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林自然知道眼前的女子就是宫漠寒的傻王妃容浅止,而且他还知道容浅止其实一点都不傻。

    据容敬忠信中所说,这容浅止并非他的骨肉,而是楚氏十五年前偷偷让人抱回去的,至于她的亲生父母是谁,容敬忠也不知道。

    看着容浅止,左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仔细想想,他似乎并没有见过她。

    左长吉终于把目光从容浅止的脸上移开,他转头看向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左林道:“爹,据容世伯信上所言,这容浅止似乎有什么绝技,我们不可不防啊!”左长吉小眼睛乱转,带着坏坏的算计。

    左林抬手捋了捋胡须,看向左长吉:“你不是已经有打算了么,说吧。”知子莫若父,左长吉尾巴一翘,左林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左长吉呵呵笑了两声:“还是爹爹最了解儿子!儿子想,反正那宫漠寒已经活不久了,与其让容浅止因为宫漠寒伤心,还不如让她高高兴兴地留在儿子的身边,儿子听许大夫说了,她还是个完璧之身呢!”

    说到这,左长吉暗自揣测宫漠寒那方面肯定有问题,否则的话,他能忍住这么一个美人天天跟他同床共枕什么都不做?傻子才忍呢!

    “你院中的女人还不够多?”左林瞪了左长吉一眼,但语气却带着明显的纵容。

    左长吉摸了摸鼻子,笑道:“是多了点,要不儿子等一下遣散几个?”

    左林睨了左长吉一眼,道:“你打算怎么办?”显然,左林已经同意把容浅止给左长吉了。

    “爹,我已经想好了,让许大夫抹去容浅止的记忆,我给她重新取个名字弄个身份,如此,她就是我的人了。”

    左林并没有反对,他想了想,道:“你让许大夫仔细点,不要出什么纰漏,毕竟我们并不知道她身怀什么绝技,而且也不知道她那绝技会不会随她记忆一起消失,你还是小心为好。”

    知道左林定然会答应,左长吉一双小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爹爹放心,儿子一定会小心再小心!”

    左林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左长吉随即叫来了许大夫,让他抹去容浅止的记忆。

    许大夫拿出针包,抽出三根银针,分别刺在容浅止头部的三处要穴上。

    ……

    “止止,你怎么不跑了?”

    “止止,你就是一个小骗子!”

    “止止,退后!”

    “止止,止止……”

    容浅止头痛欲裂,有一个人不停地在她耳边说着她熟悉却又陌生的话语,他的声音很好听,但她不知道他是谁。

    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她什么都看不清,她伸出手想去抓住他,但她什么也抓不住。

    慢慢的,她的头开始不痛了,但她却感到她的心越来越痛,像有什么最珍贵的东西被她弄丢了,她想捡回来,却怎么也找不到。

    看着容浅止额头上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左长吉看向许大夫问道:“怎么回事?”

    “回世子,已经大功告成,再过半个时辰,她就会醒过来。”许大夫把银针从容浅止头上拔下,收了起来。

    “如此甚好,去领赏银吧,不过,你应该知道本世子的规矩。”左长吉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许大夫急忙拱手道:“请世子放心,下官从没有见过这姑娘,不知道她是谁。”

    “很好,去吧。”

    许大夫退了出去。

    左长吉转身看向容浅止,小眼睛眯了眯,真是一个绝色的大美人啊,给她取一个什么好听的名字好呢?

    沉鱼落雁,国色天香……

    左长吉觉得这些名字都太俗,根本配不上容浅止的美好,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名字,就叫窈窈好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帮容浅止取好了名字,左长吉很快帮容浅止编了一个身份,随后叫来一名伶俐的丫头叠翠,交代了几句。

    半个时辰后,容浅止慢慢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镶着金边的帐顶,她正疑惑着,就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夫人,您醒了!”

    夫人?

    容浅止皱眉,转头寻着声音看去,床边上站在一名小丫头,小丫头十四五的样子,梳着两个丫髻,穿着古代丫鬟的服饰,此时,她正一脸惊喜地看着她。

    看到这,容浅止脑袋里有些蒙蒙的,她坐起身,转头往四周看了看,古色古香的屋子,极具奢华,她似乎穿越了……

    此时,容浅止穿越之后的记忆已经被许大夫抹去了,但她前世的依然存在,看着眼前的一切,她便以为她是刚刚穿越过来。

    “夫人,您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奴婢去请大夫?”叠翠关心地问道。

    “没有。”容浅止拧着眉,对叠翠对自己的称呼很是不爽,别人穿越不都是能穿越成什么公主的,她一穿越怎么就成了有夫之妇了?也不知道那男人是什么人,若是什么歪瓜裂枣,她怕她忍不住会踹了他。

    叠翠可不知道容浅止在想些什么,又问:“夫人,您饿不饿?”

    容浅止摇了摇头:“不饿,他呢?”容浅止想看看那男人如何,若真是什么歪瓜裂枣,她得赶紧想办法开溜。

    叠翠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容浅止说的是谁,急忙道:“夫人是问世子?世子正在书房,要不要奴婢现在去请世子过来?”

    容浅止点了点头,叠翠快去去请左长吉。

    这一切自然是左长吉事先安排好的,他得到消息,快速来到了容浅止的跟前。

    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容浅止便低下了头,泥煤的,这男人一看就是好色之徒,真是恶心死她了!

    左长吉只当是容浅止害羞了,坐到床沿上,笑着道:“窈窈,你的头可还痛了?”

    窈窈?

    容浅止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名字,她摇了摇头,没出声,身子往床里面挪了挪。

    “窈窈 ,你这是怎么了?”左长吉伸手就想去握容浅止的手,容浅止急忙把手缩了回去,快速看了左长吉一眼,道:“我,我忘记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