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无心就站在慕容邪身旁,她把慕容邪脸上那一往深情清楚地看在眼底,一时间,她竟然羡慕起容浅止来。

    传闻容浅止就是一个傻子,被人耻笑,养在闺阁,她何德何能嫁给了宫漠寒那样的男人,还得慕容王府的世子爷倾心相待,她不禁真想见见她了。

    但宫漠寒称病避不见客,想见那容浅止似乎并不容易。

    她正想着,就见慕容邪伸手从颈子上取下了一块通体白色的玉佩,她瞬间瞳孔一缩——天蚕灵玉!

    传说天蚕灵玉不但可以帮人去病辟邪,而且它里面还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这股力量可以让人生死轮回。

    慕容邪拿着玉佩,指腹轻轻在上面摩擦几下,又上前敲了敲门。

    片刻,门房小林子把门拉开了一条缝,探出了脑袋,问道:“左相大人,您还有事?”小林子可不知道慕容邪已经辞去了左相之职。

    慕容邪把玉佩塞到了小林子的手里,道:“把它给止止,希望它能帮止止快点好起来。”说完,慕容邪不待小林子有所反应,转身快速离开。

    “左相大人……”小林子高举着玉佩,他猜想左相大人给王妃玉佩是想帮王妃去病的,但这不合适吧?这玉佩怎么看怎么像定情信物呢?他顿时觉得自己拿的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看着小林子手中的天蚕灵玉,雪无心的手微微握了握,她压了压现在就抢过来的冲动,转身跟在了慕容邪的身后。

    “去给止止!”又说了句,慕容邪带着雪无心快步离开了。

    小林子无法,只能拿着玉佩去找惊云,把玉佩交给了惊云,之后,一溜烟跑了。

    惊云也是有些头疼,他完全可以想象爷看到玉佩后,脸恐怕又要黑了。

    他硬着头皮进了书房,把玉佩放到了宫漠寒的案桌上,果不其然,宫漠寒的俊脸瞬间沉了下来:“慕容邪他人呢?”

    宫漠寒觉得慕容邪就是成心给他添堵的,他不是都要回北燕了么,他还送止止这玉佩什么意思?

    “慕容世子已经离开了。”惊云说完便低下了头,闻着满屋子里浓浓的酸味。

    宫漠寒一阵气恼,摆了摆手,让惊云退了下去。

    燕不离翻书也翻累了,他一屁股坐到宫漠寒案桌前的椅子上,拿起天蚕灵玉仔细瞅了瞅,咂了咂嘴巴:“果然是块好玉,千金难求,慕容那小子还真舍得啊。”

    宫漠寒猛地瞪向燕不离,一把从他手里夺过玉佩,揣进了怀里:“我要回去陪止止了,你可以走了!”

    燕不离瞥了瞥嘴巴,站了起来:“见色忘义的家伙,算了,我也懒得找了,等日后从那丫头嘴里套一套,说不定就套出来了。”

    宫漠寒没有理会燕不离,跟着出了书房,回了自己的院子。

    进了房间,见容浅止已经睡着了,甜美的睡颜煞是可爱,他不禁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顿时决定他才不会帮慕容邪把玉佩给止止,慕容邪想得倒美!

    容浅止并没有睡沉,她咯咯笑了两声,睁开了眼睛,搂着宫漠寒的脖子,把他拉了下来:“不离哥哥找你做什么?”

    宫漠寒脱了鞋子,顺势躺到床上,把容浅止搂进怀里,这才把楚天娇醉酒的事说了一遍,他自然没有漏掉那两个他闻所未闻的词语。

    手机,网络?

    容浅止愣了愣,她没有想到她穿越了千年竟然还能听到如此现代的词语,她心中不禁有些激动,她可以肯定楚天娇跟她一样是穿越人氏。

    她不知道楚天娇是何时穿越过来的,不过,她好像不像自己一样已经想留在这里了,她还想回现代去。

    见容浅止在发呆,宫漠寒不禁问道:“止止,你在想什么?”

    容浅止仰着小脸,瞅着他:“慕容哥哥,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此时此刻,容浅止觉得她该把她的一切都告诉宫漠寒。

    宫漠寒微微一愣,他早就听说人死后喝孟婆汤走奈何桥重新投胎为人,照这么说人是有前世今生的,只是以前他并不相信,但此时……

    他抿了抿唇,开口道:“止止,你想告诉我什么?”

    “漠寒哥哥,你会害怕吗?”容浅止还是不禁有些担心,穿越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她真害怕把宫漠寒给吓跑了,那她找谁哭去?

    宫漠寒宠溺一笑,在容浅止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止止,你夫君我是那么胆小的人吗?放心,我不会害怕,说吧。”

    “漠寒哥哥,其实我不是真正的容浅止……”容浅止把她的前世以及如何穿越的都跟宫漠寒说了一遍。

    自始至终,宫漠寒的脸上都没有出现害怕的神色,顶多是有着一丝难以置信,听完,他久久没有出声。

    容浅止有些心慌了,她搂着他,急切道:“漠寒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你会嫌弃我吗?”

    “傻瓜,又胡说!”宫漠寒伸手捏了捏容浅止的小脸,又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得好好感谢老天爷把止止送到我的身边,让我何其有幸。”

    “漠寒哥哥,你不觉得害怕?”容浅止松了一口,瞅着宫漠寒眨了眨眼睛。

    “为何要害怕?”宫漠寒笑道:“即便止止是小狐狸精,为夫也会视若珍宝。”

    狐狸精?

    容浅止娇嗔了宫漠寒一眼,她才不是狐狸精呢!

    宫漠寒没再逗容浅止,问道:“止止,那楚天娇是不是跟你一样也来自现代?”

    容浅止没想到宫漠寒这么快就猜到了,点了点头:“嗯,不过,她似乎不想留下,还想回去。”

    “止止,你呢?”宫漠寒立马问道,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急切。

    容浅止抬眸,看着男人,男人有一张鬼斧神雕的俊脸,而此时,他一双好看的凤眸满满地映着她的影子带着焦急之色,瞬间,她的心一暖。她把脸紧紧贴到宫漠寒的胸前,轻轻蹭了蹭,轻声道:“漠寒哥哥,我不想回去,我想留下来,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