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无尘怎么也没有想到神秘之极的墨子染竟然是燕沐的孪生兄弟,而莺歌是墨子染的女儿,难怪莺歌长得那么像燕沐呢。. .

    看着莺歌,百里无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莺歌被燕沐劈了一掌,受了很重的内伤,她本以为这一次必死无疑,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竟然是百里无尘救了她,她躺在床上,看着站在床边上依然一声白衣的百里无尘,张了张嘴巴,还是开口唤了声:“

    主上……”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爹爹不但是燕沐的孪生弟弟,也是当今北燕皇帝的弟弟,她的身上流着皇家的血脉,她有着和容浅止一样高贵的身份,但此时此刻,她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若连命都没有了,一切

    都是空谈。

    她非常清楚百里无尘长得貌若嫡仙,但实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她现在又落到了他的手里,为了活着,她必须在他面前低头。

    “嗯。”百里无尘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开口道:“你受了很重的伤,我给你开了几服药,等一下,我让燕灵来照顾你。”

    “多谢主上。”莺歌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主上,我爹爹他怎么样了?”

    “他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吧,我去看看。”

    墨子染在暗中隐藏了几十年,三年前又在鬼王坡上截杀过宫漠寒和他的三千将士,百里无尘不太相信这样的一个人就能这么轻易地死了,他觉得还是亲自过去看看比较保险。

    莺歌心一沉,她急忙道:“主上,求您一定要救救爹爹!”

    百里无尘没出声,他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快速离开了。

    ……

    宫漠寒看着被破坏了的机关,他好看的凤眸中已经是暗沉一片,他不用猜都知道那人一定是桃花哥哥百里无尘!

    这个该死的东西只会藏头藏尾,暗中图谋不轨,实在是可恨之极!

    望月恼恨地捶了一下拳头,道:“爷,那混蛋带着莺歌不可能跑多远,属下这就带人去追?”

    宫漠寒摇了摇头:“百里无尘武艺极高,又擅长谋略,他既然都敢来破坏我的机关,他还怕我们追吗?”

    望月明白宫漠寒的意思,恐怕那混蛋又设了陷阱在等着他们呢。

    容浅止抿了抿唇,拉上宫漠寒的手,道:“漠寒哥哥,我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一定能把他抓住!”

    “嗯,止止说得没错。”宫漠寒宠溺一笑,爱怜地摸了摸容浅止的脑袋。

    燕沐宁珞就站在一旁,二人看着宫漠寒和容浅止感情这么好,都放心了下来,宁珞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把容浅止拉到了一旁,小声问道:“翎儿,你和漠寒圆房了吗?”

    容浅止一愣,脸色顿时不自然了。

    “你和漠寒还没有圆房?”宁珞叹了口气:“傻丫头,娘那时正在气头上,说的都是气话,你怎么能就听娘的呢?漠寒他得多委屈啊。”越说,宁珞越觉得她挺对不住宫漠寒的,快速看了宫漠寒一眼。

    容浅止自然不能跟宁珞说她中了子戾子的事,她只能低着头,小声道:“娘,我知道了,我和漠寒哥哥还年轻,我们又不急着生孩子,你还是和爹爹赶快给我生出一个小弟弟来吧。”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娘都这把年纪了,还生什么孩子?”宁珞脸一红,瞪着容浅止道。

    “娘,你哪里老了,像你这个年纪的,生孩子的多的是。”容浅止抱着宁珞的胳膊摇了摇:“娘,你就给我生一个小弟弟呗。”

    宁珞瞪着容浅止,她正说她和宫漠寒的事呢,怎么就扯到她的头上来了?

    这个小狐狸!

    宁珞笑着嗔了容浅止一眼,道:“好了,别摇了,娘知道了。”

    容浅止咯咯笑了两声,对不远处站着的燕沐大声道:“爹爹,娘答应给我生一个小弟弟了!”

    燕沐一喜,快步走了过来:“是吗?珞儿,你答应了?”

    其实,燕沐也想让宁珞再生一个孩子,若是个男孩,自然最好不过了,但,他好不容易和宁珞重归于好了,他可不敢提。

    宁珞瞪了燕沐一眼,没有理会他,燕沐却知道,珞儿这是答应了。

    宫漠寒却蹙了蹙眉,他想着若宁珞真给止止生了一个小弟弟,他可得让止止离那小娃娃远点,免得止止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娃娃非得抱回府养着,那他可就得哭了。

    ……

    百里无尘看着四名侍卫把墨子染和方良的尸身扔了离开后,这才现身,他先来到了方良的旁边,用内力感知了一下,知道方良已经死得透透的了,这才来到了墨子染的身旁。

    就在这时,墨子染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百里无尘,嘴角扯出了几许笑意:“无尘兄,让你见笑了。”

    百里无尘原本就觉得墨子染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此时,他并没有太过惊讶,他看向依然插在墨子染左胸口上的利箭,幽幽道:“子染兄心脏的位置这是与常人不同吧,子染兄还真是命大啊。”

    若是常人,没有任何防备,被一箭射在了左胸口上,一定是必死无疑,但墨子染却还能活着,百里无尘可以肯定他的心脏位置一定跟常人不一样。

    墨子染虚弱地笑了笑:“无尘兄真是慧眼,若不是因为此,我三十八年前就死了,没想到,三十八年后,它又救了我一命,看来啊,老天爷也不忍我就这么死去啊。”

    “哦,是吗?”百里无尘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子染兄,你说,我若现在把你身上的信号弹拿走,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老天爷是让你死呢还是不让你死呢?”

    墨子染自然明白百里无尘的意思,他现在身受重伤,没有人帮他的话,这荒山野岭的,狼都会把他给吃了。

    他看着百里无尘,笑道:“无尘兄,你忍心让我死吗?”百里无尘低笑了两声:“你说呢?子染兄,你不是很了解我吗?你猜,我现在是想你死,还是不想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