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浅止瞅向宫漠寒,终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男人一身黑衣,脸上戴着黑色的面具,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但此时此刻,这样一个高冷的男人却在揪着桃叶,这也太有违和感了!

    见容浅止笑了,宫漠寒一把扔到了还剩下几片孤零零叶子的桃枝,把容浅止搂进了怀里:“开心了?”

    容浅止一愣,方才明白刚刚宫漠寒为何学她了,心中一阵动容,她扔掉了手里的桃枝,紧紧地搂着宫漠寒,把脸在他的胸前蹭了蹭,软软地开口:“漠寒哥哥,你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夫君。”

    “那是自然。”宫漠寒说得一点也不脸红,他低头亲了亲容浅止光洁的额头,又道:“止止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媳妇!”

    闻言,容浅止咯咯地笑了起来,明媚的阳光洒落在桃林里,桃林似乎都跟着笑了。

    望月偷偷瞅了瞅宫漠寒和容浅止,心中羡慕的同时,他猛然想起了兰儿,他顿时一个激灵,他想那胖丫头做什么,他一定是疯了!

    容浅止心情快速好了起来,她抬起头,看着宫漠寒道:“我怀疑爹爹是双生子,伤娘的那人就是爹爹的孪生兄弟!”

    “为何这么说?”宫漠寒心中有些吃惊,问道。

    容浅止把燕沐当时的反应说了一遍,又道:“漠寒哥哥,我可以肯定爹爹就是在说谎,他肯定有一个孪生兄弟!”宫漠寒并不怀疑容浅止的判断,他想了想,道:“照现在看来,岳父大人并不知道岳母大人被毁容一事,而岳父大人是因为当年的某种原因不愿意说出那个秘密,若我们把岳母大人毁容的事情告诉他,止止

    ,你说,他会作何反应?”

    “他会告诉我们那个秘密?”容浅止不敢肯定,她爹爹会不会说出来,这还要看她娘在她爹爹心中有多重的位置,他能不能为了她娘不顾一切!

    宫漠寒没有出声,因为他也不能肯定,当年燕沐可以不顾对宁珞的承诺要娶薛姨娘进府,现如今他会为了宁珞说出那个秘密吗?这还真说不准。

    他想了想道:“止止,或许我们可以从别人入手。”说着,宫漠寒好看的凤眸微微眯了眯,眸中快速划过一道料峭的寒光。

    “从别人入手?”容浅止疑惑地看着宫漠寒:“漠寒哥哥,你说的这个别人指的是……莺歌?”

    “聪明!”宫漠寒笑,伸手刮了一下容浅止的小鼻子,又道:“莺歌胳膊上有胎记,而且又长得像极了岳父大人,止止,你说,她不是岳父大人的孩子,她会是谁的孩子?”

    容浅止脑中顿时灵光一闪,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真笨!”

    宫漠寒伸手帮容浅止揉了揉脑门:“谁说我的止止笨了,止止最聪明了!”

    容浅止撅了撅嘴巴:“人家本来是挺聪明的,但一到你面前就会变笨!”

    宫漠寒宠溺一笑,转而正色道:“止止,我怀疑莺歌小的时候跟家人走散跟在‘桃花哥哥’身边,不仅仅是一个巧合,极有可能是那人布的一个局。”

    之前,莺歌认宁珞做娘,她把很多事情都告诉了宁珞,其中包括她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后来,容浅止问过宁珞,宁珞便把她听到的都跟容浅止说了,因而,莺歌的很多事情,宫漠寒和容浅止都已经知道。

    听宫漠寒这么一说,容浅止不禁有些心惊,藏匿几十年,把自己的亲生骨肉送人,这样的男人是怎样的心狠和有耐心啊,这男人似乎比“桃花哥哥”还要恐怖。

    容浅止抿了抿唇,看向宫漠寒道:“漠寒哥哥,照这么说的话,那人和‘桃花哥哥’很可能认识?”

    宫漠寒点了点头,道:“止止,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那人隐匿了几十年,肯定是做足了准备,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嗯,我明白,漠寒哥哥,你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让破风在暗中盯着莺歌,现在容敬忠已有所动作,这一次一定要把容太后的势力彻底铲除,之后,我们再想办法把那人引出来。”

    “好,漠寒哥哥,就按你说的办。”

    响午十分,宫漠寒接到消息,快速出了府,两个时辰后,兰儿扭着圆滚滚的身子,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容浅止的面前:“小姐,不好了,他们要来抓您了,您快跑吧!”

    容浅止正翻着一本北燕的史志,她瞅着兰儿,笑着问:“兰儿,我又没杀人,又没放火,谁要来抓我呀?”

    看着都火烧眉毛了容浅止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兰儿急得直跺脚:“哎呀,我的小姐,太后意图弑君篡位已经被拿下了,她牵连到了容府,现在容府已经被御林军围住了,他们等一下就来抓您了!”

    容浅止眨了眨眼睛,想着宫漠寒和宸帝这一锅端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而容太后和容敬忠也终于把他们自己给作死了。

    “哦,这样啊。”容浅止笑道:“他们若敢抓我,我就让他们抓好了。”宫漠寒已经告诉了宸帝她的身份,她的身份很快就会公开,宸帝肯定不好傻到让人来抓她的。

    “小姐,您又傻了!”兰儿惊得睁大了眼睛,小姐不是已经变聪明了吗,怎么又傻了?

    容浅止自然是逗兰儿玩的,她正想解释,就听见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而且这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显那些人是朝这边来的。

    “出去看看。”容浅止觉得奇怪,站了起来,快步往院门口走去。

    望月就候在院子里,他也听到了脚步声,正疑惑着,见状,急忙道:“王妃,属下先去看看!”说完,望月快速奔出了院子。

    看着手提着大刀狂奔而来的数十名御林军装扮的男子,望月惊住了,他明显感到阵阵杀气扑面而来!这时,容浅止也出了院子,她放眼望去,随即眯了眯眼,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