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将军看了容浅止一眼,对宸帝拱手道:“皇上,王爷这几日忧国忧民日夜操练兵马,想来是太过劳累了。ωヤノ亅丶メ....”“皇上,老将军所言极是,王爷虽然年轻,但也与我等一样是凡体肉胎,如此日夜操劳,身体总有吃不消的时候,今日偶尔起身迟了,也是人之常情,还望皇上息怒。”秦国公已是三朝元老,他紧跟着霍老

    将军话后面附和了一句。

    容浅止快速瞄了霍老将军和秦国公一眼,一阵汗颜,不过,她聪明地没有出声。

    宸帝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他看向容浅止道:“现在都这个时辰了,他也应该休息好了,寒王妃,你速去把他叫起来,朕有要事跟他商议。”

    “臣妇遵旨!”容浅止急忙应了一身,对身后的破风道:“破风,请皇上和几位大人去偏厅用茶。”

    “是!”破风应了一声,又道:“皇上,诸位大人请!”

    宸帝等人跟着破风去了偏厅,容浅止急忙小跑着进了房间,她来到床边,把帐帘挂上,同时开口道:“漠寒哥哥,快醒醒,皇上来了!”

    宫漠寒依然直挺挺地躺着,没有一点反应,甚至连眼睫毛都不曾颤动一下。

    “漠寒哥哥,你听到了没有,皇上来了,你快起身!”容浅止已经挂好了帐帘,说完,见宫漠寒依然没有反应,她伸手便想把宫漠寒推醒,但她的手刚碰到宫漠寒的胳膊,她顿时惊得缩了回去。

    冷,没有一点温度的冷……

    容浅止的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她抖了抖双唇,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漠寒哥哥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又伸出了手,但她的手却在不停地颤抖,她的心中正快速地被巨大的恐惧填满,她感到一阵阵窒息。

    终于,她的手指离宫漠寒的手臂仅有分毫,她一咬牙,快速摸了上去,冷,依然是毫无温度的冷。

    “不会的,不会的,漠寒哥哥只是胳膊放在被子外面才会这么冷的,漠寒哥哥一定没事的!”容浅止喘息着,自我安慰着,她急忙把手伸向宫漠寒的鼻子下面。

    没有一点气息……

    ——轰!

    容浅止脑中响起了一道惊雷,她被惊得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她使劲摇着头,发疯似的道:“不可能,不会的,漠寒哥哥,你不会有事的!”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床上,使劲地摇着宫漠寒,哭喊道:“漠寒哥哥,你醒醒,你醒醒,你吓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此时此刻,容浅止的天塌了,她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她恨自己,是她害了宫漠寒,她怨自己,昨夜为何没有拼死阻止宫漠寒,她更恼自己,她为何没有早一点发现,说不定宫漠寒就不会有事。

    但再恨再怨再恼,此时都已经于事无补,似乎,除了哭,她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房间里的动静很快传到了宸帝的耳中,宸帝不放心,亲自带着霍老将军秦国公几人进了宫漠寒的房间。

    “出了什么事情?”宸帝开口问道。

    容浅止神情呆滞,她坐在床上,把宫漠寒的上半身搂在怀里,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道:“漠寒哥哥,你放心,碧落黄泉,我都会陪你一道,我永远都跟你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闻言,宸帝几人都变了脸色,宸帝怒道:“寒王妃,你在发什么疯!”

    看着宫漠寒明显僵硬的身体,秦国公的心更是砰砰跳了起来,他急忙道:“皇上,老臣上前看看?”

    “快!”宸帝只感到脑中嗡嗡直响,他快速挥了挥手。

    秦国公急忙上前,探上宫漠寒的脉搏,他顿时惊得后退了一步,随即跪倒在了宸帝的面前,老泪纵横道:“皇上,王爷,王爷他仙逝了!”

    “什么!”宸帝身体猛地摇晃了两下,他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

    “姓秦的,你在胡说什么!”霍老将军根本不愿意相信,他快步上前,他探了探宫漠寒的呼吸,他顿时怔在了那里,过了片面,他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哭道:“王爷,一路走好!”

    其他几名大人也都纷纷跪倒在了地上。

    破风天星是跟在宸帝等人后面进来的,看着眼前的情形,他们依然不愿意相信,这些年他们跟着爷出生入死,什么凶险没有经历过?爷昨日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一夜就……二人打死都不愿意相信,此时此刻,也顾不上是不是逾规了,二人快速奔到床边,探了宫漠寒的脉搏,探了宫漠寒的呼吸,甚至把宫漠寒的身上摸索了一遍,二人齐齐跪在了地上,红了眼睛,他们的爷真

    的走了。

    鬼王坡上三千将士的血海深仇未报,东辽欲卷土重来的危机未解,爷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

    不可以!

    破风天星在心中呐喊着,秦国公霍老将军流的是泪,他们的心中流的却是血!

    短暂地震惊之后,宸帝缓过神来,他红着眼睛,看着容浅止,怒道:“寒王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日寒王还好好的,今日为何突然就……”说到这,宸帝还是说不下去了,声音有些哽咽。

    容浅止根本没有听宸帝在说什么,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喃喃地开口:“漠寒哥哥,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闻言,宸帝猛地睁大了眼睛,因宫漠寒死而生成的恐惧瞬间变成了一团怒火爆发了出来,他怒喝了一声:“来人,把容浅止给朕拿下,押入天牢,听候朕的发落!”

    “是!”两名御前侍卫快速上前,一左一右抓住容浅止的胳膊,就想把容浅止从床上拉下来,但此时的容浅止脑中一片空白,她以为两人是来跟她抢宫漠寒的,她猛地一甩胳膊,把两人甩到了一旁,同时喊道:“滚

    开,不要碰我的漠寒哥哥,都滚开!”见状,宸帝更是怒不可遏,他怒道:“容浅止谋害寒王在先,抗旨不遵在后,来人,把她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