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哥哥!”容浅止上前,看着夜无忧笑着唤了一声,清亮的声音中带着说不尽的欢喜。. .

    虽然跟夜无忧相识并不久,但容浅止看得出来,夜无忧是一个很值得交的朋友,她很乐意她的漠寒哥哥和他结交。

    夜无忧松开宫漠寒的手,看向容浅止,温和地笑了笑,他承认他确实对她动过心,但那仅仅是动心,他夜无忧还从没有夺别人妻子的嗜好,他想,他一定也能等到他的命中注定。

    “止止。”夜无忧笑着轻唤了一声,看向宫漠寒笑道:“漠寒,如今止止是我妹妹了,你就不用再担心我跟你抢媳妇了。”

    其实,宫漠寒虽然看得出来夜无忧对他的止止有意,但他倒没有担心过他会跟自己抢,他挑了挑眉,道:“无忧,你即便想抢,也要能抢得去才行。”

    夜无忧笑,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没错,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

    容浅止抿嘴一笑:“漠寒哥哥,无忧哥哥,你们还有完没完?”说着,她看向夜无忧又道:“无忧哥哥,你不是有话要跟漠寒哥哥说吗?去我们屋说吧。”

    夜无忧轻轻摇了摇头,快速敛起的脸上的笑意,压低声音道:“漠寒,止止,你们要小心宁天佐这个人!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们就在这里说话。”

    容浅止一愣,她和宫漠寒对看了一眼,宫漠寒亦是压低声音问道:“此话怎讲?”

    “我师父是欧阳怀谷,江湖上有名的老怪,有一天,他曾跟我说,让我离宁天佐远一点!”

    “这是为何?”容浅止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她急忙问道。

    “师父说宁天佐是恶鬼,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容浅止惊得睁大了眼睛,宫漠寒眼前却再次浮现出了三年前那惨烈的一幕,他慢慢握紧了拳头。

    宁天佐手上沾满了鲜血,难道他真的是鬼影十八骑?“我当时问过师父他是不是知道什么,师父没有说,但我相信师父不会骗我。”夜无忧顿了顿,又道:“漠寒,止止,刚刚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暂不说宁婉心宁婉月是因为你们受了惩罚,就宁天佐的举动来

    看,他定然是想隐瞒什么,所以,你们千万要小心!”

    宫漠寒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夜无忧的肩膀:“无忧,谢谢你。”

    夜无忧温和一笑:“漠寒,你又见外了,我先走了。”

    “无忧哥哥,你和伯母也要小心一点。”容浅止急忙叮嘱了一句,若宁天佐真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刚刚夜无忧的娘亲帮他把婚事退了,这无疑就是打了宁天佐的脸,她担心宁天佐也会对他们不利。

    “我知道。”说完,夜无忧快步离开。

    “漠寒哥哥,我们也回去吧。”容浅止拉上宫漠寒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很冰,她担心地看向他:“漠寒哥哥,你不舒服?”

    “没有。”宫漠寒嘴角扯出几许笑意,牵着容浅止出了宁婉月的院子,往他们住的院子走去。

    看着宫漠寒和容浅止慢慢远去的背影,宁天佐沉沉的眸子里杀机涌动,宫漠寒三年前就该死了,而且只有死人才不会把三年前的秘密挖出来!

    至于容浅止么……

    她和宫漠寒是夫妻,她知道的定然不少,她就给宫漠寒陪葬好了!

    不过,如何给宫漠寒和容浅止找一个合适的死法而不让宁剑山庄受到牵连,他还得仔细斟酌一番。

    这时,一名身材消瘦的青衣男子来到宁天佐的身旁,拱手道:“师父,您找弟子?”宁天佐门下弟子众多,青衣男子是宁天佐门下第十八弟子,名叫陈永,他最是擅长轻功,宁天佐看向他道:“十八,为师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去做,此事事关重大,你不可以跟其他任何一个人提起,

    你可明白?”

    陈永急忙点头:“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守口如瓶!”宁天佐捋着胡须,点了点头,这才道:“从现在开始,白天你在的屋子里睡觉,晚上,你去寒王爷寒王妃的院子,盯紧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若有什么异动,立即向我禀报。不过,你要记住,切不可掉以

    轻心,让他们发现了你。”

    陈永有些疑惑,问道:“师父,为何要去监视寒王爷寒王妃,莫非他们想对宁剑山庄不利?”

    “十八不愧是为师最中意的弟子,心思敏锐,一点就通。”宁天佐赞赏地拍了拍陈永的肩膀,又道:“这件事,为师自有计较,你的任务就是盯紧了他们。”

    “弟子明白,弟子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

    “好,你先去休息吧。”

    “是!”

    目送着陈永离去,宁天佐沉沉的眸中荡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倒要看看宫漠寒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会不会玩花样,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

    一路上,宫漠寒很是沉默,容浅止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一时间,她的脑子里也很乱。

    宁天佐是她娘的亲哥哥,宁剑山庄的大庄主,他若真是鬼影十八骑的话,牵连的不仅仅是宁剑山庄,还有沐王府!

    宫漠寒和鬼影十八骑有着滔天的血海深仇,到那个时候,他将如何对待宁剑山庄,又如何看待沐王府?甚至如何看待她?

    她不想再想下去,转头看向宫漠寒刀削般出侧脸,但男人并没有看她,他面沉如水,她抿了抿唇,快速垂下了眸。

    宫漠寒自然是注意到容浅止的动作了,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出声,拉着容浅止进了屋,这才道:“止止,你在担心什么?”

    容浅止咬了咬唇,看着宫漠寒,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宫漠寒叹了一口气,把容浅止揽进怀里:“傻瓜,你是不是在担心宁天佐若真是鬼影十八骑,我会怎么对宁剑山庄?”

    容浅止从不怀疑宫漠寒对自己的了解,她瞅着他道:“若宁天佐真是鬼影十八骑,你会不要我吗?”一听,宫漠寒两道剑眉快速拧了起来,他不悦道:“止止,你说呢?”