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赶紧放了我!”

    宁飞本想用内力震断身上捆着的丝带的,但他拭了一次,丝带纹丝不动,他推测这丑丫头的丝带并不是普通的丝带,而是一件这世间不可多得的兵器。. .

    楚天娇拿出匕首在手指上转着圈,她瞅着宁飞嗤笑了一声:“哎呦,你可真吓死我了,我好怕你们宁剑山庄来追杀我哦。”

    “你……”宁飞气得磨牙,这丑丫头一脸得瑟的笑,哪来有半点害怕的样子?“我怎么了?”楚天娇拿着匕首在宁飞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笑着道:“为了不被你们宁剑山庄追杀,我看,我还是先把你给杀了,然后把你的脸给划花,再把你的衣服给扒了烧了,最后把你光溜溜的身子扔

    到荒山野岭去,看着你被狼给吃了,如此一来么,你生死不明,尸骨无存,宁剑山庄就是把这天下都翻过来肯定也找不到我的头上,你说,这主意好不好?”

    宁飞虽然只有十九岁,但他已经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了,他当然不是被吓唬大的,他瞅着楚天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丑丫头竟然这么恶毒,还真是小看她了,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他拧着眉道:“你到底想怎样?”

    “想怎样么……”楚天娇捏了捏下巴,貌似想了想,道:“我有两个条件,你若是答应了,我就放了你。”

    宁飞一阵气恼,从来都是他跟别人谈条件,今日这丑丫头竟然跟他谈条件,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先说说看。”

    “第一,你帮我打探到天蚕灵玉在谁的手里;第二,我想去你们宁剑山庄游玩几日。”楚天娇觉得再想从宫漠寒嘴里打探到天蚕灵玉在谁的手里已经不可能了,宫漠寒不找她算账就不错了,既然这家伙主动送上门来,她倒可以让他去帮她办这件事,毕竟他是宁剑山庄的人,人脉广,肯定比

    她没有目标胡乱打探要容易得多。

    再说了,她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古代,那赫赫有名的宁剑山庄怎能不去看看呢,反正北燕京城她是不能回去了,燕不离那家伙肯定等着找她麻烦呢,她没地方去,就当游玩好了。

    游玩?

    宁飞磨了磨牙,这丑丫头当他们宁剑山庄是什么地方,想去就能随便去的?他不悦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若带你去宁剑山庄,我如何跟祖父交代?还有,你找天蚕灵玉做什么?”

    他自然是听说过天蚕灵玉的,只是,他并不相信那天蚕灵玉有传闻中的那么神奇,让人帮这丑丫头打探倒不难,他只是有些好奇她要它做什么。“我找天蚕灵玉自然有我的用处,你只要帮我打听到就是,至于你如何跟你祖父交代,那是你的事情。”说着,楚天娇又拿匕首在宁飞的脸上比划了几下,勾唇一笑道:“宁少侠,你莫非忘记了你现在还在我

    的手上呢。”

    宁飞狠狠地瞪了楚天娇一眼:“好,我答应,你快放了我!”他心中却道:丑丫头,等一下,看他怎么收拾她!

    楚天娇把匕首在手上转了两圈,瞅着宁飞挑了挑眉:“宁少侠,你现在是不是在想,等我放了你,你就立马反悔,找我算账,可对?”

    “……”宁飞皱了皱眉,他脸上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宁少侠,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说着,楚天娇突然伸手捏开了宁飞的嘴巴,把一粒药丸塞到了宁飞的嘴里,再猛地拍了他一下后背,让宁飞把药丸吞了下去。

    宁飞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药丸已经被他吞下去了,他怒不可遏:“死丫头,你给我吃了什么!”

    楚天娇拍了拍手:“当然是好东西了,所以呀,宁少侠,以后做事情可要三思而行。”

    “你……”宁飞脸都被气青了,一双眸子恨不能喷出火来,他咬牙道:“我答应你!”

    “好啊,不过,这还得看你的表现喽。”楚天娇说着,帮宁飞解开了他身上的丝带,放了他。

    宁飞攥了攥拳头,真想一掌劈了这丑丫头,但他还是忍住了,开口道:“你不是想去宁剑山庄么,我现在就带你去!”

    “宁少侠真积极啊,不过这青州城本姑娘还没有玩够呢,过几日吧,你先去帮我打听到天蚕灵玉在谁的手里。”

    楚天娇可不想现在就去宁剑山庄,那老道跟她说过,天蚕灵玉就在南楚的京城,这青州城离京城不远,打听起来比较方便,等有了天蚕灵玉的消息再去宁剑山庄也不迟。宁飞恨恨地看着楚天娇,就见楚天娇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又道:“我困了,先回去睡觉了,我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好来客栈,你有消息了,去那里找我。”说完,楚天娇又连打了几个哈欠,然后慢悠悠地走

    了。

    该死的丑丫头!

    宁飞看着楚天娇的背影恨不能在她的后背上戳两个洞出来,但似乎他现在却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

    第二日,宫漠寒四人继续赶路,晌午的时候,天突然阴沉了下来,狂风肆意,乌云滚滚,眼看着就要下雨了。

    此时正是夏日,天说变就变,破风看了看天空,急忙上前道:“爷,王妃,眼看着就要下大雨了,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容浅止皱了皱秀眉,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找一个地方避雨还真不容易,她往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一处人家。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宫漠寒拧着眉,往身旁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看去,紧接着飞身而起,飞到大树上往四周看去,很快,他在一片树林后面发现了一户人家,是一家农舍,他快速飞身落回到了马上,伸

    手指了指:“那边有户人家,走!”

    四人快速调转马头,往农舍赶去,很快,四人来到农舍的院子外面,院子是矮矮的篱笆墙,容浅止骑在马上,一眼便能看清院子里的情形,院子里没有人,整洁得很。看着如此干净的农家小院,容浅止突然想到了一身白衣的百里无尘,她摇了摇头,她一定是魔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