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声音,云祁瑞脚步一顿,他知道身后的女子定是把他当成宫漠寒了,他攥了攥袖中的拳头,慢慢转过身来,就见他身后的丫头长着一张圆圆的小脸,一双黑亮的眸子正含羞带祛地看着他。『『ge.

    他并不知道她是谁,没出声。

    宁婉月只见过宫漠寒一次,她根本分不清二人有何区别,她咬了咬唇,看着云祁瑞道:“王爷,婉月可以和您说几句话吗?”

    云祁瑞没出声,但从宁婉月的话中,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王爷,不可以吗?”宁婉月的小脸有些涨红,她鼓足了勇气又问。

    在先后见到宫漠寒和夜无忧之后,昨晚,她把两人在心中反复比较了几番,她发现她更想嫁给宫漠寒,她喜欢宫漠寒身上那股冷冷的味道。作为江湖儿女,宁婉月性情率真,敢爱敢恨,她知道爱情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如今宫漠寒就在山庄里,这就是她的机会,只要宫漠寒愿意娶她,她爹爹应该不会反对的,毕竟夜无忧并不想娶她,他们解除

    婚约是迟早的事情。

    此时此刻,她心中有些忐忑,怕他一口就拒绝了她。

    云祁瑞忧郁的眸子里带着深不见底的颜色,他看了宁婉月片刻,开口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去你屋子说。”

    宁婉月有些吃惊,更多的是惊喜,她羞涩地开口:“王爷请随我来。”

    宁婉心和宁婉月的院子是紧挨着的,茯苓正从宁婉心的院子出来,她不经意间往宁婉月的院子方向看了一眼,她猛地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王爷竟然跟着三小姐进了她的院子!

    今日早晨,茯苓就从宁婉心嘴里得知大庄主要把大小姐嫁给王爷,大小姐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嫁衣了,但此时王爷进了三小姐的院子算怎么回事?莫非是三小姐勾引的王爷?

    茯苓越想越有这种可能,王爷玉树兰芝貌若嫡仙,哪个女人见了能不动心啊,就连她一个丫头都忍不住心动!

    想了想,茯苓悄悄来到宁婉月的院子门口,探头往里张望了一下,见院子里没人,她快步走了进去,轻手轻脚地往宁婉月的房间走去。

    屋子里,宁婉月亲手帮云祁瑞泡了一杯茶放到了他的面前,娇羞道:“王爷请用茶。”

    云祁瑞用眼角的余光往屋子外面扫了一眼,垂眸端起茶盏,淡淡道:“坐下说话。”

    “多谢王爷!”宁婉月心中雀跃不已,她坐到了云祁瑞对面的位置上,如此近距离地看着云祁瑞俊美非凡的脸,她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你想跟我说什么?”云祁瑞吹了吹杯中冒出的热气,问道。

    “我……”宁婉月羞红了脸:“婉月想一辈子服侍王爷。”

    茯苓正躲在窗户下面偷听,闻言,她急忙捂住了嘴巴,心中恨恨地想着,三小姐竟然是个狐狸精,要跟大小姐抢男人!

    云祁瑞往窗口看了一眼,看向宁婉月道:“你喜欢我?”

    宁婉月满脸通红,她轻轻点了点头:“婉月昨日见了王爷风姿之后,婉月便对王爷心生爱慕,求王爷成全。”

    贱人,小狐狸精!

    茯苓在心中破口大骂,她并没有立即离开,想听听“王爷”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真就答应了那贱人。

    云祁瑞并没有立即出声,他垂下眸,看着杯中碧绿色的茶水,茶水中不由地浮现出了容浅止绝美的小脸。

    容浅止……

    他的心中默念了一遍,忧郁的眸子里慢慢覆上了一层黑沉沉的颜色。

    等了片刻,不见云祁瑞出声,宁婉月咬了咬唇,瞅着他道:“王爷,不可以吗?”

    云祁瑞这才抬眸看向她道:“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有止止了,我若答应你,她会跟我闹的,我不想惹她不高兴,你可明白我的意思?”“王爷的意思是只要王妃答应,您就愿意收下婉月?”宁婉月期待地问道,她觉得只要王爷答应了,这事就好办了,那容浅止即便想一个人霸着王爷,但也得顾及王爷的身份,王爷如此尊贵的身份怎么可能

    只有她一个女人?

    云祁瑞点了点头。

    “多谢王爷,等一下,婉月就去求王妃成全!”宁婉月高兴地说道。

    茯苓恨恨地咬了咬牙,悄悄离开,待出了宁婉月的院子,她飞快地跑回了宁婉心的院子。

    来到宁婉心的房间门口,她冲了进去,嘴里同时嚷嚷道:“小姐,不好了!”

    宁婉心正坐在桌旁绣着自己的嫁衣,她见茯苓火烧屁股般地冲了进来,不悦道:“茯苓,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小姐……”茯苓瘪了瘪嘴巴,觉得自己冤得很,她这么着急还不是为了小姐吗?

    “什么事?”宁婉心拧了拧眉,问道。

    “小姐,奴婢刚刚看到三小姐领着王爷进了她的院子,奴婢觉得事有蹊跷,便悄悄跟了过去,听到三小姐跟王爷说,她想嫁给王爷!”

    “什么!”宁婉心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手中的针线落到了桌面上,她双手抓着茯苓的肩膀,急切地问道:“你当真看清楚了,没有看错?”

    看着宁婉心的神色,茯苓有些害怕,她使劲点了点头:“小姐,奴婢看得真真的,保证没错,而且,现在王爷还在三小姐的屋子里呢!”

    茯苓的话无疑是又在宁婉心的心中点燃了一把火,她恨不能现在就去撕了宁婉月那个贱人,不过,她还是压了压心中的怒火,放开了茯苓,问道:“王爷怎么说?”

    “王爷说只要王妃答应,他便愿意收下三小姐!”

    “他竟然愿意收下那个贱人!”此时此刻,宁婉心已经怒不可遏,她清楚地记得宫漠寒如何刺她一剑,如何把她打下山坡,她更清楚地记得他对她是多么的无情!

    她以为那只是因为他被容浅止那贱人迷了心窍,他对谁都一样,谁曾想,他只是对她一个人那般无情!想到这些,宁婉心的心在滴血,彻骨的恨意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