气,又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相爷没说,小的……小的不知。”

    容浅止也猜想容敬忠不会把原因告诉两个下人,把脚收了回去:“都起来吧,把我娘的坟给我重新弄好,再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你们一命。”

    “是,是!”

    两名小厮急忙把楚氏的坟弄好,又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容浅止眯了眯眼,快速用银针在两人的同一处要穴上扎了一针,两人瞬间昏死了过去。

    “天星,惊云,你们把这两人找个荒山野岭扔了,他们会不会被狼吃了,就看他们的造化了!”敢挖她娘的坟,她不直接把他们扔去喂狼,她已经很仁慈了。

    “是!”

    天星惊云快速提着两名小厮离开。

    容浅止跪在楚氏的墓前,道:“娘,您放心,这个仇,我一定帮您报,您安息吧。”说完,容浅止磕了三个头。

    宫漠寒扶着容浅止起来,问道:“止止,你打算怎么报仇?”容浅止眯了眯眼,一字一句道:“告御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