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虽然平日里比较二,但毕竟他从小就跟着宫漠寒,上过战场,打过仗,腥风血雨更是没少经历,此时此刻,他能明显感受到这些人来者不善!

    短暂的吃惊之后,他刷地一下把腰上的大刀抽了出来,厉声道:“来人,保护王妃!”

    兰儿已经来到了望月的身后,她还从没有看过望月如此有气势的一面,不觉看呆了。

    望月的话音落下,院子里的暗卫纷纷现身,在容浅止的前面一字排开,把容浅止护在了身后。眨眼间,数十名御林军已经来到了望月等人的前面,为首之人一挥手,众士兵停了下来,就见这人眯了眯眼,目光越过望月,看向容浅止,道:“容氏一族意图弑君篡位,罪不可恕,本统领奉旨捉拿逆贼之

    女容浅止!容浅止,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让本统领动手?”

    说话之人是御林军副统领文信,望月是认识他的,闻言,望月怒喝了一声:“文信,你口口声声说是奉旨,我问你,你奉的旨意呢,你拿出来给我看看呀!”

    望月早已知道了容浅止的真正身份,而且爷也跟皇上说了,他一点也不相信皇上会傻到冒着得罪沐王府和宁剑山庄的风险来派人来捉拿王妃,这里面一定有古怪!容浅止也觉得奇怪得很,她仔细看了看文信和他身后的数十名御林军,想看看他们是不是易容的,若是易容的,那她就可以肯定他们不是宸帝的人,是有人想借宸帝的名来趁火打劫,但让容浅止失望的是

    ,这些人都没有易容。

    那,他们是……

    这时,一阵风吹过,容浅止只觉得心头一凉,她抿了抿唇,没有出声。

    文信看着望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明黄色的卷轴,轻轻一抖,卷轴展开,往望月的跟前送了送,幽幽道:“仔细看清楚了,这是什么!”

    望月瞳孔一缩,他无法想相信皇上真的下旨捉拿王妃,怎么会这样?一时间,望月也没了注意,他转头看向了容浅止。容浅止看了望月一眼,往前看去,又有大批的御林军朝她这边蜂拥而至,她想了想,拨开挡在她前面的暗卫,抬脚走上前来,容浅止清楚地知道,她迈出的这一脚,是走到了刀刃上,她可能随时去阎王爷

    那里报道,但让她躲在望月和这些暗卫的身后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送死,她做不到。

    “王妃!”望月急忙横出了一只胳膊拦住了容浅止,又道:“王妃,皇上不可能下这样的旨意,那圣旨一定有问题……”

    望月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文信突然飞出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望月的身上,望月不防,顿时一个踉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望月!”

    容浅止和兰儿齐齐惊呼了一声,二人扶住了望月,兰儿更是红了眼睛,瞪向文信。

    “望月,你竟敢质疑皇上的圣旨,本统领那一脚都是轻的!”文信收起脚,眸光在前面看了一圈,又道:“你们若再敢拦着,格杀勿论!”

    望月挣扎着站直了身,用衣袖摸了摸嘴角的血迹,怒道:“我们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带走王妃!”

    “望月!”兰儿顿时哭了起来,她不想他死,一点都不想。

    望月转头看向兰儿,似诀别般道:“好好活着!”他话音刚落,就觉得身体一麻,他猛地睁大了眼睛:“王妃,您快帮我的穴解开,属下们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他们把您带走!”

    容浅止拍了一下望月的肩膀,嘴角扯了许笑意,道:“望月,绝大多数人的命只有一次,好好珍惜,好好活着,帮我好好照顾兰儿。”

    “不要!”兰儿抱着容浅止的胳膊痛哭了起来:“奴婢不要离开您,奴婢不怕死!”

    “王妃!”望月红了眼睛,他大叫了一声,对身旁的暗卫怒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帮我解开穴道!”

    “望月!”容浅止脸色一沉,声音带上了明显的厉色,看了周围的暗卫一圈,又道:“你们若还当我是你们的王妃,就按我说的做!”

    暗卫们对看了几眼,没敢再有所动作。

    望月的眸中已是一片猩红,他咬了咬牙,终是没有再出声。

    “小姐……”兰儿哭着慢慢松开了手。

    容浅止转头看了看兰儿,看了看望月,看了看周围的暗卫,又看了看这个她住了几个月的院子。

    此时院子里自然没有宫漠寒的身影,他应该还在皇宫,此时此刻,她好想再见他一面,告诉他即便她死了,他也要好好地活着。

    “容浅止,不要再磨蹭了,快点走吧!”文信抬头看了看天空中太阳的位置,冷冷地开口。

    容浅止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快速转头,迎上文信的目光:“走吧。”

    “王妃!”

    “小姐……”

    容浅止没有再转头,而是淡淡地开口:“你们都留下,不许跟着。”

    很快,文信和他带来的御林军都退出了寒王府,容浅止转头,看了一眼慢慢合上的王府大门,她还是有着一丝欣慰的,还好,娘应该不在府里,否则的话,她一定会为了她跟他们拼命的。

    她看向文信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自然是你该去的地方。”文信眸光微闪了一下,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容家犯了事理应被关入天牢听候发落,照你的意思,你们要带我去的地方并不是天牢。”容浅止瞅着文信,嘴角勾出一抹凉凉的笑。

    闻言,文信的眉头快速拧了一下,冷冷道:“哪来这么多废话,赶紧走!”

    “好啊!”容浅止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又道:“只要你们能追得上我。”说话间,容浅止的身影快速消失在了文信的眼前。

    移影幻步……

    文信冷笑了一声,似乎早就猜到容浅止会借助它来逃跑,一只手背在身后快速做了个手势,同时怒喝道:“抓住她,不要让她跑了!”士兵们四散开来捉拿容浅止,文信则是独自骑着马朝着城外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