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着楚天娇她那张丑得像夜叉一样的脸,燕不离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不敢想象他若真和她成了婚会是怎样一番情形,他想他一定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对!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和她成婚,能拖一天是一天!

    见燕不离迟迟没有出声,楚天娇挑了挑眉,道:“怎么,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拉过姑娘家的手,你现在是在害羞?”

    楚天娇一点都不相信美女环绕风流快活的燕不离会是一个处。燕不离差点被楚天娇的话噎死,他是男人,害什么羞?他猛地瞪向楚天娇:“男女授受不亲懂吗?我们还没有成婚,我若拉你的手,别人还以为我想非礼你呢,而且,这对你的名声也不好。”说完,燕不离

    自己都怀疑他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楚天娇不禁乐了:“不离,没想到你不但是个正人君子,还很会为我着想啊。”微微停顿了一下,楚天娇又道:“真想快点和你成婚,这样吧,要不,我们今天就拜堂成婚吧。”

    燕不离正端着酒杯喝了一口酒,听了楚天娇这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他差点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顿时呛得连咳了几声。

    “跟我成婚,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楚天娇伸手帮燕不离拍了拍后背,瞅着他,笑道。

    燕不离知道楚天娇是故意的,拨开她的手,没再理会她。

    容浅止坐在宫漠寒身旁,她神情寡淡,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听燕不离和楚天娇在说什么,脑海中不时想起的是燕沐那张惨白的脸。

    宫漠寒陪在她的一旁,紧紧握着她的一只手,他没有出声,却胜过千言万语。

    容浅止转头看向宫漠寒,开口道:“漠寒哥哥,我也想喝酒。”

    燕不离快速拧了拧眉,他知道容浅止这个时候要喝酒定然是借酒消愁,他没待宫漠寒开口,出声道:“止止,这酒太辣,一点都不好喝,等改日哥哥弄一坛好喝的果酒,再请你来喝。”

    容浅止转头,看向燕不离,轻轻唤了声:“哥哥……”

    燕不离怔了怔,一股酸楚涌上了心头,他的眼眶有些微热,原本她应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沐王府里无忧无虑地长大,却做了十年的傻子,被人耻笑了整整十年!

    想到这些,燕不离心中的酸楚更甚,他沙哑地开口:“嗯,妹妹……”

    “哥哥,我想喝酒。”容浅止看着燕不离,又道。

    看着容浅止那双似乎把所有的痛都隐在其中的黑白透亮的眸子,燕不离张了张嘴巴,拒绝的话语再也说不出口,他转头看向了宫漠寒。

    宫漠寒看了燕不离一眼,没有立即出声,伸手拿过一只空酒杯,斟满酒,放到了容浅止的面前,这才开口道:“喝吧,你若喝醉了,也没关系,我抱你回家。”

    闻言,容浅止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汹涌而出,她端起酒杯,泪水落到了杯中,她仰头一饮而尽,酒水掺杂着泪水,酸的,苦的,辣的,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宫漠寒没有出声,也没有阻止,而是默默地又为容浅止斟满了酒,容浅止端起,再一次一饮而尽。

    燕不离眼眶微红,他看不下去了,站了起来:“我去看看皇叔。”说完,他快步往院门口走去。

    “我跟你一道!”楚天娇急忙站起身,跟在了燕不离的身后。

    宫漠寒没有理会燕不离和楚天娇,又给容浅止斟上了第三杯酒,容浅止没再喝,她转头看向了宫漠寒,隔着酒意和泪眼朦胧,她看到了一个伟岸的男人,他正用他无限的宠溺和纵容陪在她的身边。

    她眨了眨眼睛,晶莹剔透的泪珠再一次滚落了下来,她扑到了宫漠寒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哭出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不安焦躁和心痛。

    宫漠寒把容浅止紧紧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没有出声,让容浅止尽情地哭,他想,等止止哭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容浅止不知哭了多久,酒劲也上来了,她迷迷糊糊地开口:“漠寒哥哥,我们回家,娘还在家里……”

    “好。”宫漠寒抱起了容浅止,让燕不离备了辆马车,带着容浅止回王府。

    马车上,容浅止半醉半醒,她被宫漠寒抱在怀里,却一手揪着宫漠寒的衣袖,不安地开口:“漠寒哥哥,你别走,别走……”

    “止止,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永远都会陪着你。”宫漠寒腾出一只手,把容浅止紧锁的眉头抚平,低头亲了亲容浅止因醉酒而显得分外红的脸颊。

    这时,容浅止突然伸手搂上了宫漠寒的脖子,她合着眼帘,伸头,如樱的唇瓣准确无误地碰上了宫漠寒的,她轻轻转了转脑袋,又道:“漠寒哥哥,不要走……”

    少女独有的幽香夹杂着酒香喷洒在鼻翼间,宫漠寒只觉得呼吸一紧,此时此刻,他才发现,醉酒的止止更是美得惊人。

    “止止……”他轻唤了一声,伸手扶住了容浅止乱动的脑袋,低头吻了上去。

    直到马车在府门前停了下来,宫漠寒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容浅止,抱着容浅止下了马车。

    一路被宫漠寒抱回了房间,容浅止早已睡着了,宫漠寒把她放到床上,让兰儿守着,自己亲自去往宁珞住的院子。

    宫漠寒离开后,宁珞从一个拐角走了出来,她快步进了容浅止的房间。

    望月守在院子里,他虽然不知道宁珞是谁,但王爷王妃已经吩咐过,她在府中可以任意走动,她到哪里都不需通禀,因而,望月看着宁珞进了宫漠寒的房间并没有拦着。

    宁珞快步进了内室,兰儿见到她,急忙行了一礼,兰儿也不知道宁珞的身份,但知道她身份尊贵,她跟小姐的关系更是不一般,小姐醉了,她来看小姐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你先出去!”宁珞看了兰儿一眼,快步往床边走去,冷冷地开口。

    “是!”兰儿没有多想,快速退出了房间。兰儿离开后,宁珞没有耽搁,带着容浅止从后窗飞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