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漠寒知道,左长吉对他自己的女人确实称不上温柔,但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他的世子妃黄可儿。

    黄可儿是黄氏的亲侄女,黄氏对她极其宠爱,再加上黄可儿很会讨左长吉的欢心,因而左长吉可以说是从没有呵斥过黄可儿,更不要说是当着别人的面了。

    此时,宫漠寒担心被黄可儿看出破绽,悄悄在容浅止的手心写下了几个字,容浅止也是一惊,心中暗叫不好,她急忙干咳了一声,道:“可儿,我今日心情不好,你先回屋吧。”黄可儿心中正委屈着,想着定是这“九夫人”用什么狐媚子的手段迷惑了左长吉,才让左长吉对自己发怒的,她并没有多想,此时听“左长吉”如此一说,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她朝着容浅止娇媚一笑道:“好,

    妾身这就回去。”

    容浅止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点了点头。

    “九妹妹,你有空的话可以去我院子里找我玩,我这个人很随意的。”黄可儿看向宫漠寒笑着道,但笑意中却藏着浓浓的杀机。

    宫漠寒点了点头。

    随后,黄可儿深深看了宫漠寒一眼,带着两名丫头快步离去。

    容浅止松了一口气,拉着宫漠寒继续往黄氏的院子走,而就在这时,黄可儿突然转身看向了二人,她皱了皱秀眉。

    目送着“左长吉”“容浅止”进了院子,黄可儿这才对身旁的一丫头问道:“青翠,你有没有觉得今日的世子有些不对劲?”

    叫青翠的丫头想了想,道:“奴婢没有看出来,世子妃,您看出什么来了?”

    “我也没看出什么,只是感觉不对劲。”说着,黄可儿快步往黄氏的院子走去,来到院门边上,她并没有进去,而是悄悄探出脑袋往里看去。

    宫漠寒和容浅止正往黄氏住的正屋走,宫漠寒很快觉察到了黄可儿在院子门口偷看,不过他并没有回头,而是在容浅止的手心写下了几个字:恐有变,速战速决!

    容浅止神色一凛,加快了步伐,拉着宫漠寒进了黄氏的屋子。

    见两人的身影消失了,黄可儿这才收回了脑袋,她总觉得越看左长吉越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但她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仔细想了想,突然,她脑袋里灵光一闪,她顿时想起来以前左长吉拉着她的时候一直都是一手拉着她,一手背于身手,就这事,她还跟他理论过,但左长吉说那是他的

    习惯,他改不了了。

    但今日左长吉一手拉着容浅止,一手可没有背于身后,他这习惯怎么突然就改掉了?

    黄可儿越想越觉得奇怪,再想到刚刚左长吉的表现,她顿时想起了不久前她姑姑还特意叮嘱过她,这几日恐有贼人进府,那贼人可能会乔装改扮,让她小心仔细着。

    想到这,黄可儿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但她可不敢再跟过去看看那“左长吉”是不是贼人假扮的,她想了想,急忙往左林的书房奔去。

    来到左林的书房,黄可儿快速把她怀疑的事情跟左林说了一遍,左林听完后,心顿时悬在了半空中。

    他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黄可儿争风吃醋无中生有出来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是宫漠寒假扮了长吉,那他的兵符恐就有失了!

    他连忙一方面让人点兵兵围黄氏的院子,另一方面亲自带着几名贴身侍卫往黄氏的院子赶去。

    与此同时,确实如宫漠寒所料,黄氏对左长吉有求必应,她听“左长吉”说想看看左林的兵符,二话没说,便拿了出来,给“左长吉”看。

    容浅止接过,快速递给了宫漠寒,宫漠寒仔细地看了看,确认无误后,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黄氏见状,顿时拧起了眉头:“长吉,她这是做什么?快点让她把兵符拿出来!”此时,黄氏并没有反应过来。

    宫浅止勾唇一笑看向了宫漠寒,就见宫漠寒快速上前,一记手刀把黄氏劈晕了过去。

    “漠寒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容浅止急忙问道。

    “走!”

    宫漠寒拉着容浅止快速出了屋子,他们刚到院子里,左林的吼声已经传了过来:“来人,拦住他们!”

    黄氏的院子里是有暗卫的,暗卫们听到左林的命令,快速现身,把宫漠寒容浅止围在了中间。

    宫漠寒眯了眯眼,拉着容浅止停下了脚步。

    这时,左林终于赶到,他飞身来到了二人的不远处,看着容浅止道:“寒王爷,你真是让本王‘惊喜’啊!”这倒不是左林看出了容浅止的易容术,只是他想诈一诈宫漠寒,而且还给弄错了。

    看着左林的一名侍卫进了黄氏的屋子,宫漠寒知道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他看着左林开口道:“左王爷,你还真是眼拙,连本王都认不出来。”听到宫漠寒的声音,左林还是不由地一惊,他这才看向了易容成容浅止模样的宫漠寒,攥了攥拳头道:“寒王爷不但英勇过人,还真是能屈能伸啊!”左林的言外之意非常明显,宫漠寒堂堂的一国王爷,竟

    然易容成一个女人的模样,真是笑死人了。闻言,容浅止立马不乐意了,左林这货竟然敢嘲笑她的男人?她冷哼了一声,变回了自己的声音,讥讽道:“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为,不像左王爷您,连自己的儿子都能认错,这若传出去,定是笑掉人的

    大牙!”

    左林猛地看向容浅止,一双虎目瞪得圆圆的,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他左林纵横疆场几十年,今日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耍得团团转,真是气死他了!

    他恨恨地看了容浅止片刻,大手一挥:“来人,把他们拿下,生死勿论!”说完,他快速退出了院子,他倒要看看宫漠寒能有多大的本事,他不相信他有三头六臂!院子里很快响起了刀剑相碰的声音,而就在这时,左林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左林,十年没见,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